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2章 体会(四更求粉红订阅)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心里想道:“何必跟个小姑娘一般见识。她心高气傲,只顾争眼前一口气,却不顾长远后果。自己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岂可同她置气?再说,退让一步也应该的。怎么说在争女婿一事上,谢家是赢了,胜者总要宽大为上;又承郭家感激自己帮着找大夫,肯将织锦和织机分一杯羹给方家,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今日便让她奚落一番,独自出钱办这件事又如何?又不是出不起!”

????因此番心思,他笑容和睦非常。

????沈亿三看着他,眼中露出赞赏神色,因举杯道:“方少爷请!”

????方初举杯同他干了,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然后各自吃菜。

????卫昭瞥了方初一眼,神情依旧冷冷的。

????韩希夷则无奈摇头,执一壶自斟自饮。

????他倒也不是非得一争长短,只是清哑总这样对他,可不成!

????谢家种下的祸根,害得他和方初都不受郭清哑待见。方初还好说,好歹是谢家女婿,为了心上人受些委屈倒也值得;他遭受这无妄之灾,岂不冤枉?

????他韩希夷怎能白受这委屈,得破开这局面才行。

????饭后,他便寻机去找清哑说这事。

????单独见清哑不可能,他也正欲在人前说,方才显得自己磊落。

????因此,见清哑、严未央和沈寒梅站在墙角树荫下低声说话,评论墙边几棵花草,他便悠然晃了过去。

????到近前,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对清哑躬身道:“郭姑娘,先前在下冒撞了。不过姑娘,在下确是真心想为姑娘分忧的,绝无恶意。”

????清哑转过身,静静地看着他。

????他也坦荡荡地站着,任她看。

????清哑道:“我也没怪你。”

????韩希夷便笑道:“那姑娘……”

????做什么死揪住这事不放呢?

????清哑道:“把你杀了,再给你烧纸钱。你可高兴?”

????韩希夷目瞪口呆。

????来前做了各种设想,万没料到她会这么说。

????严未央见他呆若木鸡的模样,乐不可支,笑得弯腰。

????沈寒梅也忍笑。脸都憋红了。

????韩希夷愣了一会,才苦笑道:“姑娘生气是应该的,然此事并非在下所为。在下顶多算……算从犯。不,从犯都不算,顶多是见死不救。”

????他故意说得风趣。然稍一深想便体会他为难之处:他当时在谢家做客,和郭家非亲非故,就算对谢家行为不赞同,也只能放在心里,没有出面帮助郭家对付谢家的道理,所以清哑该体谅他。

????严未央听出他巧辩的心思,瞪了他一眼。

????清哑轻声道:“等你被人逼退亲,再说这个。”

????韩希夷一滞,因赔笑道:“在下尚未定亲。”

????严未央又瞪了他一眼,仿佛他没定亲也有错似的。

????清哑盯着他看了一会。道:“难怪!”

????韩希夷疑惑道:“难怪什么?”

????清哑道:“难怪你不懂他人心中之痛!”

????韩希夷便笑不出来了。

????任他如何分辨,其实心中很明白,清哑也明白:他和方初那天就是在为谢家撑腰,就是站在谢家一边的,连中立都不算。

????他没退过亲,所以不能体会清哑心中的伤痛;不能理解她一直对他和方初不依不饶,一直对谢家彻骨痛恨,转让竹丝画图稿也好,转让织锦和织机也好,都要他们发毒誓不得泄露给谢家。

????他颓然离去。首次在一个年轻女子面前铩羽而归。

????回到东厢房内,方初见了他笑道:“碰了一鼻子灰?”

????韩希夷耸耸肩膀,道:“佳人心绪不佳,我能体会!”

????方初嗤笑一声。问:“你真能体会?”

????韩希夷认真点头,道:“若有人夺了我的心上人,我是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他的!”

????方初慢慢敛去笑容,看着他不语。

????下午,众人又跟着清哑和郭大有学了一个多时辰,然后商定:先各自回去赶制织机、试织锦缎。若有什么不解之处,总归积累,待七月九日再来郭家请教。

????商定之后,众人便纷纷起身告辞。

????方初最先起身,和郭家兄弟告辞后,又朝清哑遥遥拱手。

????韩希夷当然和他一起,所以也是一样动作。

????清哑没理方初,只看了韩希夷一眼,算是招呼。

????对方初,她也不是刻意无理,只是不想理而已。

????不想理,自然就不必理,她是不会装模作样敷衍的。

????方初也不在意,一笑而去,十分潇洒。

????与他相比,今日的韩希夷反倒不够洒脱,言行有些瞻前顾后的。

????接着,卫昭和清哑等约定:明早让妹妹卫晗来接她们,然后深深看了清哑一眼,也告辞离去。

????再就是沈亿三,郑重邀请郭家兄弟和清哑后日去沈家观赏瓷器。

????原来,沈家最大的产业是瓷器,另外还有茶叶和海运。

????每年织锦大会期间,也是沈家瓷器销售最旺盛的时候。

????今年沈家更是福星高照:沈家最弱的织锦产业因为有郭家转让的技术,立马上升一个台阶。凭借他的资金和实力,眼看与方家韩家等比肩,甚至超过都有可能,他怎能不感激郭家呢!

????他请郭家兄弟去看瓷器,也是私下交结的意思。

????除了沈家、卫家的邀请,严未央也悄悄告诉清哑:有空带她去严家的染坊看看,郭家要织棉布,染色行当不可不涉及。

????清哑立即点头,还说郭家有好些事要仰仗她帮忙。

????严未央大喜,叫她有事只管开口。

????两人倒也没急着商议那些,反正明日她们要一块去卫家的金缕坊。严未央索性又在郭家歇下了,因为可以单独向清哑讨教织锦嘛!

????至于沈寒梅,沈亿三吩咐她多陪郭姑娘几天,别急着回去。

????人都走后,郭家兄弟急忙进屋,也不知商议什么。

????上房,吴氏一面看着两个儿媳和墨玉几个丫鬟收拾东西,一面望向院子树下,清哑正专注地听严未央和沈寒梅说话呢。她长长吐了口气,这些日子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郭家,总算又挨过一劫。

????只是,眼下看着样样都好,可清哑的婚事怎么办呢?

????她眼睛便又红了。

????正是,旧愁才去,又添新愁。(未完待续。)

????PS:??粉红340加更送上。明天开始,就有一波情节掀起,攒章节的朋友可以开始看了;有粉红的朋友也别攥着了,扔出来替清哑助威吧!谢谢所有打赏、订阅和投粉红推荐票的朋友们!!!我说过,这本书我准备还算充分,情节很紧凑,过渡章节也不会多,凡是着笔写的人物和场景,必定会和后面大情节相关联,涛涛波浪都是由溪流汇集而成的。等不及的朋友可以先攒,或跳过去,到时候回头再看。要是漏了的话,就有些支离破碎了。到时候我不负责解释哟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