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35章 上门找女儿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祝大家鸡年愉快、身体健康!鸡最会从土里刨食,希望新的一年里,朋友们爪子灵活些,财运福运桃花运统统刨出来!!!抓紧了,握住了!!!原野感谢朋友们在过去一年里对水乡的各种支持,一路欢笑一路争吵都有你们陪伴,码字的日子才会多姿多彩!

????********

????蔡扬也大概知道她心思,更脸红了。

????清哑不纵着孩子,也不拘着孩子,对无悔道:“我要和你细妈妈商议家务。你们去里间玩吧。”他兄妹等人便笑着进套间去了,先下棋,后又嫌下棋闷,几个人开始打牌。

????清哑忙碌之余,听见里面玩笑声,觉得特别踏实。

????就在这时候,人回韩希夷夫妇求见。

????清哑纳闷:这么晚了,他们来干什么?

????方初还没回来,她命人将韩家夫妇带去厅堂上茶,自己重新换了一身衣裳,才带着细妹和青竹过来。

????韩希夷自当年在奉州一别,后来再没见过清哑了。此时见了,恍若隔世,想起韩非梦,心中锥扎似的疼。等清哑在堂上坐下,韩希夷和谢吟月一起上前见礼,“见过郭织女。”

????清哑道:“不必多礼。请坐。”

????一面打量他们夫妻。

????深夜来访,到底何事?

????韩希夷哪有心思坐,就站在堂下问道:“请问织女,今日可曾见过小女韩非梦?”说时垂眸,不敢抬眼看清哑。

????清哑摇头道:“不曾见过。”

????又困惑问:“她怎么了?”

????韩希夷黯然道:“非梦不见了。”

????清哑吃了一惊,忙问:“什么时候不见的?是不是在街上玩走散了?我家……一个丫头今天也差点丢了。”她本来要说我家无悔也差点丢了,好险刹住话头,改口说是丫鬟。

????韩希夷道:“不是。她傍晚时还回来过。后来……又走了。”

????他羞愧又愤怒,女儿被下人拒之门外,这让他如何说出口?

????清哑问:“没说去哪里?”

????谢吟月站在韩希夷身边,冷眼旁观了半天,早忍不住了,插嘴道:“她说来找郭织女。她早上拒绝和她哥哥姐姐一道出门,等哥哥姐姐走了,她就带个小丫鬟偷偷溜了出去。奶娘说她要来找郭织女。”

????清哑满眼困惑地问:“找我?非梦找我有什么事?”

????韩希夷嘴唇动了动,终不知如何说才好。

????谢吟月目光犀利地盯着清哑,问:“织女难道不知道?”

????清哑摇头道:“我不知。”

????细妹心中砰砰跳,直觉不妙,叱喝道:“放肆!你们家孩子丢了,为什么来问织女?”

????谢吟月转向韩希夷,笑容讥讽,仿佛说“瞧,这就是你一心一意爱恋的人,为了脸面,连孩子都可以不认。”

????韩希夷愤怒地横了她一眼,这孩子清哑能认吗?

????他强忍痛苦焦灼,急切对清哑道:“先不说这个。还请织女叫人去门上问一问,也许非梦曾来过,或者能得些消息。”

????清哑体谅他丢了女儿难受,示意细妹叫人去问。

????细妹轻易不离她左右的,便叫青竹去问。

????青竹匆匆走出去了。

????清哑便又问他二人:“韩非梦为什么找我?”

????韩希夷见她主动追问,诧异之下,无言以对。

????谢吟月实在受不了清哑装模作样,道:“织女,母女连心。想是非梦思念你,小孩子不知轻重,所以才偷偷来找你。”

????韩希夷猛然惊醒,呵斥道:“你胡说什么!”

????谢吟月道:“我胡说?你到这时候还想遮掩?”

????又转向清哑质问道:“郭织女大仁大义,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敢承认吗?就为了你身后那座牌坊?你如此理直气壮,不就因为你们是被人陷害的吗?所以你就当自己是无辜的了。然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你连面对现实的勇气都没有,不过就是个懦夫!沽名钓誉的伪善之辈!丧失良心的母亲!”

????韩希夷暴喝道:“住口!”

????谢吟月闭上嘴,看向清哑。

????她已经揭开了此事,且看郭清哑如何反应!

????细妹满脸不可思议,反不知如何说了。

????清哑则求证:“你是说,韩非梦是我的女儿?”

????谢吟月道:“难道不是!”

????清哑问:“她怎么就成我女儿了?”

????谢吟月见她还抵死不认,尖锐道:“你自己做过什么事,心里不明白?你一定要装聋作哑,我来告诉你:奉州那天晚上,你们做下的事有人看见了!那人被砍了一条臂膀,方初为了杀人灭口,一直追杀他。此其一。其二,韩非梦若不是你女儿,你为何跟在希夷身后去五桥村,还给非梦送了两盒去疤的膏药?还有,方无恨若不是被掉包的,怎么长得一点不像你?方初为什么这些年和你躲在乡下不敢出去?又为什么甘愿被人勒索?你想瞒天过海,谁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韩希夷连连喝止,并阻拦谢吟月,哪里能拦得住。

????谢吟月今天要彻底撕开郭清哑的面具,让她暴露在韩希夷面前,一面和韩希夷撕扯着、纠缠着,一面对清哑厉声揭发。

????细妹哆嗦道:“你……你胡说八道!”

????清哑喃喃道:“太玄幻了!”

????颠倒黑白算什么!

????指鹿为马算什么!

????生生把她儿子说成掉包的,把别人的女儿说成她的,还编的有鼻子有眼,这才是本事!并且有证据的,她可不是送了两盒子膏药给一个小女孩吗?奉州那天晚上,她也确实撞见了韩希夷。

????她要怎么辩?

????韩希夷冷静下来,真相暴露的恐惧压过失去女儿的恐惧,他看谢吟月的目光仇恨中带着绝望,再没有一丝温度。

????谢吟月无所畏惧地面对他,一副破釜沉舟的决然态势。

????清哑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对峙。

????清哑站起来,向他们走来。

????细妹忙伸手扶她,她推开。

????清哑走到韩希夷面前,直视着他,问:“我说,那天晚上害你的是别人,跟我没关系,韩非梦不是我女儿。你信吗?”

????那漆黑的眼眸不如年少时纯净,却一如既往的安静、波澜不惊。

????韩希夷心一颤,坚定道:“我信。”

????谢吟月嘲弄道:“你再怎样问他,他也不会承认的。他要维护你嘛。都这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自欺欺人的话,我都替他寒心!”

????韩希夷再次怒喝道:“住口!”

????他抬手就想给她一耳光,却生生忍住了。

????他不打女人,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他孩子的母亲。

????他竭力容忍,忍到极致!

????清哑也想打谢吟月一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