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32章 碰撞(二合一肥章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谢吟月若没有看那画稿,无论她作出什么,哪怕碰巧和郭清哑想的相同,也都是她自己的创作,都问心无愧;可是她看了,看了就要受制约,所以,她不自觉规避与郭清哑相同的思路,怕人说她窃取。

????十幅画稿看完,受启发的灵思都不敢用。

????最后,她另辟蹊径,选择她擅长的缂丝为切入点。

????虽然作出与郭清哑不同的东西,却是有意规避的结果。

????这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也是方初当初将画稿交给谢吟月时犹豫的原因。

????众人就见郭清哑丢下谢吟月,转而对准了方初;方初却紧闭嘴唇,仿佛承受极大压力一般,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不禁诧异不已、面面相觑,只有韩希夷同情地看着好友,又爱莫能助。

????谢吟风扶着失魂落魄的江明辉,心中嫉恨难耐,暗想郭清哑被退了两次亲后,再没有指望,索性破罐子破摔,连脸面都不要了。行事无所顾忌,拿过去的恩惠逼迫江明辉不算,还当众勾引方初。

????真是无耻之极!

????难道她真觉得方大哥和堂姐违背了誓言,她就能得逞了?

????更令她妒火中烧的是:方初居然对郭清哑假以辞色!

????还有韩希夷和卫昭,分明也对她另眼相看。

????凭什么?

????她便轻笑道:“郭姑娘,别说我大姐没用你的画稿,就算真用了,你也不能跟换衣裳一样,当着这些人就把方大哥换回家做夫君。也要问问方大哥的意思不是!”

????婉转的声音在安静的店堂中显得十分突兀。

????方初仿佛被点燃的火炮,猛然爆发:“你给我闭嘴!!”

????谢吟风震惊地瞪大眼睛,泫然欲泣。

????可是,方初恶狠狠地瞪着她,毫无怜惜。

????与此同时,阮氏也发作了。

????即便方初已经喝斥谢吟风,她也没有停止对谢吟风的还击:“谢姑娘。我小姑那是在问方少爷,可真是问心无愧!你脑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呢?见到个男人就想到那些。我小姑什么都不懂。哪比得了你,去江竹斋买几回东西就买个女婿回来了。”

????“住口!”谢吟月厉声断喝。

????她也暗怪堂妹莽撞,听了阮氏的话却无法容忍。当即放脸。

????阮氏被她喝得一滞,有些气怯。

????清哑却猛转身,一步逼到谢吟月面前,和她来了个脸对脸。

????谢吟月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可以这样丰富。

????说来也奇怪,无论什么事。郭清哑都是被家人护在身后的,骂人的事娘和两个嫂子更是抢在前头;但是,只要方初、谢吟月等人出面,她必定拦在家人前面,和他们对抗,仿佛知道他们对付不了似的。

????而每次她都不用多话,也必定叫他们难堪。

????明明她并无多少心机和心计的。

????众人都惊奇地看着清哑,难道她要和谢吟月动手?

????夏流萤眼中闪过异色,想不到这个村姑看似安静柔弱,竟丝毫不惧谢吟月。敢和她直面相抗,寸步不让。

????方初和韩希夷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卫昭还往前跨了一步。

????方初一把拉住谢吟月,阻止道:“吟月!”

????韩希夷也走到清哑身边劝道:“郭姑娘!”

????然清哑理也不理他,只盯着谢吟月。

????谢吟月岂肯在人前输了气势,因此也不理方初。

????就听清哑道:“你太没修养了!”

????谢吟月冷笑道:“是你嫂子无礼在先!”

????清哑道:“她没念过书!”

????跟着又道:“你白念了书。”

????谢吟月气极反笑,不断点头道:“好一篇道理!照姑娘说的,没念过书的人满口污言秽语是理所应当的?”

????清哑道:“你妹妹先说的。辱人者,人恒辱之!你该向我道歉。”

????她说得很认真、很诚恳,而不是气焰嚣张。

????谢吟月被她诚恳的话噎住了。倒不知该不该道歉。

????一旁惹恼了严未央,大声道:“谢吟月,你好威风!辱人者,人恒辱之!大家刚才听得清清楚楚。是你妹妹辱人在先。你怎不教训她?”

????这是她首次在公开场合向谢吟月发难。

????沈寒梅也道:“谢姑娘,你们太欺负人了!”

????以她的性子,能说出这句话已经是鼓足勇气了。

????谢吟月虽一向和严未央不大投契,却都忍让有加,这次却毫不留情面,厉声道:“你没听见你表哥喝斥吟风?我们何曾有半点袒护!”

????严未央待要说那又不是你呵斥的。然之前谢吟月还没来得及出声,自己也不好就指责她袒护妹妹,因此就滞住了。

????谢吟月镇住严未央,又转向清哑。

????清哑轻声道:“你知道我为何不喜欢你吗?”

????谢吟月傲然道:“我无需姑娘喜欢!”

????清哑却自顾答道:“因为你虚伪、装模作样!你如此理直气壮,可敢当着人承认谢家的强盗行径?”

????说着,眼中透出轻蔑——居高临下的蔑视。

????方初心里更响起她的心声:“你要敢大声承认,我就佩服你!否则,你也不过是‘做了婊*子还要竖牌坊’的可笑虚伪罢了!”

????他惊恐倒退,头晕目眩——

????郭清哑就算真有如此想法,也绝不会骂出“做了婊*子还要竖牌坊”这样的话来。那么,是他自己帮她措词润色的?或者,他心底根本就这样想的?不论是哪一种,都让他无法接受!

????韩希夷不知他底里,只当他为眼前的局面头疼,低声安慰他“别急,别急!咱们想想……想想……”

????他也急速思忖,想法子化解眼前局面。

????谢吟月虽不像方初那般,此时却也看出清哑心意。

????她便傲然道:“你若一定说是谢家抢了郭家的女婿,那就算是好了!我谢家认了!江明辉就是我谢家费尽心机抢来的女婿!!”

????仿佛宣告似的,她最后一句话猛然拔高。

????店堂内寂然无声,落针可闻。

????谢吟月跟着又向清哑笑道:“但不知姑娘前一次退亲为的什么?是不是也要怪到我谢家头上?还有上次姑娘病危时,我和方少爷亲自上江家为姑娘求情,请江家让江明辉过去救你。然江家二老一定要和你父兄达成条件后才肯去,便是你父兄跪求也不成,是不是也要怪到我谢家头上?若你把这一切都怪在谢家头上,我谢家也认了!”

????她终究不是寻常女子。真真假假的混在一处说,反叫人疑惑谢家是否真抢了郭家女婿,怀疑是江家和郭家反目在先才退的亲;再有,她这么说也是想击溃清哑心防,提醒她本就不受江家二老待见。

????人群中立即有人低声议论:

????“她两家先闹翻了。还怪谢姑娘!”

????“可不是!江家态度明显的很,就是不想跟郭家结亲了。怎么能怪谢家呢?没有谢家,她迟早也要被江家给退亲的。”

????“接绣球接绣球,江公子要是不接谁还能塞给他?”

????“就她装傻!人家不想要她了她还死霸着不放。”

????“还不是面子上下不来!总要找个出气的,再遮遮羞!”

????“谢家就是太讲道理了,换上别人,敢这么说打她嘴!”

????……

????方初在谢吟月说第一句话时,就失声道:“吟月……”

????一面去拉她,阻止她再说下去。

????然谢吟月根本不理会他阻止,依然无情地说了下去。

????方初听见人群中的低声嘲笑。急忙看向清哑。

????果然,清哑听了谢吟月的话后,浑身颤抖起来。

????她已经知道父兄去江家跪求江大娘的事了,也知道江家用她的性命要挟父兄。想起那情形,当真是遍身发寒:她一腔深情付诸流水也就罢了,尽心尽力帮了江家,不但别人见死不救,还趁人之危,极尽所能折辱她的亲人。这等世态人心,实在叫人齿冷心凉。对人情世故心生绝望。

????她心中涌出无尽悲愤,比那晚退亲后更甚。

????她眼中迅速汪满水光,却依然静静地对着谢吟月,紧闭的红唇没有半点被撩拨爆发的迹象。众人也没有等到她的严词反击。

????方初看得一颗心揪紧,仿佛又听见那个妇人哭喊“清哑,你哭出来!你哭出来……”他忍不住就要叫她哭出来。

????清哑没有哭出来。

????她从来就没有大声哭过。

????也没有大声笑过。

????阮氏自比别人了解小姑,见此情形再顾不得了,高声道:“我小姑前一次怎么退的亲你们不知道?我说给你们听:就是那个男人被一个不要脸的李红枣偷汉子偷去了。李红枣暗偷,你们谢家明抢;李红枣做第一。谢家做第二!哎哟哟,这真是好……”

????她掩着嘴呵呵笑了起来。

????她不知道李红枣跟谢家的关系,否则必定说得更恶毒。

????但这也让谢吟风惊恐不安了,脸色惨白。

????锦屏锦扇也惊慌,她们可是知道李红枣其人的。

????面对阮氏的攻击,谢吟月毫不退让,肃然道:“你说谢家明抢?那便算明抢好了!!”

????遂将目光转向谢吟风和江明辉那边,“江明辉,郭家一直说你是靠郭清哑才发的家。你可有勇气发奋,独自做出一番事业来证明给世人瞧?你可愿摆脱郭清哑加诸你身上的重压?你可愿像个男子汉一样堂堂正正站在郭清哑面前?如今你做了谢家女婿,我谢家女儿就算没有郭清哑聪慧,我妹妹也当克尽人妻之道,全力辅助你。只要你愿意,以你的才干,我相信你定有腾云之日!”

????她一声比一声高,字字如厉鞭,要鞭出江明辉的血性来。

????今日,只要江明辉站起来当众向郭清哑宣示,她就赢了!

????江明辉终于站直了身子,朝这边看过来。

????谢吟风喜极而泣,其他女子也都敬佩地看着谢吟月。

????清哑压下那一阵锥心的痛苦后,看谢吟月的目光越发冷漠。

????她轻声道:“这话你说晚了几个月。”

????说毕,将目光转向江明辉,静静地看着他。

????他说过,看她一眼就知道她想什么。

????有些事、有些话,只有他们两人能明白。

????她的目光像张网,牢牢罩住他,左冲右突逃不出去;

????她的目光像湖水,深深淹没他,载浮载沉爬不上来。

????他痴痴地望着她,双眼酸涩,满心都是酸涩——

????这话是说晚了几个月,早在年前她就对他说了!

????不,她什么也没说!

????她只做了她能做的:或给他一个微笑安慰,或亲手帮他绘制图稿,或给他提供价格建议,或帮他缝制衣衫……他们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他们相知相爱,他们共同憧憬未来……

????正是在她的鼓励和推动下,他才信心十足来到城里开铺子。

????他成功了,可是,他们却退亲了!

????他却带给她巨大痛苦和羞辱,还结下了谢家这样的仇人。

????她为此大病一场,差点丢了性命。

????她爹和哥哥向他爹娘下跪相求……

????今天,她又因为他的出现而承受众女的耻笑和非议,为此她不得不和谢家姐妹对抗。那单薄的身子倔强地站在谢吟月面前,没有疾言厉色,没有戟指怒目,却丝毫不输给谢吟月半分气势。

????他站在哪里,感觉走投无路的绝望——

????往前无可进,往后无可退,想要平息这场恩怨是妄想。

????还有他的相思梦,已成空!

????从此江月无辉,满目萧瑟,不见清雅!

????谢吟月见清哑如此看江明辉,便暗觉不妙。

????果然江明辉面色变了。

????谢吟风见江明辉痴痴地看清哑,急了,推他、叫他。

????江明辉一无所觉,仿佛魂魄出窍。

????锦屏愤怒了,使劲摇晃他。

????这时清哑又说了一句话,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江明辉,你江家当得起我爹和兄长一跪吗?”

????想起郭守业给江大娘下跪的情形,她心头滴血,愤慨之下声音有些尖利,不同平常的安静。

????别说她不会为了江明辉寻死,就算真是相思蚀骨,她宁愿死也不会去求江家,还给江明辉当小妾。所幸郭守业还不糊涂,中途醒悟退了回来。不然,她就算死都不瞑目。

????江明辉惊醒,再撑不住,颤声道:“是我对不起你!!!”

????想起那从天而降的绣球,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戾气,双臂粗暴搡开,将锦屏和谢吟风推了个趔趄,“滚啊——”

????锦屏跌倒在地,谢吟风被锦扇扶住了。

????江明辉却紧搂着那个装着凤钗的首饰盒疾步往门口冲去。

????谢吟风泪如雨下,不去追江明辉,却对清哑颤声喊道:“郭——清——哑!!!”声音充满刻骨的仇恨。

????今日她带给她的羞辱,她永世不忘!!!

????江明辉走到众人附近,停住脚,看向清哑。(未完待续。)

????PS:??粉红400加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