水乡人家

第1218章 郭勤进京赶考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第1218章 郭勤进京赶考

????美好的日子转瞬即逝,很快进入八月,郭勤要参加乡试了。 ()十年磨一剑,作为郭家长孙,郭勤终不负所望,一举夺得乡试魁首,成为本次乡试解元。

????九月,郭勤赴京城赶考。

????因为明年又是大比之年。

????走之前,他来了一趟清园。

????清哑心中虽有殷切希望,嘴上却嘱咐侄儿:尽力而为,若是考不上也不用灰心,等下科再考,大家不会怪他的。

????郭勤红了眼睛,道:“我最没心没肺的,才不想那些。”

????清哑却知道事实恰好相反:郭俭性子憨,成就高低都不大在乎;郭勤却是自尊心好胜心都极强,所以她才用这话劝他。

????饭后,方初将郭勤叫进书房,也好生勉力教导了一番。

????最后他低声道:“……京城那边就靠你和巧儿了。你且别操心那些不相干的事,先应付明年的会试,考个进士回来再说其他!”

????郭勤郑重道:“我晓得。请姑父放心!”

????次日,郭勤便策马上京去了。

????到了京城,他也不住郭家,也不住忠义伯府,而是被巧儿不由分说接到严家,命令他:从今天开始专心攻读备考,一切饮食起居都有她这个妹妹张罗;严暮阳负责指点他经验,务必要考个状元,最好能三元及第,方能光大郭家门楣!

????郭勤黑了脸,道:“你当初怎么劝严暮阳的?怎么到我这就威逼了?我来的时候,姑姑还对我说考不上别灰心,心疼我,怕我想不开;偏你就要我‘务必考个状元’。我又不是文曲星下凡,说考就能考!”

????巧儿不肯改口,道:“勤哥哥不逼不成器,就是要逼!”

????郭勤气得转脸,不理她。

????严暮阳见状,笑得不行。

????自此,郭勤便在严家住下,专心攻读。

????再说方制,像赶羊一样被方家父兄压迫、被王家舅兄和岳丈讥讽、被娇妻和亲娘督促,这几年一路考过来,如今也是举人了。

????最好笑的是,因他从童生试开始,每次考试都挂在榜尾,每次王大人和他舅兄们都断定:下一关他肯定过不了。

????然下一次考试他又挂在榜尾!

????如此数次,现在他都是举人了,以至于这次会试大家反不敢小看他,都对他心生期待:能不能还挂在榜尾呢?

????王瑛对方制极有信心。

????成亲几年,她和方制感情越来越深。她觉得自己夫君很有才华,只是不爱科举文章而已,若是下狠心用功,必能成事。她每日变着法儿给他补身子,又变尽柔情哄他开心,使他有好心情读书,甚至陪着他一块研究那科举文章。她这样望夫成龙,无非是要方制考个进士证明自己,堵住那些笑话他的人的嘴。

????郭勤进京后,方制常去严家找郭勤谈诗讲文,也向严暮阳讨教。

????大比之年,各地举子汇集京城,许多举子没地方住,就住在商行的会馆中,这是照应同乡。湖州和临湖州的锦商最有钱,因此会馆也大气,凡是两地贫寒举子,都可在会馆中免费居住。

????这日,郭勤接了张同窗的帖子,邀请他前往湖州会馆一聚。

????郭勤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立即带着小福子前往。

????因为这是个交结的好机会,这些举子一旦中了进士,大家就是同年、同乡、同窗,将来会是同僚,不可忽视!

????郭勤到湖州会馆,受到众举子欢迎。

????他的同窗向别人介绍他:“绿湾村牌坊郭家的长孙,郭织女的侄儿,前科六首状元的大舅兄,忠义伯的表兄——郭勤郭少爷!”

????一连串的身份将众人砸晕了,但大家都是考科举的,脑子最好使,很快便回过味来,纷纷向郭勤招呼,并团团围住了他。

????郭勤也不含糊,也挨个招呼。

????这就显示他过人的圆通能力:若对方家世不凡,他便抱拳说“久仰久仰!贵家在湖州谁人不知!”若对方出身贫寒,他会一拍手道“我知道你们村——小时候我爹带我跑几十里路去你们那儿看戏,把我小腿都快跑断了。唉,咱们乡下的娃忒不容易了!”

????众人轰然一笑。

????那贫寒学子见他亲切随和,并不妄自尊大,也不忌讳贫寒出身,立即引为知交,主动攀谈;富贵的不用说,就冲着牌坊郭家的名头和方家的亲戚关系,也不会慢待他,自然要和他交好了。

????一时间,郭勤如鱼得水。

????座中有人看不惯了,冷哼一声道:“好个牌坊郭家!”

????郭勤循声望去,是两个青年公子,却面生的很。

????有熟悉的朋友见郭勤疑惑,忙道:“那是谢家两位公子,左边的是谢天成,旁边小一些的是谢天望。如今住在睿明郡王府。”最后一句话,是小声提示郭勤,要他别莽撞,谢家如今有靠山呢。

????郭勤眼中光芒一闪,笑道:“原来是谢家少爷!虽然未曾见过,谢家我却是极为熟悉的,和我们郭家渊源颇深。唉,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怎么,谢公子好像对牌坊郭家几个字很不忿?”

????谢天成从容微笑道:“哪里!在下听见牌坊郭家,如雷贯耳,深感震撼!”他慢声滔气地说着,仿佛很感慨,那笑容却很是讥讽,仿佛隐含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密。

????郭勤笑眯眯道:“谢谢兄抬举!”

????丝毫没有发怒迹象。

????谢天成有些意外,深深注视他。

????当下,众人谈诗论文,十分热烈。

????虽然说读书人都有些呆气,或者迂腐,但能来京城参加会试的,谁不是满腹才学,机敏灵活的也不在少数,眼下会试重要,人情关系更重要,所以这聚会从不冷场。

????少时,郭勤起身去更衣。

????回来的时候,谢天成和谢天护从游廊对面走来,三人顶头碰上。郭勤还未想好是做个谦让的君子呢,还是做个霸气的暴发户膈应他们一番,那谢家兄弟却微笑走到近前,主动招呼他了。

????谢天成冷笑道:“好个牌坊郭家!郭织女连私生女都有了,居然有脸面对御赐贞节牌坊!这可真是当世奇闻、奇谈、奇葩!”

????说完了,挑衅地看着郭勤。

????他以为,郭勤会大怒、会质问。

????郭勤是大怒,却没质问,而是撸起袖子挥拳朝他脸上砸去,就听“哎哟”一声,被砸了个满脸开花。

????********

????今天还会坚持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