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50章 不去你会终身后悔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玉瑶困惑地想:今天是三司会审的日子,忠义伯府怎会派人来公主府拜访?自己和方家素无交往,甚至有过节,他们找自己干什么呢?总不会是想求自己在皇兄面前为他们说情吧?

????她想不通,又好奇,便命锦绣将人带进来。

????方无莫便进来了,先按礼数拜见长公主,等长公主吩咐免礼,他便直起身子,抬头直视玉瑶,静静地打量她。

????玉瑶长公主也上下打量他:约莫十三四岁的模样,清清秀秀的,没有一般世家子的骄狂自大,也比一般少年沉稳安静,然而他摆出老成的架势落在玉瑶眼中正泄露了他的年轻稚嫩。玉瑶轻轻一笑,正要开口询问,方无莫张口说出一番话,令她浑身一震。

????方无莫道:“大理寺正在三司会审,韩氏一族将有倾族之祸,韩希夷将有灭顶之灾,长公主最好去听听,否则会终身后悔!”

????玉瑶目光陡然锐利,问:“谁叫你来的?”

????方无莫道:“这个长公主不用理会。还是赶快去吧。”

????玉瑶冷笑道:“方家这样好意关心本宫,就没有私心?”

????方无莫道:“当然有。方家想请长公主帮个忙。”

????玉瑶道:“什么忙?”

????方无莫道:“等听了三司会审,长公主自然会知道。”

????玉瑶道:“本宫为什么要帮?”

????方无莫道:“长公主会帮的,不然终身后悔!”

????玉瑶问:“什么意思?”

????不帮就终身后悔,她会这么贱吗?

????方无莫却不再和她多说,对着她深施一礼,然后告退。

????等出了公主府,他才对身后管家道:“请告诉长公主:韩家养女韩非梦丢了,不知能不能找回来呢。”说完转身就走。

????管家将这没头没脑的话回禀了玉瑶。

????玉瑶心中突突地跳,直觉不妙,必须要走这一趟。之前,她听说的三司会审,是审问方家郭家,可不知道还牵扯了韩家!

????她高声吩咐:“准备马车,去大理寺!”

????※

????大理寺,纺纱织布已经结束,正在当堂验证。

????玉瑶长公主来到大堂外,被衙役挡住。今天的三司会审皇上宰相都到堂,闲杂人等一律不许靠近。长公主未得传唤,自然也不许进。

????长公主命他们进去回禀皇上,说她有内情禀告。

????顺昌帝正面色沉沉地盯着睿明郡王,听说玉瑶长公主也来了,自称有内情禀告。怎么,他的弟弟妹妹都参与了这件案子吗?

????他冷哼一声,命“传!”

????玉瑶长公主便上堂来了。

????方初见了她,眼中诧异之色一闪而逝,跟着就若无其事地避开目光;韩希夷则把剑眉一拧,疑惑地看着玉瑶,他以为,玉瑶长公主已经改过自新,不会再搀和这些事,为什么也来了?

????玉瑶长公主目光一扫,便落在韩希夷身上。

????没来由的,她鼻子一酸,觉得他很沧桑,虽然看上去还是如谪仙一般飘逸,但她就是觉得他不一样了,少了份洒脱。

????她捕捉到韩希夷的疑惑和不满,当着人无法解释,只能暂时放下,先拜见顺昌帝。顺昌帝火气正盛,挥手叫起,连个座位也没赐,就将她冷落在一旁,却催着清哑道:“郭织女,这布要如何验证?”

????玉瑶长公主只得自己退到一旁。

????她选择站在方初清哑这边。

????这样就和韩希夷谢吟月正对面。

????韩希夷虽防备玉瑶,然此时正到紧要关头,他一腔心思都放在清哑身上,要看她如何验证混纺布,故而无暇顾忌其他。谢吟月这一生的精力都奉献给郭清哑了,眼下更是全神贯注盯着清哑;再者她都被韩希夷休了,哪管闲心管曾经痴恋韩希夷的玉瑶长公主!只有方初,看似不经意,至少分了一半精神放在玉瑶身上。

????这下验证混纺布,清哑亲自出马,没有让任何人代替!

????两方的女工用手托着现纺纱、现织的半尺混纺布,走上堂来。

????清哑起身上前,从堂上捡起一件拆开的优质军服,送到顺昌帝面前的公案上,然后接过对方的布放在左边,再接过牛翠花手上的布放在右边,然后从左到右,当着皇帝的面开始检验。

????她用一把精细的小剪刀和镊子,三拨两扯,动作熟练地从左边的布料中抽出几根纱,捻松了看了一看,就放下。

????接着,她又从优质军服腋下拆开的口子内扯出几根线头,在其中一根线头中拨弄了一番,捏住一根什么东西,不断往外拉。

????拉了一阵,清哑停住手,将这衣服搁在一旁,又拿起右边的布料,从中挑出几根线头,也拉出一根什么,不断往外扯。

????顺昌帝盯着她手看。

????好像是一根丝!

????他隔得这么近才看见,其他人便看不见了。

????清哑双手拇指和食指各捏着一根丝的两端,对顺昌帝道:“我们的混纺布中,掺了一根蚕丝。这是优质军服的纱线,里面也混纺了一根蚕丝。但是——”她拿起睿明郡王的织工织出来的布料,示意道——“他们的布料里面没有蚕丝!”又转身给大理寺卿等人瞧。

????大理寺卿忙问:“你们的布料里面都多纺了一根蚕丝?”

????清哑摇头道:“不是。”

????她环视堂上堂下,道:“虽然我们将技术公开了,但郭方两家的东西都有自己的标记,除了防伪标签,每一批布料上都藏有玄机。”

????她的话引起一阵躁动,因为这实在太叫人意外了。

????不是什么新的织法,也不是什么特殊花纹,而是在原料上。

????不是减少了原料,是添加了原料,费银费时费力!

????添的还是一根蚕丝,谁会留意啊。

????顺昌帝一把扯过那布,用手捻啊扯,怎么也不能像清哑那样扯出一根丝来。他抬头,面无表情地盯着睿明郡王,“你们的丝呢?”

????睿明郡王满眼惶惑,对着女管事喝道:“我们的丝呢?”

????女管事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王爷……没没……”

????面料没有用蚕丝啊!

????蚕丝是用在里料上的,混纺绸布里子!

????睿明郡王满脸绝望。

????就听清哑高声道:“我们的军服被人调换了!皇上可派人去白虎王军中查看,冬季毛呢面料中也掺杂了一根蚕丝。王爷说防伪标签是我方家换的,那这布料呢?难道我们也能拆了重新织一遍!”

????堂上一片寂静,无人能回。

????********

????本织女验明真假了(*^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