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9章 退亲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郭守业听说张家父子来了,没让他们进门。

????他亲到院门口问张老汉,来有什么事。

????张老汉便将回绝李家的事说了。

????郭守业皱眉道:“都叫你别跟我说这个了,怎么还说呢?你们想嫁就嫁,爱娶就娶,好歹让我安生过日子,也让我家清哑安生过日子,成不成?”

????说完,竟命令儿子把院门关上,走了。

????张老汉父子看着紧闭的木门呆住了。

????张福田惶然道:“爹,郭老爹这是什么意思?”

????张老汉蹙眉细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父子俩闷闷地回到家,将事情告诉了家里人。

????张福荣听后揣测道:“怕是福田上午闹的。爹你想,福田和红枣在清哑跟前闹那一出,人家心里能高兴?能不说几句丧谤话?不让爹进门算客气的了,换上以前,郭老头要骂人的。他没骂人,说明还是看重这门亲的。叫我看,爹把这事先搁一阵子,等李家死心不闹了、外面没人说闲话了再商量。”

????张老汉恍然大悟,觉得大儿子说得很有理。

????于是,这件事就先被放下了。

????过了几天,李家红枣打胎的消息传了出来。

????张李两家就住隔壁,两家都没起围墙或篱笆。这日,身体稍愈的红枣走出家门,好巧不巧的,张福田从田间回来,两人目光对个正着。

????红枣直瞪瞪地盯着张福田,眼都不眨一下。

????张福田被她看得极不自在,低下头逃进屋去了。

????因觉红枣面容憔悴许多,他有些不忍,同时又松了口气。

????“这下能娶清哑了。”他想。

????同样觉得松口气的还有张老汉,以为再过半月一月的,这事被大伙忘记差不多的时候,就能上郭家找亲家喝酒了。

????才过了一天,李家透出一条消息:红枣爹将红枣许给一富商做妾,就要带她去湖州府城。

????绿湾村这下轰动了,乡民们皆感叹她的好命。

????一个失贞的女子居然还嫁得这么好,岂不好命?

????张老汉是听大儿媳说的这事。

????那时一家人正围桌吃饭,他把筷子一放,对张福田道:“瞧,爹说她不正经吧?这么快就勾搭上男人了。所以我说这丫头不能要。真要娶回来,没准哪天就跟人跑了。”

????张福田低头没说话,私心里却很认同。

????他不想再提红枣,道:“爹,什么时候上郭家?”

????说着心里浮现与清哑相处的甜蜜情景。

????张老汉点头道:“是该去找亲家说正事了。”

????然不等他们上郭家,郭守业却和大儿子拿着张家当初送清哑的聘礼来到张家,说要退亲。同来的还有村里正,即郭守业堂兄,他是媒人,所以退亲也要他做见证。

????这不啻晴天霹雳,震得张家人晕头转向。

????“亲家,怎么要退亲呢?”张老汉急了。

????“不是早跟你说了。”郭守业不悦道。

????“什么时候说的?”张老汉瞪大了眼睛问。

????“你问我什么时候说的?福田和红枣做出那样的事,闹得满村都知道了。那天当着一村子人的面,我忍气吞声,把这辈子攒的老脸都丢在你张家,灰溜溜地夹着尾巴跑了,还要怎么说?”郭守业似乎觉得他有些不可理喻,因而神色很愤怒。

????“可是……可是你明明说,我要是不认红枣肚里的娃,你就不怪福田了。”张老汉按自己认为的辩解。

????“你几十岁人了,红口白牙瞎说!”郭守业伸手指向门外,“好在那天来的人多,咱们这就喊几个村里人来问,我那天到底怎么说的。你叫儿子去喊,好不好?”

????张老汉想想那天郭守业说的话,怔住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始至终郭家什么保证也没给,那些话抬出来,听的人都会觉得是回绝的话,只有张家当做暗示,当做承诺。

????郭守业见他没话了,冷笑道:“就算不喊人来,这个理也不是说不清。我问你,你就算不认红枣肚里的娃,她和福田做的事还能变没了?我郭守业还没老糊涂,怎么会跟你说那样的话。”

????张老汉看着他,想说福田跟红枣没事,却怎么也张不开口。

????这撒赖的话用来对付红娘子还成,用来敷衍郭守业,不成!

????这时里正说话了,他道:“福田他爹,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就不提福田跟红枣那桩事了,就说后来,守业说福田和红枣找到郭家,跪在水边求清哑成全他们。有这回事没有?”

????张老汉脑子“嗡”一下,颓然垂头。

????张大娘见事不妙,对郭守业含泪恳求道:“亲家,福田也是一时糊涂,你饶了他吧。这都是红枣弄的鬼。”

????郭大全插话道:“大娘,说话要讲理。我们怎么不饶福田了?我郭家打落牙齿和血吞,那天大伙儿可是都看见的,还要怎么饶?我们都放手了,福田还和红枣跑到我家,对着清哑磕头求饶,你说这不是成心糟蹋清哑往她心上戳刀子吗!那天下晌,张叔带福田去我家,我爹在门口可是说得明明白白:你们想嫁就嫁,爱娶就娶,只要让我郭家过安生日子就好了。张叔不记得了?”

????张老汉当然记得,只是他理解的不是这样。

????从郭守业说出“退亲”二字起,张福田就懵了。

????虽然脑子昏昏沉沉的,但双方的对话他还是听清楚了。

????郭家父子气势强盛,与他爹娘的彷徨无助成鲜明对比;从两家争抢的女婿沦为被人嫌弃的做了丑事的少年,他有种被愚弄的感觉,心里充满不甘和愤怒,眼睛都红了,冲郭家父子喊道:“你们……你们要退亲为什么不早说?”

????张福荣急忙也道:“对,我们……我们才回绝了李家。”

????郭守业“啪”一拍桌子,慢慢站起身,老眼内透出寒光,不理张福荣兄弟,只盯着张老汉,一字一句问道:“你怪我不早说?这么说,张家本来就想娶红枣的?我成全你们,没做错啊!是你们不想出头退亲对不对?想两头都不落空对不对?我郭家要是好欺好哄的,就吞了这苦果子,把闺女嫁给你;要是不肯吞,等我们自己说退亲,你们再娶李家红枣,在外头说是我们逼的,把恶人叫我们来做,恶名声我们来背,对不对?你个老东西,算得真精明!你不去做生意都可惜了。”

????“可是我们已经做恶人了!那天不是叫你们爱嫁的嫁,爱娶的娶吗?到头来还怪我们!”郭大全先对张家父子喊,接着又转向郭里正,“大伯,你听听,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郭里正面色就难看起来,“张老头,有你这样子做事的吗?”

????张老汉额头冒汗,狠狠瞪了两儿子一眼,惶惶道:“里正,郭大哥,不是这回事。是……是……我们跟福田都舍不得清哑,从没想娶红枣那不要脸的……”

????郭守业道:“你儿子刚才说的你没听见?他怪我们呢!”

????说完转向张福田,冷声道:“你那天不是和红枣跪着求清哑吗?我再稀罕你,老脸皮还是要的。不然,真把闺女嫁了你,回头你跟红枣成了棒打的鸳鸯,又舍不得分开,偷偷摸摸再做出丑事来,我闺女还见不见人?我那天连门都没让你们进,当面回绝,你们自己想歪了,现在反倒怪我们!”

????张福田无言以对,羞愧万分。

????但是,他心里又万分不甘不信。

????张老汉还要分辨,郭守业却不想再跟他扯了,对里正和郭大全道:“我们走!”

????抬腿跨过板凳,大步走了出去。

????里正“哼”了一声,对张老汉道:“做人要厚道!”

????说完和郭大全也走了,留下张家人如霜打的茄子。

????张老汉抱着头闷了良久,才咬牙道:“郭守业,你狠!”

????张福田则喃喃道:“清哑……”

????清哑都为了他投水自尽,为什么郭家还要退亲?

????郭家退亲的消息很快在绿湾村传开,李家也知道了。

????红娘子并没有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地痛骂张家,相反,她大骂郭守业:“郭老头是成心的!他就是成心的!我说他和吴婆子那么好心,原来是叫我们两家弄仇了结不成亲,结亲了也不好过。这下好了,你名声也坏了,福田名声也坏了,郭家倒落了好名声。这两个老不死的东西,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啊!还装一副菩萨样子!郭家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那是一窝子狼!!!”

????郭家退亲了?

????红枣听完,眼中意味莫名,不知想什么。

????※

????再说郭守业父子,和里正约定找一天请他吃饭,便各自回家。

????与在张家的盛怒不同,他父子二人脚步很轻松。

????回到家,只见清哑挽着篮子,正从菜园里摘菜出来,身后一溜跟了三个小萝卜头。看见他们,清哑目光在郭守业脸上停住。

????郭守业触及那目光,也不知为什么,仿佛听见叫“爹”。

????他就当她叫了,很自然地对她道:“亲退了。”

????清哑眼睛便弯了,腮颊漾起笑意。

????郭勤三个小的听后,齐齐仰头,来回打量三个大人的脸色,小心揣摩他们的心情。因为这事关系郭家的大局,最近家中每个人都受这件事影响,从而也殃及到他们,他们不得不关注。

????郭守业咳嗽一声,对郭大全吩咐道:“这两天捡棉花怪累的。老大,你去逮只鸭子杀了吧。”

????郭大全愣了一瞬,随即应道:“嗳,爹,我马上就去逮。”

????说完笑眯眯地看向清哑,仿佛知道爹为什么要杀鸭子。

????*

????感谢朋友们,新的一月,新的开始,求点击推荐种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