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51章 清哑:都比不上我儿子!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寂静中,清哑走到方无适面前。

????方无适满眼崇拜地看着他母亲,欢喜道:“娘,你真厉害!”

????清哑却没空理他,抓住他的手镣“哗啦”一抖动,举向大理寺卿,以目询问:“我儿子?”——还不放了吗?

????大理寺卿忙看向顺昌帝,试探道:“皇上,忠义伯……”

????清哑也看向顺昌帝,眼带询问:“你说的封赏呢?”

????若是平常,顺昌帝见她这样肯定会笑,眼下他却顾不得笑,他心里火气聚集,就要爆发,威严道:“放了忠义伯!”

????立即就有衙役上来放人。

????等解了方无适的手脚镣,顺昌帝又高声宣口谕:“忠义伯方无适,忠勇有加,为国除害,封为忠义侯!”

????方无适正活动腿脚呢,闻言一震,根本不敢相信听见的。

????真的封侯了!

????同样是杀人,转眼间情势翻转,不但无罪,还加官进爵了?

????他*娘这手段,他真是高山仰止!

????有母如此,夫复何求?

????清哑见他愣着,忙推他谢恩。

????清哑和方初也上前谢恩。

????谢恩起来,清哑抓住无适的手臂,把他上下一打量,满眼都是掩饰不住的自豪:瞧她的儿子,高大帅气,英姿勃勃,哪怕刚才戴着手脚镣,也没有露出颓丧和衰败的气象,站在这堂上鹤立鸡群。这是她生的,也是她养大的,身为创造者,她没法不得意。

????她目光飞快地扫了一圈周围,重新又落在方无适脸上,静静微笑。

????方初将妻子心意看得明明白白:这些人,全都比不上她儿子!他私心觉得该谦虚些。嗯,无适就是年轻了,经历少了,等再过些年,与堂上这些王爷、宰相什么的比肩,应该没问题!

????他们一家人开心,别人难过。

????谢吟月看着他们万般不甘。

????睿明郡王更是焦灼难耐!

????方无适笑道:“娘,来坐下。”一面扶着清哑回到座位上,然后对舅舅等人笑着招呼,然后恭敬地站在父母身后。

????忽然,他腿被碰了下。

????他低头,只见他母亲端端正正坐着,手却伸到背后来,手里有东西,正示意他接。他诧异,忙悄悄拿了,一看,瞪大了眼睛。

????再说上面的顺昌帝,将目光转向白虎王和林世子,意味莫名。

????白虎王心中“咯噔”一下,沉声道:“皇上,微臣不知此事。西部禁军每年都按章接收兵部运送的服装,并未落下任何好处。此事在军服转运的环节中出现差错。皇上可命人从此入手调查。”

????他犀利的目光扫过睿明郡王,十分恼怒。

????虽然林氏家族无辜,但此刻谁会相信?

????皇上和朝臣们想必都在怀疑林氏一族和睿明郡王勾结,妄图搬倒玄武王和朱雀王,谋夺大靖江山,因为林氏一族有这个实力。

????白虎王这才发现:林家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树大招风的境地!

????林世子虽也心惊,却不像族叔惊慌,他相信方初和清哑。

????他看向方初,方初立即察觉,两人目光一碰,随即闪开。

????方初便站起来,对顺昌帝道:“皇上,军服调换发生在奉州和岷州交界的军需中转储备库。方无适就是在那里发现方家军服被调换,因想追回,所以才一怒之下打死督运的军需官员。”

????方无适忙上前跪下道:“皇上,正是如此!”

????顺昌帝龙颜大怒,“啪”一拍桌案,“睿明!”

????“皇兄,”睿明郡王再坐不住,冷汗涔涔地从座上起身,来到大堂中央,跪下叩头,“臣弟该死!臣弟……受人迷惑……”

????他结结巴巴说着,忽然想起什么俩,猛抬头指着冬儿道:“是她!这贱*妇勾*引臣弟,故意透露假的消息给臣弟,唆使臣弟犯错。这一切都是方初谋划指使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臣弟……”

????他口不择言地攀诬方初,拉扯冬儿做垫背。

????他堂堂王爷,居然被一个村妇给耍弄了!

????几年前,他就准备揭开小方氏以劣质军服充好的事,无意中发现军服中的防伪标签,惊出一身冷汗。

????他便去质问冬儿。

????他威胁冬儿,若不说实话,就将她和自己的关系告诉方初,说她将小方氏的秘密告诉了自己,让她在世间无立足之地。

????冬儿无奈之下,就将小方氏防伪标签的制定规则告诉了他。

????因此缘故,他决定再隐忍几年。这样做,有几点考量:

????一是怕之前所做的手脚不干净,容易暴露。

????二是想隔得年代越久远,查证越困难,才好栽赃。

????三是他想着:不出手则已,出手便要一击致命。积攒的年数越多、涉及钱财数额越大,皇帝越不能容忍;若只是一两次,恐怕皇帝看在郭织女对朝廷贡献和方无适救驾之功的份上,会饶过小方氏。方初的脾性他了解,若这次打不死,将来必定报复。

????他便搂着冬儿许诺:只要她从今往后帮他,等将来小方氏和郭家倒了,他会以她纺织技艺精湛的理由将她救出来,还许她侧妃之位。

????他很喜欢这个烈性的女子。

????他以为,自己终于征服了她。

????这次方无适去西北押送军服,他认为时机到了,便设计了一出戏码,当场将方无适逮个正着,人赃俱获。

????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还是被冬儿给耍了!

????他恨透了冬儿,并不愿去想:就算冬儿真投靠了他,郭织女一样可以凭借那一根蚕丝辩出优质和劣质军服。

????他就要冬儿陪葬!

????大堂上下都将目光对准了冬儿。

????冬儿浑身血液都往头脸上冲去。

????众多目光她都不在意,她只在意郭大全。

????她不敢看他,无法想象他的表情。

????心虽痛,可是她不后悔!

????刚才清哑扯蚕丝时,她便觉不好。她不由自主地看向方初,猜测他一定是察觉自己跟睿明郡王的来往,所以才又命牛翠花暗中做了另外的防范。否则,这纺纱时添了一根蚕丝,她怎会不知道?若她今天出卖了方家,会有什么下场?

????还好,她扛住了压力!

????她深吸一口气,正要上前与睿明郡王对簿公堂,忽听两声叱喝同时发出“住口!”“你血口喷人!”她诧异地看是谁。

????一个正是郭大全。

????另一个是清哑。

????********

????咱们冬儿是个奇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