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30章 韩非花:小荷才露尖尖角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第1230章 韩非花:小荷才露尖尖角

????想当年,方初、韩希夷、卫昭、谢吟月、严未央,加上从背后杀出的黑马郭清哑,搅得江南商场官场那叫一个风起云涌!这些人如今都成了家族掌权人,成了他们的父母。 就是下落不明的卫昭,也没人敢笑他失败无能,谁知他死没死,或躲在哪旮旯里运筹帷幄呢。当年不就是这样暗中算计了方家一把么。

????再说谢天护、方则,乃至于沈怀玉、严暮阳、郭勤、郭巧儿、梅如雪姐弟等人,也从商的从商,科举的科举,个个了得。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少年们觉得,属于他们的时代来了!

????也不知谁提议、谁开头,大家三言两语便达成一致:选了醉仙楼三楼的雅间会聚,一起吃酒。

????这醉仙楼二十年前属于夏流星夏家的产业。那时,三楼从不对外营业,原是东家留着自用的。现在醉仙楼的东家没那么大的权势,三楼也对外营业了。三楼三开间全打通的,当中以屏风隔断。

????今天,连屏风都撤了。

????为何?

????认人哪!

????像方家兄妹,一直待在乡下,大家还不认识呢。

????其他人也都是初次在这样场合露面,都想着认人。

????座位也没特别安排,各家坐各家的。

????不然的话,要让方家和韩家人坐一块,那怎么行?

????即便方初和韩希夷是至交也不行,两人的妻子是死对头!

????毛头小子们对当年的事半清不楚的,就算听人说了,也都有自己的爱憎和判断,总认为自己的父母比别人的都好,再被亲友一挑唆,心里各种不满,瞧对方怎么都不顺眼了。

????方家兄妹一桌,郭家兄妹一桌,沈家一桌,严家一桌,韩家一桌,谢家一桌,欧阳家、高家,还有新崛起的锦商等等,外加霞照地方官宦的公子和小姐。几年前,江南织造局又换了父母官,诸葛鸿调任,新任织造官姓李,县令姓何。

????座位排开,最受人注目的当属方家兄妹。

????原来这些锦商只是有财势,靠着财势攀的权势;现在,方家不仅有钱,还有爵位,是真正的富贵人家。

????忠义小伯爷方无适去了西北,方无莫成为女孩子目光焦点。

????他今年十三岁,容颜俊美,气质安静,在一众少年中很突出;方无悔也端庄优雅,很有郭织女的风范;方无恨还小。

????郭家,郭孝和郭义今年十八,和郭勤郭巧儿那对奸诈的兄妹不同,这姐弟俩十分含蓄内敛,明明不是亲姐弟,却像真双胞胎一般心意相通。不信?他俩能像方初和清哑一样异手联弹!郭义虽是女孩子,相对来说,却比郭孝更有气势。她带着郭顺和郭芸儿等人,一进来便迅速霸占了正中两个主位,另一桌让给了方家小表弟。

????韩家,韩非花与方无莫同年,小小的少女很有谢吟月初出道的风采,已经跟在父亲身后管理买卖。韩非雾今年十一岁,继承了韩希夷的剑眉星目和风雅气质,还添了点谢吟月的强势。

????还有谢天护的儿子谢安也是十三岁……

????女孩子中,方无悔和韩非花最受少年们注目。

????韩非花不住打量方无莫,对他很是关注。并非她对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萌动了情怀,而是透过他想起方无适,当年救她的那个男孩。别的女孩子都是坐车来的,韩非花是跟韩非雾是骑马来的。她不但会骑马,还会武功。她一个闺阁女子苦心学这些,都是因为当年方无适救她时,她连爬树都不会,害得方无适差点命丧废坑底部。

????那个男孩曾对她说“我长大了娶妹妹。”

????她也对他说“非花长大了嫁哥哥。”

????可是,第二天他们就各自反悔了。

????因为他们之间横亘着家族仇恨。

????韩非花频频看方无莫,无莫早感觉到了。

????他冷不丁抬眼,迎向韩非花。

????韩非花触及他清冷的目光,有些窘迫,但很快镇定下来,对无莫微微一笑,又点点头,无莫没回应。

????韩非花心中一黯,转开目光。

????在场这些少年男女,除了郭孝等几个年纪大些外,很多都是十二三岁,正是飞鹰走狗、争强好胜的年纪,加上各家关系微妙,也不知怎么开的头,也无需从头细说,反正就争执动手起来。

????有那狡猾的,骂谢吟月无耻陷害郭织女,谢安和韩非雾一回嘴,便牵连到郭方两家,郭孝和方无莫脸一变,就要加入。

????正在这当口,一声清叱“住口!”伴随着“啪”一声拍桌,震住了满堂喧闹声,众人循声一看,原来是韩非花。

????面容还略显稚嫩的少女,神情凛然地盯着那辱骂谢吟月的少年,冷笑道:“你说这话,是想代表方伯爷和郭织女吗?还是你居心叵测,要挑起我们几家互相残杀,你好从中渔翁得利?”

????雅间内霎时落针可闻。

????那少年惊慌道:“你胡说!谁不知你母亲当年害郭织女的事!”

????韩非花不承认也不否认,坚定道:“郭家和谢家、方家和韩家的恩怨,自有我们的长辈处置,轮不到你来说话!”

????她的气势,居然震住了那少年。少年看看方无莫和郭孝等人,不敢再说话了,怕被指责利用方家和郭家,到时候,他里外不是人,非惹大祸不可。他脸涨通红,有些后悔口不择言。

????方无莫和郭孝都没出声。

????他们虽不喜谢家和韩家,却不会像傻子一样被人挑拨生事。韩非花说的对,长辈都没动静呢,他们若莽撞行事,岂不正中别人下怀?当然,若韩家姐弟无礼,他们自然不会示弱,然韩非花应答巧妙,他们当然不能做主动挑事的那一方,以免落人口实。

????他们不言不动,别人都不敢说话。

????这场闹剧就被压了下来。

????韩非花环视一圈,傲然坐下。

????这一回,换方无莫深深地打量她。

????韩非花不敢回应他,强撑着挺直腰背。

????她终究才十三岁,刚才一股气势爆发,凭借的不过是勇气;还有一个缘故:她清楚地知道母亲和方郭两家的恩怨。从她踏足商场起,她便清楚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事到临头,面对别人嘲笑的目光,她还是有些难以承受。

????这一坐下来,她只觉浑身颤抖,怎么也控制不住。

????********

????非花妹妹出来啦,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