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34章 完胜(二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对清哑点头笑道:“到底是郭家闺女,骂人也骂得高妙。原来看你安静寡言,以为你跟你娘和嫂子们是不一样的,谁知还是一样。可谓家学渊源。倒是我小瞧你了!”

????清哑也道:“我也以为你跟你妹妹不一样。倒是高看你了!”

????谁知也是一样,谢家也是家学渊源。

????当然这是她未尽之言,但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了。

????严未央差点没笑出声来,急忙扭过脸。

????方初额头青筋乱跳。

????韩希夷干咽了一口吐沫。

????卫昭却笑了,笑得很迷人。

????他看着清哑,如同发现一件稀世宝物一样。

????谢吟月也禁不住把脸红透了,待要怎样,又不能怎样。

????说她们姐妹一样,听字面没什么,然这段日子谢吟风名声扫地,本就对她名声有影响,如今被清哑直说出来,叫她颜面何存?况且她心里也气堂妹,也看不上她的行径,自然不愿与她相提并论。

????可是眼下叫她如何辩驳?

????难道踩踏谢吟风,洗清自己?

????当下她强撑着,冷笑道:“果然伶牙俐齿!”

????清哑当然听出她讽刺意味,却一点也不生气。

????甚至,心里还有些小愉悦、小得意——

????两辈子加起来,头一次听人说她伶牙俐齿。

????她前世是哑巴也!!!

????一瞬间,胸中积压的闷气散去不少。

????不过,她很矜持地没表现出来,也没回应谢吟月。

????她又不笨,再单纯,经过几次跟人交锋也学了些小乖:她大病初愈,刚应付了江明辉和谢吟风,已经心力憔悴,实在不宜再跟谢吟月和方初纠缠下去,回头再像上次在锦绣堂时一样晕过去。倒霉不说,还输了气势。再说,她觉得跟这种没廉耻的人没什么好辩的,他们的人生哲学就是“弱肉强食”!

????可是也不能就这么走了。怎么也得还击一下。

????于是她轻蔑地扫了谢吟月和方初一眼。

????那静静的目光中流露出浓浓的讽刺。

????她已经察觉了,对付方初用眼睛比用嘴管用。

????方初迅速领会她目光的含义,顿时眼前浮现“连皮带骨”四个字。

????他真是受够了,气得又喝道:“郭清哑,你不要太过分了!”

????——真当他是泥捏的?

????可是。这话在心里想不要紧,他却喊出来了!

????才一出声,心中便觉大事不好:先前呵斥还有个理由,因为清哑言语辱及谢吟月;刚才她可什么都没说。

????果然,众人都愕然看向他——

????人家都主动退让了,你小两口还不肯放过?

????谢吟月就罢了,跟郭家结了深仇的,又是女子,和郭清哑针尖对麦芒还说得过去;你方大少爷堂堂男子汉,以二对一。这么呵斥一个小姑娘,太过分的是你才对!

????难道只许你骂别人,不许别人反击?

????好像你昨天还在跟人家学织锦吧?

????这还没过河呢,就拆桥了!

????卫昭冷冷地问道:“方兄倒是说说,郭姑娘怎么过分了?”

????严未央也喊道:“表哥,你太过分了!”

????沈寒梅撅嘴嘀咕道:“太欺负人了!”

????她万分同情清哑,敬佩她居然应对了过来。

????方初哑口无言,又气又愧,憋得要吐血。

????韩希夷忙对方初责道:“一初,不是我说你:你先前斥责谢二姑娘还有些样子。正是长兄管教妹妹的范儿;怎么这会子昏了头,责起郭姑娘来了?我知道你是好心,想息事宁人,但你怎不想想自己的身份?你可是谢家未来的女婿!你要帮未婚妻对付郭姑娘。别说大家看不过去,我这个做朋友的也不依你,也要帮郭姑娘出头说句公道话。瞧卫少爷不就看不过了!还有,这原不是什么大事。她们小姑娘家,彼此之间嬉笑嗔怪,万般举止皆是小女儿家娇柔心肠。不过是闹一会子罢了,过后就丢开了。这情形咱们男人家本不应该插嘴;就算插嘴也该劝和,怎能火上浇油呢?回头闹出事来都是咱们的不是了。再者,谢大姑娘和郭姑娘都是奇女子,所谓不打不相识,没准她们彼此惺惺相惜,往后成为莫逆之交也未可知。你今日做了恶人,他日她二人相交,瞧你可有脸面对郭姑娘!依我说,大家散了吧。郭姑娘,这刺绣可是看完了?若看完了,眼下有暇,不如和严姑娘她们一块去湖上看选花魁吧。各位姑娘们也都去瞧瞧,今儿湖上很热闹的。”

????最后两句话一是对清哑说的,次则朝众女招呼。

????卫昭凉凉地说道:“韩兄当真是舌灿莲花,小弟自愧弗如。”

????一场剑拔弩张的对峙,被他说得丝毫不含硝烟,成了女孩子们撒娇赌气耍小性的充满闺阁情趣的场面,不是舌灿莲花是什么!

????谢吟月也觉察清哑目中的讽刺和无声挑衅,本来也忍无可忍的,幸亏韩希夷拦住说了一大通。她也不是不知进退的,之前是被郭家姑嫂逼到了墙角,全力应对也没讨到好,反一再失利,清哑又先行撤退,她便顺势下坡了。

????清哑却没理会韩希夷。

????她又愉悦了,根本没听见韩希夷啰里啰嗦说了什么。

????瞅一眼就让方初失态,还被众人围攻,能不愉悦?

????严未央见韩希夷站在当地侃侃而谈,引得众女都看他,一股无名火从心底窜出来,狠狠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亏你想得出来!”

????韩希夷这才发现未曾细想,叫女孩子们去看选花魁有些欠妥当。

????然他什么人,再尴尬的局面也能扭转,因笑嘻嘻对众女道:“虽然在下这话有些孟浪,却是一片丹心,并无亵渎各位佳人的意思。那些参选花魁的虽都是些风尘女子,却精通音律,无论笙箫、琴、琵琶,无不各具特色。值此良辰,若在水上静坐,再佐以清茶细点,倾听美妙的乐曲,难道不是一桩美事?”

????众女听了纷纷含羞而笑。

????“听曲子?她能听得懂吗?”

????人群中也不知是谁在嘀咕。

????不少人都露出赞同神色,还有人偷笑出声。

????这是那些本就看不上清哑的女孩子,见她公然羞辱谢家姐妹,方初等三个少年却对她颇具忍让回护,卫昭还出头帮她,韩希夷也主动向她示好,可恶的是她竟然理也不理,因此嫉愤不平,出言嘲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