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65章 你彻底输了!(三更)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在侯府,他是主子,是父亲,他不能慌张;若他慌张,整个侯府人心都会大乱;此时面对韩希夷,他忽然前所未有的软弱。

????韩希夷是他的朋友、行业内的对手、情敌。他们一起风流潇洒过,一起奋斗拼搏过,也翻脸决裂过,但这都不能抹煞他们视对方为至交。既为至交,便知对方品性。需要的时候,会想对他倾诉。

????韩希夷颤声道:“你别急,跟我说是怎么回事,我们一起想办法。”

????方初低头看着他,却不知从何说起。

????原来,有些事注定只能由自己承当。

????韩希夷见他不语,急问:“就没有办法了?”

????方初道:“找普渡。”

????说完,调转马头就走。

????韩希夷感受到他的绝望伤痛,也同样绝望伤痛。随后,也投入寻找普渡的人群之中。至于找到了,怎么办,他不敢想。

????方初有个强烈的感觉:清哑已经被带出京城了,而且是往江南去了,这是他根据卫昭的性子和行事风格分析出来的。

????按理说,清哑外貌变了,卫昭只要随便把她带去哪旮旯一藏,方初这辈子也别想找到他们。可是,卫昭是安于平淡的人吗?他若能安于平淡,也不会一再兴风作浪了。

????卫昭几次三番费心掳清哑,首先是为了利益,他看中清哑的才能,要利用清哑完成他的野心和贪欲;其次则是为了报复方初,打击方初;再然后才有那么一点点的爱清哑,誓要将她弄到手。

????这样的卫昭,掳了清哑后,绝不会销声匿迹,而要借用清哑的技术壮大自己,发展卫家的纺织基业。要完成这个目标,躲远了是不行的,必须要在纺织行业的中心——霞照坐镇,既不耽误他获取各类行业最新消息,又不影响他指挥管理名下的产业。

????住远了,全靠飞鸽传书和信使,能行吗?除非他不想壮大。

????若有心腹帮着打理也不是不行,但卫昭是什么人?一个被朝廷追杀的要犯,凭什么收拢人心?不过是凭利益。既然凭利益,就要防止人见利忘义,完全撒手是不行的,卫昭也不会放心。

????小方氏的产业全部集中在霞照,只有舒雅纺织厂在奉北、幽篁馆在京城,方初之前五年未出乌油镇,管理起来还感到吃力呢;卫昭的产业肯定遍布大靖各地,中心不是在岷州就是湖州。

????不是方初自夸,他的能力和口碑怎么也比卫昭强,他都无法放心将所有的产业交给下面人管,想出各种手段监督和监察,卫昭能行?

????综上分析,他推断:卫昭眼下必定在江南,在霞照附近。

????大隐隐于市,也许卫昭觉得,躲在方初眼皮底下更安全。

????还有,快七月了,织锦大会即将召开,按卫昭原本谋划的:若调换军服案诬陷成功,纺织行内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时候,卫昭不可能缩在岷州,肯定在霞照等着捡便宜呢,在方郭等家族倒塌时趁机崛起,这才是他的作风——无利不早起!

????暮色苍茫时,方初回到侯府。

????面对床上躺着的清哑,纵然那是和他同床共枕了十几年的妻子,他此时也兴不起太多的情感,因为那就是一具躯壳。

????那不是他的清哑!

????他做出了一个艰难而又痛苦的决定,叫过方无适和方无莫,吩咐一番话后,便带着张恒等人悄悄出城,往江南去了。

????两日后,普渡还是没有找到。

????郭织女也没有清醒。

????第三日,敏妃出宫,去侯府探望清哑。

????第四日,靖安大长公主亲去探望清哑。

????第六日,顺昌帝銮驾亲临侯府。

????方无适说,父亲出城搜拿普渡去了。

????韩希夷日渐消瘦,精神恍惚。

????韩非花去天牢,探望谢吟月。

????见面,隔着粗大的铁栅栏,她第一句话就问母亲:“郭织女被普渡用邪术所害,这事母亲知不知道?求求你母亲,告诉我,怎么救织女。”

????谢吟月一愣,她关在天牢,还不知道这事呢。

????她愣愣地看了韩非花一会,忽然纵声大笑,笑得满心欢畅,道:“我就说她是妖孽,可是他们都不信。这下信了!她终于得到报应了!这是她应有的下场!哈哈哈……好个卫昭!”

????这可真是大快人心。

????韩非花呆呆地看着笑得失态的母亲,陌生之极。

????她道:“这也是你谋划的?”

????谢吟月停住笑,问:“你说什么?”

????韩非花问:“是你害的郭织女!”

????不再询问,而是肯定。

????谢吟月道:“胡说!不是我。”

????韩非花显然不信,满眼失望。

????她对母亲道:“你彻底输了。”

????谢吟月道:“谁说我彻底输了?哼,有郭清哑做陪葬,我死也瞑目了。”她现在是真的很满足,语气带着轻快。

????韩非花摇头道:“不,你彻底输了!”

????谢吟月终发现女儿情绪不对,疑惑地看着她。

????韩非花又问:“母亲知道自己输在哪里吗?”

????谢吟月很不习惯女儿的口气,才十三岁的女孩子,就算聪明,又能懂多少人情世故?用这种教训的口气跟她说话!

????她没多少日子活了,不愿跟女儿置气。

????她便淡声问:“输在哪里?”

????韩非花含泪道:“先是方伯伯,后是父亲,你都犯了同样一个错误:你不应该让他们牵挂,应该让他们无牵无挂!”

????一次又一次地陷害,让他们牵挂郭清哑;一次又一次的牵挂,让他们渐渐靠近郭清哑;终于,他们心中只剩郭清哑,没了谢吟月!

????连她这个做女儿的,原本因为母亲将不久于人世,全心都在母亲身上,现在硬生生地挖出一块地方来容纳郭清哑,容纳对方无适的愧疚和痛苦,为郭清哑担心,为郭清哑而自责自愧。

????非花哭着站起身,走了。

????她要去找方无适。

????他母亲出事,该多难受呢!

????谢吟月呆住了。

????她彻底输了!

????直到非花拐出通道,看不见了,她才扑到栅栏上,紧紧抓住两根铁条,望着外面喃喃道:“非花——”这件事她真的不知道啊!

????韩非花运气不错,在侯府门口遇见刚从外回来的方无适。他骑着一匹大白马,疾奔而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骑红马穿紫衣的女子。

????韩非花忙迎了上去。

????********

????三更来了,今天还算早对吧(*^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