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23章 又五年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第1223章 又五年

????又五年。

????都说商人重利轻别离,然方初这五年来从未离开过家,除了偶尔去霞照转一圈,大多时候都在家,春夏秋三季一家人住清园,冬日则回乌油镇,和郭织女是真正的神仙伴侣!

????不知有多少女人羡慕清哑。

????男人们则觉得不可思议。

????小方氏那么多买卖,方初竟然放手丢给那些管事掌柜的住持,就不怕出事?男人儿女情长到这份上,也是少见。更多的人则是鄙夷,认为他胸无大志,还有人说他将志向寄托在儿子身上。

????从前年开始,方无适就频繁来往于霞照城和乌油镇之间,代替父亲管理舒雅行等买卖。去年起,方无莫也随兄长出入霞照。

????五年来,郭织女也如同隐居,五年织锦大会都没有露面。算上之前几年,她已经有八九年没在织锦大会上露面了。然而,九年前她在大会上的强势震慑了纺织界,没有人敢小瞧她,说不定哪一年,她冷不丁又要在织锦大会上爆发。

????果然,今年织女复出了!

????三月,方无适远行去西北奉州。

????四月,方初带妻儿进城,住在青石巷,就是初遇牛二子的地方。青石巷的宅子原本格局不大,根本不够方家主仆入住。方初早年便令人留心青石巷和小石桥两处:若是左邻右舍要卖屋子,或者愿意置换田地的,便买下来。终于,青石巷的邻居要卖宅回乡,将宅子卖给了方家。方初令人好生打通修整,建成了方家别苑。

????又是梅雨季节,连绵的雨水造成水患,湖州有几个县受灾。

????霞照县还算幸运,江堤未破,可受邻县牵连,加上霞照历来富足,那灾民便往霞照境内涌来,县尊少不得组织赈灾安民。

????端午节这天,霞照官商合作举办了龙舟赛,既娱乐百姓,也是安定民心。龙舟赛的地点选在田湖以北通往景江的一段水道,法华寺就在这条街上,渡口就在寺庙正前方。一时间,上香的百姓和看龙舟的百姓将一条街挤得水泄不通。

????这个热闹,孩子们当然不会错过。于是,郭孝郭义、郭顺郭芸儿、方无莫、方无悔等人一道出来看龙舟赛,并与方二叔家的堂兄妹、严家和沈家的表兄妹等相约在渡口会面,晌午去湖东的醉仙楼吃饭。

????小鹊扮作方无悔,方无悔扮作丫鬟。

????方无悔是在家人宠爱中长大,行事向来无拘束,看起来很像冒失的小丫鬟;而小鹊心心念念自己要扮好姑娘,千万不能露了马脚,因此按平日蒋妈妈教导,端着千金闺秀的架子,端庄、矜持,在不知情的人眼中,自比方无悔更像大家闺秀。

????既然演戏,就要当真的演,所以,众仆妇们都众星捧月般围着小鹊,方无悔也跟在小鹊身边“伺候”。

????这在其他时候自然没事,可是今日法华寺前人山人海,他们这群人太多了,想始终走在一起太难了,时不时被人从中挤开,然后又费尽力气聚拢在一处,反复几次,可累了。

????小丫鬟方无悔就被挤掉了队,急得踮起脚对前喊“姑娘,姑娘”;小鹊也慌忙停下脚步,隔着人头喊她“小鹊小鹊,你在哪?”

????方无莫一眼看见妹妹,就要回头来接她。

????方无悔见他们在自己左前方,忙要挤上前会合。然她往左,有人挡住;往右,也有人挡住;正中间是个肥胖的大娘,如山峦般挡在她面前。她灵机一动,采用游泳的姿势,把头一低,身子一矮,从大娘的左腋下钻了过去,并且两手将别人往自己身后划拉。

????她就像条游鱼般,在人丛缝隙中游动,方向——左前方!

????可是,人群在流动,动荡之下,她钻的方向就偏离了。等连续钻了四五个人,她直起身子踮起脚一看——呀,怎么二哥他们还在左前方?不但如此,连距离也远了许多。真是见鬼了!

????她毫不气垒,把头一低,再钻!

????那边,方无莫他们也往她这边挤,方向——她原来站的地方。

????就这么的,双方本是想靠近,结果却越来越远。

????方无悔被挤到法华寺前的财神小庙旁,背靠着墙壁,站在一个大石墩子上,望着面前人海茫茫,二哥和表哥表姐却不知在哪个角落。

????她一面在人海中搜索,一面警惕地注视身边人。

????一个和方无适差不多大的俊秀少年在她面前停下,把她上下打量一番,问:“小妹妹,你和家人走散了?”

????方无悔摇头,甜甜道:“不是,我娘在那拜财神。”

????少年侧身扭头看向财神庙前,果有一个农妇跪在财神前。

????少年疑惑地收回目光,又打量方无悔——不像母女!

????方无悔已经十一岁了,梳着双丫髻,头发有些散乱——刚才在人缝里钻的——凤眼清亮,琼鼻如葱头,鲜红的小嘴,笑容甜美,衣裳也鲜亮,怎么看都不像那农妇的女儿。

????他打量无悔,无悔也打量他,并给了个评价:挺俊秀的。

????其实少年十分俊美,站在那,周围来往小媳妇大姑娘都偷偷地注目,但无悔两位兄长都长相出色,尤其二哥俊秀安静,堂兄表兄也都不俗,她见多了,就不觉少年有多出色,反倒很警惕他。

????无悔自小就被巧儿表姐教导,虽没学得表姐那些心眼子,也十分机灵;这几年则被郭义、沈怀婉等人耳濡目染;再者,因为大哥当年被人掳走过,她自小就常被父母告诫:在外不可轻信人言,尤其要她留心一个叫“魏真”的人,甚至要防备所有姓卫和姓魏的,并将卫昭其人其事告诉她,说是方家和郭家的仇人,将对她不利。父亲让她外出时扮丫鬟,就为了迷惑对方。

????家人这般苦心教导,无悔自然对眼前少年警惕。

????她一笑,问道:“这位公子怎么一个人在这?”

????少年懊恼道:“我和小厮挤散了,我找不着他,我又是才来这地方的,不认得路,去不了我二叔家啦。”

????方无悔忙问:“请问公子姓名,二叔是何人?”套上话了。

????********

????新篇章从可爱的无悔开始。猜猜看,她怎么找哥哥姐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