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42章 大方氏内乱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非花惊叫道:“非雾,不可无礼!”

????一面对韩希夷道:“父亲,弟弟不是有心的。”

????非雾直着脖子叫道:“我就是有心的!他不配做我父亲!”

????韩希夷没有发怒,对他们道:“血脉是斩不断的,所以我不会责罚你们。但是,你们也不小了,该有自己的是非和判断。等方家郭家事了,你们再来质问我这个做父亲的。那时,仇恨也好,认命也好,都随你们。眼下,你们都给我乖乖地回到你们祖母身边去!”

????说完,对外叫“韩嶂!”

????韩嶂进来应道:“大爷。”

????韩希夷示意他带走非花非雾。

????韩嶂伸手道:“姑娘、哥儿,请。”

????非花急道:“父亲,方家的事若不是母亲做的呢?”

????韩希夷道:“那就拭目以待!”

????说完甩袖进去了。

????韩非雾涨红了脸,对着他的背影质问:“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亲!”韩希夷脚步一顿,继续往里走。

????※

????小方氏出事,如同点燃了连串的鞭炮。

????纺织行业如同大地震一般,开始剧烈动荡!

????谢家和韩家因为方初反告,被牵连进来,查封受审。

????郭家,因为清哑在娘家有股份,所以与小方氏是同谋之罪。

????严家,因蔡铭是西北军工织造局主官,郭家的军服买卖他有直接监督责任,一个失察的罪名跑不了;加上严家与方家、郭家都是姻亲,从而牵累严家在奉州的混纺中心被查封。

????沈家,忠义伯方无适打死西部军需官时,沈怀婉县主就跟他在一起,还帮他打人,所以一同入罪,沈家在奉州的毛纺厂也封了。

????也就大方氏暂未查封。

????可大方氏是小方氏的根,能脱得开关系吗?

????方无适去西北时,方初让清哑将当年方瀚海送她的紫木令交给无适,以防出现紧急情况时,可就地从大方氏的商行中提取银钱。这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方无适出门自然会带银票。

????谁知这防范措施居然派上用场了。

????方无适被抓后,小方氏、郭家、严家、沈家在西北的作坊全部被封,没有银钱,大家行动不免受到掣肘,方无适命小豆子持紫木令去大方氏找方剑,提二十万两银子作活动费用。

????小豆子便去奉州找方剑。

????方剑让他暂等半日,便进去了。

????小豆子想,二十万不是个小数,要花些工夫是难免的,故而便耐心等着他,谁知等了半日也不见人出来。

????那方剑回屋叹气,姨娘春桃听说此事后,吃惊道:“爷,别说一个小子拿了什么令牌来要钱,就是爷的侄儿亲自来了,爷也要掂量掂量。”

????方剑道:“你胡说什么!”

????春桃道:“怎么胡说呢?小方氏出了那么大的事,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咱们躲避还来不及呢,倒往上凑!”

????方剑道:“就是因为三哥有危险,我才不能袖手旁观。”

????春桃道:“要是只咱们一家子,爷对兄弟仗义些,那也没话好说;可是,大方氏可不止咱们一家子,合全族上下有多少人?若被连累,爷的罪过就大了!”

????方剑正要说话,忽听外面有人骂:“黑了心的贱婢!整日狐媚妖道的不算,还说这丧良心的话挑拨离间方家兄弟。给我跪下!”

????跟着,他媳妇庄氏两眼喷火地进来了。

????春桃看一眼方剑,方剑示意她跪下。

????春桃无奈,只好委委屈屈地跪下。

????庄氏在方剑身边坐下,尚未开口,就听春桃又道:“奶奶,妾身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挑拨叔伯兄弟,爷也不会糊涂听我妇人之言。只是眼前这件事非同小可。想当年方伯爷要娶郭织女,从老太太到二老爷,都不敢答应。那还是他亲生的儿子呢!为了什么?还不是怕连累了大方氏一族!这抄家灭族的大罪,谁能担当的起?眼下避开虽然无情了些,然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族人都会明白爷的心!”

????庄氏气得指着她道:“还敢嘴硬!”

????一面喝命丫鬟掌嘴。

????方剑喝道:“罢了!”

????庄氏不敢相信地问:“爷不会真听这贱婢的,不管三哥了?”

????方剑皱眉道:“我也怕连累族人。”

????庄氏道:“不过就是借些银子,怎么就连累了?”

????春桃抢着道:“知道的说是借,不知道的只当咱们和小方氏合谋。到了公堂上,谁肯听咱们解释?”

????方剑道:“不错,我正担心这个!”

????庄氏狠狠瞪着春桃,简直要吃了她。

????自她来奉州后,和春桃妻妾相斗,虽然凭借正妻的身份死死压住春桃,却也被春桃明里暗里给气得够呛。眼下见她一个姨娘,居然敢挑拨方剑决定大事,又妒又恨又怕,还担心。

????她失望地看着方剑道:“爷,三哥对咱们……”

????庄氏终究还是没有劝得方剑回头。

????小豆子被一个丫头打发走了。

????他气哼哼地回到京城找方制。

????京城,秋姨娘一直跟方制过活,和严氏争了半辈子的她在听闻方无适被抓、小方氏名下产业被封后,浑身冰凉。

????她急忙去找方制,对他道:“制儿,快想法子,去求你岳父!你大哥不能有事!要是咱二房倒了,你也休想得好!你不过是个庶子,方家没你的地位,别人不会把你放在眼里……”一面说,一面流泪。

????方制忙扶她坐下,安慰道:“姨娘放心,我正在想法子。”

????他先给方瀚海飞鸽传书,然后又和王瑛商议求岳丈帮忙。

????临湖州,方家祖宅,方瀚海一辈的兄弟陆续都得到京城的消息,几日内从各地纷纷赶回,汇聚在春晖堂正堂商议此事。

????事关家族兴亡,他们很犹豫。

????他们都有些年纪了,即便像方瀚漫那样忠厚的,也懂得说话技巧,委婉借用方剑一事来表明心意。

????谁知,方瀚海霸气外泄!

????向来心机深沉的他“啪”地猛拍紫檀桌案,厉声喝道:“这个畜生!这就把狼子野心露出来了?可惜太嫩了!要是个聪明的,就该等一初和清哑被定了死罪、忠义伯府被抄家后再露,不是更加稳妥?眼下他想干什么?对兄弟落井下石、趁机夺位?”

????方瀚漫急忙道:“二弟……”

????********

????下午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