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番外二:现代篇1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不是正文,不想看可以不看的。

????*********

????路灯照射下的荷花池,优美宁静。

????方初光着膀子,抱着从水下捞起来的女孩子匆匆上岸,叫陈雷:“快,把我的T恤铺在这!”陈雷急忙将他的T恤铺在水泥地上,方初将女孩子小心放上去,然后为她控水,并拍着她腮颊叫唤她。

????韩祈果断道:“不行,要做人工呼吸!”

????方初立即低下头,捏着女孩的鼻子,开始做人工呼吸。

????三人忙乎半天,那女孩子也没有醒来的迹象。方初看着那睫毛低垂的眼睑,不知为何,心里揪成一团。他不肯放弃,继续为女孩子做人工呼吸,期间,他的手机一再来电,《存在》的音乐唱了几遍,他也没空理会,陈雷和韩祈同样没空理会。

????在他们周围,不知不觉已经围了一圈人,有个中年人惊叫道:“这是小雅!”然后他飞快地转身就跑,说是去叫女孩家人。

????这个女孩子,就是清雅!

????她一直在抗拒,不肯醒来。

????她丢不下古代的“方初”,也丢不下孩子,可是,她终究没能抵得住现代方初的坚持,还有那反复播放的《存在》干扰,被拉了回来。

????她呛咳了两声,感到就像气管进了水一样,刮得鼻子深处又涩又疼,嗓子也难受,跟着,她头一歪,往外吐水。

????就听旁边一道清亮的男声惊喜道:“方初,她醒了!”

????清雅还没搞清状况,还以为在大靖呢,一声“方初”,让她忍不住想欢呼——终于浮上来了吗?方初带她上来了。

????刚才在水下,她感到有人在下面扯她,她甚至怀疑,是不是谢吟月死了变作水鬼拉她呢,就不让她跟方初走。

????现在,他们终于上来了!

????又听身边七嘴八舌道:

????“总算救过来了。”

????“还以为救不过来呢。那以后可不敢到这儿来散步了。”

????“你说你这孩子,好好的怎么想不开呢?”

????“就是。年轻轻的,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

????清雅听得稀里糊涂,这都说的什么?她怎么就听不明白呢!就感到有人拍她的后背,扶着她让她继续吐。

????吐了几口,身体被扶正,她便努力睁开眼睛。

????亮光闪烁,她又合眼,然后再张开,不禁一愣——

????入目是一张极为年轻的脸。

????初见方初时,他就是这样。

????不,还是不同!

????清雅吃惊地发现,眼前的方初居然留了个平头,这要是被方瀚海看见了,非斥责他不可。这是怎么回事?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想问:“你怎么把头发剪了?”尚未张口,就被更大的变故惊住——那是一只白皙、骨节分明的大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只手居然完好无损!

????断掌呢?

????她举起他的手细看。

????看罢,满眼疑问地看向他。

????这是怎么回事?

????方初大手被她抓住,柔软的感触迅速扩散全身,不由心一跳,有些尴尬,脸也微微发热,想抽却抽不出来,主要是他不忍粗暴地夺手甩开,不知为什么,这女孩子让他做不出那样的动作。

????旁边,韩祈和陈雷都偷笑。

????方初顾不得了,他看出清雅疑惑,并不知她是对他的手和头发疑惑,以为她是想问事情经过,忙主动解释,道:“你刚刚——”说到这他顿了下,不愿说自杀刺激她,换了个方式道——“不知怎么掉进水里了。我们恰好碰见,把你救了上来。现在可好些了?”

????质感醇厚的男中音,和那个方初也不一样。

????清雅心不在焉答道:“还好。”其实她想说,不是李红枣把她推下水的吗?他不是特意下水救他的吗,为何说恰好碰见呢?

????结果,她什么声音也没发出。

????她又一呆——怎么没声音?

????方初也一怔,这女孩嘎巴两下嘴,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别是肺部呛出毛病了吧?他觉得有必要送她去医院。

????再一想,还是先等她家人来再说。

????他便转头招呼道:“韩祈,你来扶她。我穿衣服。”

????他连裤子也脱了,这会儿觉得有些不自在。

????清哑想,韩祈是谁?

????这念头一晃而过,她就顾不上想了,急于要弄清这是怎么回事。头一低,发现身上穿着湿透的连衣裙——前世的连衣裙;身下垫着不知是谁的T恤——前世的T恤,清雅脑子彻底晕了。

????她猛抬头看向方初。

????方初光着上身,正穿牛仔裤。

????清哑的视线正对着他屁股。

????嗯,穿的是平底裤。

????就是她帮他做的样式!

????韩祈扶着她肩膀,见她这样大胆“欣赏”,又是惊诧又是好笑又是幸灾乐祸——兄弟今天这身材被看光光了!也对,谁让他吻人家的。虽然是救急,但也是侵犯了人家,说不定这还是人家的初吻呢。

????一阵音乐声从旁传来。

????陈雷对方初道:“电话又来了!这都第几遍了?快接吧。”

????就听唱道: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

????……

????清雅听得惊慌起来。

????她目光一扫周围。

????很熟悉的环境。

????也是很陌生的环境!

????熟悉,因为这是她前世生活了二十四年的地方;陌生,因为这里的道路是水泥地,周围都是修剪得很整齐的花树丛,节能路灯在花树荫中闪烁着朦胧的光芒,远处有高楼灯火闪烁……

????旁边站的人都穿着现代衣服。

????她居然又穿回来了!

????清雅急了:她回来了,方初呢?

????方初没有过来吗?

????那这个方初是谁?

????若是她的夫君,见她醒来不知会怎样安慰她呢,再不然就会偷偷在她耳边告诉她最新状况,免得她慌乱,绝不应该对她这样生疏,也绝不会不说一句解释的话。

????若是方初没回来……

????她吓坏了,不敢想那结果。

????方初没回来,她怎么能回来呢!

????不对,就是两个人也不该回来,怎么能丢下四个孩子不管呢?还是不对,她应该回来,这儿还有她的爸爸妈妈呢!

????清哑彻底懵了,被巨大的恐慌笼罩。

????这时,一对青年男女匆匆赶来,男子惊慌地叫:“清雅,清雅!”

????清雅看着似曾相识的面容,却想不起来是谁。

????男子在她身边跪下,拉着她的手含泪道:“对不起,清雅!”

????清雅皱眉,推开他——谁呀,随便就拉人家手?

????********

????稍后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