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31章 夺志(二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的眼神,悲伤中带着决然!

????谢吟风在旁捏着一把汗,没料到竟是这般结果。

????她生恐事情不往自己规划的方向走,急忙插话道:“姑娘为了相公呕心沥血,如此深情天日可鉴,不就是望他好?如今好了,怎么反抛下他不顾了?又说这些话伤他的心,于心何忍?”

????阮氏笑道:“谢姑娘真是贤良,我们小姑几个也比不上。”

????谢吟风叹道:“本是互相为对方的,何苦呢。”

????阮氏听了想抬手扇她两巴掌。

????可惜她不是大嫂蔡氏。

????她便后悔,早知这样该让蔡氏来的。

????清哑却毫不理会谢吟风,却朝墨玉伸出手。

????严未央醒悟,低声道:“凤钗!”

????墨玉一激灵,忙将臂弯挎的锦袱解下,拿出那首饰盒,递给清哑。

????清哑不接,示意她放到江明辉跟前去。

????江明辉看见那首饰盒,愕然抬眼。

????清哑对他道:“凤钗,还给你。”

????不等他回,接着道:“其他的,回家叫哥哥和聘礼一道送去毛竹坞。我帮你做了两件衣裳,你也还给我。”

????江明辉无法承受,悲声道:“不!”

????清哑道:“穿我做的衣裳,抱着别的女人,脏了它!”

????说完,毅然决然迈步从他身边走过,彻底将他丢弃了!

????阮氏、严未央和沈寒梅长长松了口气,急忙跟上她。

????墨玉更是趾高气昂,仿佛她家小姐在人前出了风头一样。

????江明辉伏在地上,抱着那首饰盒呜咽道:“清哑!”

????但是,他却没有起身去追她。

????这辈子,他都没有资格再要她了!

????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他们的感情不容掺杂,就好像眼睛里揉不得一粒沙子。

????“穿着我做的衣裳,抱着别的女人,弄脏了它!”

????谢吟风仿佛被打了个耳光,简直受了奇耻大辱。

????她看着伏在地上的江明辉。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她身上,当然不是崇拜,而是同情、不耻,还有嘲笑!纵有那想帮她的。也都露出无奈神情,都被江明辉一跪跪懵了,不知如何帮。

????男儿膝下有黄金!

????她的丈夫居然对另一个女子下跪,她的脸面何存?

????锦屏怒气冲天,一面叫锦扇帮谢吟风去扶江明辉起来。一面冲着清哑背影喊道:“就你能想起来用钩针?这又是多难的事!你就不告诉姑爷,迟早姑爷自己也能想起来。我们谢家织锦、织布、缂丝、刺绣,什么没有,有能耐的人更是多如牛毛,还能想不起来用钩针?”

????她话音才落,就听有人接道:“好大的口气!谢家能人荟萃,怎么今年的织锦大会让郭姑娘拔了头筹呢?别说谢家了,就是合十大锦商之力,不也没能解开郭姑娘送去的织锦秘密吗!还得亲去聆听她教导。”

????众人闻声把目光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店堂门口站了三男一女,看样子来了有一会了。

????来人是方初、韩希夷、谢吟月和卫昭。

????刚才说话的人是卫昭。他嘴边还挂着讥讽的笑容。

????口齿伶俐的锦屏被堵得无言以对,又见大小姐也来了,又急又怕,咬着红唇,绞着手帕,眼泪都快下来了。

????众女孩们见了三少年,至少一半以上的人都红了脸儿,连夏流萤都在韩希夷一扫而过的目光中垂下眼睑。

????可是,那几个却一丝旖旎的心情都没有。

????韩希夷见谢吟风和锦扇两个都拖不起来江明辉,朝方初做了个苦笑——这花魁算是白选了!只怕不大工夫。金缕坊这件事就要传出去,风头还要盖过选花魁的热潮。

????方初脸色铁青,没有驳回卫昭,也无可回驳。

????谢吟月盯着迎面走来的郭清哑。心沉入谷底。

????她看得出,江明辉不但情志被伤,还被夺了心志!

????郭清哑,这一招算是把谢家脸面踩在烂泥里了!

????当下,她也不去管堂妹,也不去管什么妹夫。她只盯着走来的少女,道:“卫少爷说的对,郭姑娘聪慧过人,吟月也自愧不如。自今日起,吟月当以郭姑娘为楷模,自强不息!!”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金缕坊店堂内,字字铿锵。

????这无异于当众向清哑下了战书!

????众人听了一齐看向清哑,看她如何应对。

????阮氏有些紧张,想挽着清哑离开。

????她是怕清哑支持不住,更怕谢家姐妹联手,又有方初和韩希夷等人在旁相助,严未央又碍于方初不好出头帮忙,她们姑嫂不是他们对手,会遭到羞辱。

????清哑却推开她,走到谢吟月面前,抬眼凝视她。

????谢吟月一直盯着她,此时更是不动如山。

????妙龄少女,硬是流露出非凡气势,满目威严!

????见二人又一次对峙,方初和韩希夷不自觉都攥紧了折扇,卫昭神情也专注起来;夏流萤看着谢吟月暗暗点头,眼中露出赞赏的目光;严未央却不屑地冷哼一声;其他女子都静默不语,都紧张地看着二女。

????“你看了我的画稿。”

????清哑安静地说道,不是问。

????谢吟月猛然看向严未央,目光犀利。

????能在方家探得消息,除了严未央不做第二人想。

????严未央被她看得羞怒,下巴一扬,无声挑衅:“就是我说的,怎么样?你敢看,还怕人说!”

????谢吟月只盯了她一眼,收回目光再对清哑。

????“是。我是看了。”她坦然无惧道,“当日你们只说不准转让,可没说不许人看。再者,姑娘这话说错了:我可没看姑娘的画稿。方少爷既然已经拍到画稿,那就是他的了。吟月身为他的未婚妻,看自己未婚夫的东西,姑娘想必不会介意吧?”

????清哑没有回应她这刁钻的话,却转向方初。

????也没对他说什么,只对他微微一笑。

????因她之前眼中含着泪,又一直忍着,这会子一笑,那泪珠就滚了下来,极美;长睫毛湿漉漉的,叫人看了心里发颤。

????她却无知无觉,只是对他笑。

????方初心底发毛、发颤。

????他仿佛听见她问:“真的吗?”

????他额头便沁出汗来。

????午夜梦回的时候,那双黑瞳就这么静静地盯着他,充满了讽刺,看透了他所有的秘密,令他自欺都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