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56章 韩非梦状告谢吟月(三更)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玉瑶不想理他!

????这个男人,他那么爱她,她答应嫁他,唯一的条件就是容下韩非梦,他不愿意大可说出来,居然敢换了她的女儿!

????这就是所谓的“爱”?

????大理寺外,许多人在等候。

????方家的,韩家的,谢家的……

????郭勤退了出来,告诉方无莫:玉瑶长公主招认了和韩希夷的私*情,姑姑洗清冤屈了。

????方无莫听后,转身就走。

????少时,他来到一小巷口,那里停着一辆马车,方家护卫守护着。掀开车帘,车内坐着韩非梦,他道:“梦儿,下来。”

????韩非梦一见他,紧张地问:“莫哥哥,审完了吗?”

????方无莫道:“还没有,不过你娘亲找到了。”

????韩非梦急问:“是谁?”

????方无莫却道:“我告诉你梦儿:你现在就去大理寺,把你从前在韩家被谢吟月虐待的事告诉大人们和皇上,让你爹你娘为你报仇。今儿这机会可难得的很,错过了再找不到了。”

????韩非梦坚定地点头:“嗯,我去!”

????又迟疑地问:“我娘是谁?”

????方无莫微笑道:“你娘是个很高贵的女人,你去了就知道了。你记住:你有高贵的血脉,不是野种!下次谁再这样骂你,打她脸!”

????他利用了韩非梦,心中有些歉意,所以这话说的很真心。

????韩非梦懵懵懂懂的,不知他到底什么意思,还是她哥哥吗?

????马车在大理寺前的街面上停下,韩非梦还在疑惑。

????等下车,韩非花看见妹妹,又惊又喜,忙上来问她这些日子到哪去了?方无莫推韩非梦快进去,说这些事等过后再说。

????韩非雾则看着方无莫疑惑地问韩非梦:“梦儿,你怎么跟他在一起?是不是他掳了你?”

????方无莫没理他,等会他们就都知道了,现在无需费口舌。

????非花忙道:“弟弟不可瞎说。”

????又对非梦道:“你要做什么?”

????方无莫抢着道:“她是重要证人,里面传唤她上堂作证。”

????韩非花正担忧父母,闻言眼睛一亮,抓住非梦的手道:“我陪妹妹进去。我能为妹妹说的话作证。”

????韩非梦对这个姐姐还是感激的,闻言迟疑,询问地看着方无莫。

????方无莫不置可否,反正他娘已经清白了,剩下都是韩家谢家的事,爱怎么样折腾就由他们折腾,他才不管呢。

????韩非花和韩非雾便一齐跟着韩非梦上堂去了。

????当衙役通传,说有个叫韩非梦的小女孩来告状,顺昌帝等人一愣。大理寺卿忙命带进来,虽然案情已经明朗,但韩非梦是重要人证;之前失踪的原因也有待追查,故而要过堂审问。

????韩家姐弟三人便进来了。

????韩希夷看见女儿大喜。

????不管韩非梦是郭清哑生的,还是玉瑶生的,都没有影响到他对这个女儿的感情,此时失而复得,心头重压减轻了一半。

????他激动叫道:“梦儿!”

????非梦也叫道:“爹!”

????父女相拥,都喜极而泣。

????玉瑶看着他们父女,紧张得手足无措,想要上前,又不敢去。

????韩非花没有打扰父亲和妹妹,带着韩非雾来到谢吟月身边。

????谢吟月看着一双儿女,无言以对,不知说什么才好。

????大理寺卿打断韩家人叙亲情,喝问:“谁是韩非梦?”

????韩希夷也想听女儿遭遇,忙推非梦上前,低声嘱咐道:“有什么就说什么。别怕,爹爹在这陪你。”说到这瞟了一眼玉瑶,眼神复杂。不管怎么说,这个女儿今后有玉瑶护着,应该会没事。

????韩非梦纵有许多话想问父亲,此时也不是时候。

????她便整了整衣裳,脚下轻捷无声地走到大堂中央。七八岁的小女孩,小脸安静冷清,举止优雅从容,众人第一个感觉都是:这孩子有几分郭织女的气韵,怪不得叫人误解。

????玉瑶长公主瞬间泪眼朦胧。

????大理寺卿问道:“韩非梦,此前你去哪里了?”

????韩非梦道:“方家别苑。”

????方初清哑大吃一惊。

????大理寺卿追问:“谁带你去的?”

????韩非梦道:“是莫哥哥。”

????“莫哥哥是谁?”

????“就是方无莫。”

????“他绑你去的?”

????“不是,莫哥哥救的我。”

????当下,韩非梦将自己如何上方家求见郭织女,又不敢进去;回来后,被韩家下人拒之门外;伤心之下,她又重新回头去方家,结果半路上被地痞欺辱,被方无莫所救等事一字不落地说了。

????刑部尚书问:“你为何要找郭织女?”

????韩非梦道:“郭织女是我亲娘啊。”

????顺昌帝忍无可忍地插嘴追问:“谁告诉你的?”

????韩非梦道:“看画像认的。奶娘说,是大奶奶说的……”

????她便从小时候说起,说她如何被人对着画教导:画中女子就是她亲娘;长大后,有人告诉她那就是郭织女,很有名;还有谢吟月如何叫下人虐待她,骂她是野种、用开水烫伤她、让她在崎岖不平的鹅卵石地上一跪几个时辰、丫头掐她用簪子扎她肋下、不给筷子让她像狗一样吃饭……是非花姐姐救了她。

????她也不敢告诉父亲,因为奶娘说她来历不明,比不上哥哥姐姐是嫡子嫡女,韩家将来是要由非雾哥哥继承的。要是她告诉了父亲,父亲肯定会责罚母亲。她得罪了母亲和哥哥姐姐,将来日子更加不好过。奶娘说不如忍一忍,等将来长大了就好了。

????她去找郭织女,也不是想赖上方家,她想跟织女学织布。因为她听说郭织女就是凭着织布的本事才出名的。她也想自立自强。她在爹爹的安排下,目前已经学会纺纱织布。但要学精良的手艺,还需要专人指点教导。谢吟月不可能教她,她就想到织女。

????韩希夷听得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看向谢吟月。

????清哑眼睛红了,就算不是她生的,她也无法不动容。

????玉瑶则凄厉叫道:“谢吟月,你这个贱人!!!”

????她冲过去蹲下,抱住韩非梦,“我的女儿啊!”

????韩非梦看着这个雍容华贵的贵夫人,懵了,目光越过玉瑶的肩膀,惊慌地四下搜索,一眼看到清哑,为什么她不理自己?

????她又惊慌地看向韩希夷。

????韩希夷微微对女儿点头。

????********

????三更终于来了,票票准备好了咩(*^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