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20章 郭勤的算计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谢天成淡笑道:“难不成郭少爷还想打在下一顿不成?”

????郭勤的朋友忙低声劝他:“别惹事了。天大的委屈暂且忍一忍吧。”

????郭勤道:“无妨!在下再狂妄,也不敢在临考前打人。打了他,在下也考不成。哼,为了他这样一个人值得吗?”

????众人一想可不是,于是便都出去了。

????谢家兄弟便有恃无恐地留下来。

????他们和郭勤对面而坐,彼此对峙。

????郭勤举着酒杯不停转动,仿佛在措辞,半响才开口道:“你那天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我姑姑怎么就愧对御赐牌坊了?”

????谢天成冷笑道:“怎么愧对?我不信你心中没有数。否则的话,你早就嚷嚷出来,把我们送去官府治罪了。可是你不敢!为什么?因为你承担不起真相暴露的后果!”

????郭勤把酒杯往桌上一顿,身子前倾,直问到谢天成脸上:“什么真相?你倒是说啊!你敢说出来,我就敢去告你!你无凭无据、肆意辱骂我姑姑,我除了向你挥拳,还能怎样?”

????谢天望道:“你心里清楚!”

????郭勤道:“我清楚什么?”

????谢天成道:“你妹妹知道!”

????郭勤道:“知道什么?”

????一番对答,谢家兄弟被他绕晕了头,也绕出了火气,谢天成也把身子前倾,隔着桌子,凑近郭勤道:“你姑姑与韩希夷私*通,产下孽女后送去韩家。这般有恃无恐地羞辱我大姐,还敢妄称贞洁烈女?她欺骗皇上!欺骗全天下人!能对得起郭家门前那两座御赐牌坊吗?”

????正说着,他感到头一沉,眼前一黑,脸面重重扣在一盘糖醋鱼上。( 好看的小说

????郭勤咬牙鼓腮,一手揪住他头发,将他脑袋死死摁在桌上,一手挥拳,劈头盖脑地就打,下手又狠又快。

????谢天成猝不及防之下被他制住,又是趴在桌上,毫无翻身之力。

????被打得头晕脑胀之际,不禁悲愤想:不是说好了不打吗?

????谢天望扑向郭勤,喊道:“你敢动手!刚说好了不动手的!”

????郭勤抬脚踢向他,不许他靠近自己,一面手不停拳不止。

????谢天望对外面大喊:“来人啊,郭勤要打死人了!”

????很快有人进来了,却不是众举子众举子被堵在了外面,是身着便装的顺昌帝和严暮阳,顺昌帝喝止郭勤:“住手!”

????严暮阳也急忙上前,道:“郭勤,皇上来了,还不住手!”

????郭勤似乎还沉浸在愤怒中,被严暮阳拉住胳膊后,愤愤抬头看向来人,他双眼血红,胸前溅了一片菜汁油污,状若疯狂。

????至于谢天成,已经不能动了。

????谢天望急忙扶起族兄,一面用帕子胡乱为他擦脸,一面要叫小二打水来洗面。然刚吐出一个字,忽然想严暮阳刚说什么来?皇上来了!他惊得魂不附体,也不敢叫小二了,扯着谢天成就在桌边跪下。谢天成虽然被打得脑袋晕晕的,也听见说皇上来了,也乖乖跪下。

????郭勤也被严暮阳推跪下。

????顺昌帝看看满桌狼藉,又看看地上跪的三个举子,怒气直往上冲,指着谢天成兄弟问:“你二人姓甚名谁?”

????谢天望战战兢兢回道:“学生谢天望。这是学生族兄谢天成。”

????顺昌帝只问了这一句,便当场下谕旨:“谢天成、谢天望狂悖无德,心思歹毒,着:取消会试资格,永不许再参加科举!”

????并不要谢家兄弟解释。

????谢天望如被雷轰。

????谢天成脑袋更晕了。

????他以为郭勤会一块倒霉,然等了半天也没听见皇上罚郭勤,却听见严暮阳低声抱怨郭勤:“你跟他们置什么气?他们就是要激怒你,好叫你无心考试,最后名落孙山。你明知他们这个居心,还被他们气得这样!不是我说你,你这养气工夫和定力可不行,还得多磨练。”

????郭勤低着头,似乎羞愧无言。

????顺昌帝道:“好了,此事原不怪他。”

????任谁听人这样污蔑自己亲姑姑,恐怕也难镇定。谢家没好人!若非他亲耳听见,别人告诉他谢家兄弟污蔑郭织女,他也难以相信。若非郭织女生的儿子和方初长得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岂不要被这污蔑所伤?真真可恨!可恶!居心歹毒!

????他只断了谢家兄弟仕途,并不打算再往深了追究此事,否则势必要追查事情经过,即便郭织女是无辜的,让人议论什么私生子也是不妥,因此,他一字不提私生子的事。

????皇帝不提,谢天成却不甘。

????皇帝叫郭勤:“起来吧。”

????看看桌上,没法坐谈了。

????他便转身往外走。

????严暮阳扯起郭勤,快步跟上。

????谢天成猛抬起五彩斑斓的脸,高声道:“皇上,学生冤枉!”

????这顿打就白挨了?

????郭勤为什么不被罚取消科举?

????顺昌帝回头,淡声道:“你还不思悔过,想死不成!”

????谢天望急忙抱住谢天成,不许他再嚷,一面俯首道:“请皇上恕罪。”

????顺昌帝冷哼一声,指着二人低喝道:“若让朕听见外面有一字污蔑织女,朕定不轻饶你谢家!”说完摔袖而出。

????谢天成和谢天护颓然跌坐在脚后跟上。

????这时,郭勤忽然回过头来,对他们轻蔑一笑,哪还有半分之前的暴怒,不等谢家兄弟回应,他已经出了雅间。

????这件事不能被外人听见,不论被谁听见,对清哑、对方家郭家都不利,对韩家谢家也不利,告到官府也无法断明,最后只能两败俱伤;唯有当今皇上听了能立即处置,且只会处置谢家,保护郭织女。

????皇上也不会走漏风声。

????这是郭勤分析结果。

????雅间外,众举子见皇帝降临,都激动万分,再无暇顾及谢家兄弟被罚到底怎么回事,郭勤又为什么打人,纷纷跪地,高呼万岁。

????顺昌帝抬手道:“免礼。朕听严爱卿说今日宴请同乡举子,特来瞧瞧。你们无需拘礼。朕是来鼓励你们的!”

????众举子大喜,再次参拜。

????……

????谢家兄弟狼狈回到郡王府,将今日遭际说给郡王和王妃侧妃听了。

????郡王妃神情凛然,道:“你们中了郭勤的算计了!分明是他和严暮阳设下圈套:一个引皇上前去,一个故意诱使你说出私生子一事。皇上不知内情,又偏信织女,怎能饶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