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62章 清哑封国夫人(三更)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将清哑的手放下,衣服理整齐,霍然站起身,大步走出去,走向东院,走进郭勤他们审问胡图的耳房。

????耳房内,传出一声声惨叫。

????还有嚣张的狂笑。

????除了郭勤和方无适兄弟,郭大有、阮氏、郭义、郭孝等人都在。

????方初进去的时候,郭大有正揪着胡图胸前的衣裳,咬牙切齿地质问:“郭义是你亲闺女呀!我郭家帮你养大了闺女,你怎么能恩将仇报?你怎么对得起她的亲娘?畜生!你到底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胡图“呸”了一口,骂道:“狗屁亲闺女!”

????郭义红着眼睛问:“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胡图龇牙骂道:“老子没你这样的闺女!你娘就是个骚*货!那年睿明郡王去江南,你娘不要脸勾*引他,才有了你这个野种!害得老子做王八不算,你娘还惦记老相好的,把我托她保管的账册送给郭家!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她以前差点嫁给郭大有!要不是她把账册给了郭家,我能被官府通缉这么多年不敢露面吗?”

????郭义倒退一步,怔怔地看着他。

????原来,他一直都在骗她!

????他不是她的父亲!

????她是个野种!

????郭大有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不相信胡图的话,曾氏的为人,他还是有些了解的,绝不是胡图所说的不检点,曾氏是很守本份的一个人。

????方初不管这些人的感受,他听到这,命令张恒:“把他押去大理寺,和睿明郡王对质。”他浑身直冒寒气。

????方无莫一刀扎向胡图肩窝。

????小少年眼中射出嗜血的光芒。

????方无适拉住弟弟,道:“别弄死了他。母亲还没醒呢。”

????正在这时,赵管家匆匆来回禀:“老爷,圣旨来了。”

????圣旨来了,传旨人是三皇子秦仪。

????圣旨内容:封方无适为忠义侯,加封郭织女为一品国夫人。按方无适的爵位,清哑的品级只能是“侯夫人”,加封“国夫人”完全凭的是她自己的能力,是额外的封赏。

????这天大的荣耀,没有让方初轻松一毫。

????他也不更衣,也不摆香案,甚至都没心情接旨,好在还有些理智,知道圣旨不可推,遂带着方无适等人跪接圣旨。

????他听着秦仪念圣旨,有些恍惚:清哑的人生一直大起大落。之前那些事就不提了,昨天还面临抄家灭族的危机,今天便情势翻转,儿子封侯;眼下封赏的圣旨来了,她却听不到了!

????透过眼前繁华,他想起初见她时的情形。

????三皇子秦仪比方无适小一点,正是年少爱玩的时候,将圣旨交给方无适,拍拍他肩膀,又挤挤眼,笑道:“恭喜小侯爷。”

????方无适低声道:“谢殿下。”

????秦仪终于发现方家人神情不对,狐疑地想:这都怎么了?封侯的圣旨来了,这么大的喜事,怎么不见一点高兴样子呢?

????他母妃还有话让他带给郭织女,他扫了一圈没看见清哑,便问:“郭织女呢?”

????方无适红了眼睛,哽咽道:“母亲被人害了,昏迷不醒。”

????秦仪大吃一惊,问:“怎么回事?”

????方无适三言两语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方初躬身道:“织女出事,下官不胜惊惶,正要带人犯去大理寺审问。接待不周之处,请殿下见谅。”

????秦仪忙道:“无妨无妨!侯爷快去!本殿下这就去回禀父皇,让父皇派最好的御医来为织女诊治。小侯爷,老侯爷,切莫着急!”

????他便急急忙忙地告辞去了。

????方初便押着胡图来到大理寺。

????郭义也随同一起来了。

????大理寺大会审已经结束,三位主审官却不敢耽搁,草草用了些饮食,就分头行动:各占据一间公房,分头提审所有涉案相关人员,将口供聚齐后,再审主谋,然后定案。

????方初来后,睿明郡王尚未被押走。

????大理寺卿听说郭织女回府途中被害,抓住案犯一名,与睿明郡王是同党,惊出一身的冷汗,急命将睿明郡王押来审问。

????睿明郡王见了胡图,听说郭义是他女儿,眼神一凝。

????看着郭义,他脸上现出回忆的神情,良久,似有所悟。

????郭义泪眼模糊,恐惧地看着他,像待处决的死刑犯。自入郭家,她没有受一天苦,可是,眼下她却不知未来在哪里。

????睿明郡王仿佛感受到少女的颤抖,垂下眼眸。

????半响,他抬头,似笑非笑地对胡图道:“本王可不做这便宜爹。当年你把媳妇送我面前时,她已经有孕在身了。本王记得,她苦苦哀求本王放过她。本王也不想碰她。本王何等尊贵,怎会随便宠幸一寻常女子?还已经嫁为人妇!你当本王没见过女人呢?为此,本王可吃了苦头了,也晦气。——你是不是给本王下了药?”

????胡图蓦然瞪大眼睛叫道:“这不可能!她怎么会怀孕?”

????睿明郡王追问:“她怎么不会怀孕?你为什么要给本王下药?别说用媳妇讨好本王的话。本王不信!曾氏也没有勾引本王。”

????胡图哆嗦道:“不可能!不可能!”

????睿明郡王道:“不可能?你也不瞧瞧,郭姑娘哪点像本王?你再拿镜子照照你自己,你跟郭姑娘像不像?哼,本王如今虽是阶下囚,也是皇家人,我皇室的血脉不是能随意混淆的!”

????最后一句话,他严正喝出。

????他脱了蟒袍,褪了王帽,拖着手脚镣,放下脸来依然威严。

????郭义尖叫道:“我谁也不要做父亲!不要你们做我的父亲!我没有父亲!我父亲姓郭!我就问你——”她一步跨到胡图面前,双手揪住他衣襟,用力将男人往上提,凑近他逼问——“你到底对我姑姑做了什么?你说!你说啊!”

????她用力掐住胡图的脖子,面色狰狞。

????睿明郡王不由攥紧双拳。

????胡图挣扎起来,看向方初。

????方初上前喝道:“放下他!”

????郭义手一松,胡图头脸上又是汗又是泪,喘道:“我……该死!我以为自己不能生孩子,我害怕人说,我就……”

????他被大夫诊为没有生育能力,为了脸面,也为了继承胡家香火,当见到睿明郡王时,他灵机一动想出了个主意:把妻子送给还是皇子的睿明。一来可讨好皇子,二来可借皇家的种。妻子若怀孕了,胡家就有后了。皇家的种肯定好,将来胡家发达有望!

????曾氏死活不肯,他便给睿明和曾氏都下了药。

????********

????三更来了,你们还在等吗?放心,最后关头,我一定不掉链子!月票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