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38章 谋算(一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两章合一求粉红订阅。下更晚上O(∩_∩)O~~

????***

????谢家已经抢了人家的女婿了,现在还要断送人家的前程;那郭清哑为了今日,不知花了多少心思钻研织锦,呕心沥血就为了有朝一日能振兴郭家,如今“赔了夫婿又折前程”,何其残忍!

????他想着这些,心绪很是烦乱。

????谢吟月见他面沉如水,又道:“你不用如此为难。撇开谢家和郭家的恩怨不谈,他郭家想往高处走,就算我谢家不出手,也会有李家出手,再不然就是王家、张家……甚而不知道的潜藏的对手。生意场上,谁肯相让!郭家若不能应对,还谈什么振兴家业?难道就靠那匹锦让九大世家照顾?纵照顾了一时,谁能照顾她一世?”

????方初和韩希夷都沉默下来。

????午后,他两个作辞谢吟月,结伴骑马往郭家去。

????路上,韩希夷对他道:“你真要任由谢家把郭家踩进泥里?我看谢伯父还不止这个目的,若不把郭家压得没有翻身机会,他是不会罢手的,郭家也是不会屈服的。然郭家全靠郭清哑。只要郭清哑在一天,郭家就有奋起的机会。所以谢家……你还是想想法子吧。最好能让两边都满意收手。”

????方初正被他触动心思,烦闷不语。

????韩希夷也就是说说而已,若能想出一个让两边都满意收手的法子,他早就说了,也不用催方初了。

????因感叹道:“唉,你说,郭家怎么就出了个郭清哑呢?这小姑娘,瞅你一眼,你这满心横竖都不落忍,宁可让她骂!”

????方初没好气道:“那是你,别扯上我!”

????韩希夷心道:“你还嘴硬!你都让她骂多少回了?”

????因见他浓眉紧锁,也不好太刺激他。就没再说了。

????方初心中反复掂掇:什么法子能让两边都满意呢?

????一直到郭家,他还在苦思冥想。

????心头才有了一点影子,却发现郭家兄弟见了他就跟看杀父仇人一样,连他舅舅也对他没好脸。记起之前在金缕坊发生的事。他心中一沉,把刚冒芽的一点念头又惊跑了,只顾应付眼前了。

????上午,严纪鹏和沈亿三来到郭家,与他兄弟相谈甚欢。

????他们今日前来。都是揣着一段心思的。

????待听郭大有进一步详细解说新织机的构造,心意更坚定了。

????严纪鹏首先对郭大全道:“郭老哥不在,我就倚老卖老,跟着沈老爷唤你一声‘大侄子’。大侄子从乡下来的,说话实在,人又诚恳,我最跟喜欢这样人打交道。我也要拿出些诚意来给你看看。多的话我也不说,今明两年你那棉纱染色我全包了,保管不误你的事。”

????沈亿三便笑道:“那我就管棉花吧。大侄子心里既有了筹划,想必对收棉花有自己打算。不过这买卖的事窍门多的很。郭家大张旗鼓开业。谢家又在旁虎视眈眈,原先容易的事如今只怕也不容易了。我沈家买卖商铺遍及各地,就略尽绵力:无论你织多少布,保证你棉花够用。”

????郭家兄弟感动万分。

????他们再不通,也算过账来了:这布还没织出来,有九大锦商签单,销路是不用愁了;如今严家保障棉纱染色,沈家帮助收购棉花,郭家只要努力织布就完了;加上又是说好的上门提货,装货运输一概不用理会。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还有什么可说的!

????由此可见严纪鹏和沈亿三是诚心交结郭家的。

????郭大全笑道:“两位长辈家大业大,这点小事对你们不算什么,对郭家可是了不得的恩情。你们放心。我郭家晓得好歹。我们是受过教训的,谁好谁赖我们父子兄弟分得清。往后我郭家就高攀了,有什么也不敢忘了严家和沈家。”

????严纪鹏和沈亿三要的就是他这句话,因此心怀大畅。

????然后,严纪鹏就把谢明理其人其事仔细告诉郭大全,要他警惕。

????说说笑笑的。清哑和严未央等人便回来了。

????郭大有一看小妹那神情,便知又出了事。

????他和郭大全偷空把阮氏叫到一旁问究竟。

????阮氏气愤极了,把金缕坊谢家姐妹所为都说了。

????郭家兄弟气得半死,面色阴沉。

????少时,九大锦商和随从都陆续到达。

????听说严纪鹏和沈亿三早上就到了,又见他们和郭家兄弟熟悉的情形,一口一个“大侄子”“二侄子”地叫,一个个都面现惊异。

????郭大全便聚集了众人,宣布说今日教最后一日,若有不明白的,连夜教授,因为明日郭家就要回乡了,“再待下去,哪天死都不知怎么死的!方少爷要学那竹丝画,也请今天问。明天我们就要走了!”郭大全干巴巴地看着方初笑道。

????严纪鹏便两眼刀子一样剜向外甥。

????方初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

????他又无可辩解,唯有忍气吞声受着。

????那心里已经把谢吟风大卸了八块!

????严纪鹏见了清哑,虽只和她说了几句话——都是他在说——也不禁对她关注留心;待将严未央叫到一旁,问及在金缕坊详情后,两眼便闪烁精光。

????“郭清哑真和谢吟月当面对抗?还骂她真小人?”

????他似乎有些不相信,因为那小姑娘看着不像厉害的。

????“当然真的!不信爹去问人。嗐,当时情形比我说得可精彩!郭妹妹也没说几句话,就把谢家姐妹和表哥弄得灰头土脸,气得无可应对。这是我头一回看见谢吟月在人前落下风、丢脸面。”严未央笑道。

????严纪鹏心里便转开了念头。

????谢吟月能想到的,他当然也能想到。

????如今郭家和谢家对抗,从长远来说,是没有胜算的;除非九大锦商中有人娶了郭清哑,这联姻便是强(实力强)强(技术强)联手,谢家就无可奈何了。

????有人愿娶退过两次亲的郭清哑吗?

????当然有!

????严纪鹏眼光贼准,听说清哑和谢吟月几次交锋的情形后,马上意识到她绝不像外表那般贞静诸事不管,内心极有主见和毅力的;加上她在织锦方面的才能,这样的女子。是织锦世家梦寐以求的良媳。

????至于退过两次亲,哼,他是什么人,怎会在意这个!

????谢家都能找江明辉那个混蛋做女婿。他还不能娶郭清哑?

????然他纵不嫌弃清哑,无奈严家没有适龄男子能娶她!

????这适龄男子是指正房嫡出的,偏房倒有。

????可是,像郭清哑这样的人,要么不娶。要娶也必须是正房嫡枝娶回去;若让庶子或偏房娶回去,坐大后容易导致家族争产祸乱。

????他两个嫡子都成亲了,分别在京城和南边掌管生意,江南这块由他带着小女儿严未央管理,作为她出嫁前的历练。

????再者还有一桩:这结亲是两家的事,纵有人愿娶也要郭家愿嫁才行。他听说之前有好些人都上郭家提亲,都被拒绝了。如今他就算肯让庶子或者偏房子弟娶郭清哑,只怕她也不愿意,非得拿出一个够分量的子侄来才行。

????他思来想去没个好主意,便嘀咕道:“唉。要是暮阳再大一些就好了。女大三,抱金砖。暮阳若有十岁,郭姑娘大他五岁也不算什么;可咱们暮阳才八岁,这都快大一半了,有些不像话。”

????严未央听得脸都黑了,“爹,你说什么呢!”

????严暮阳是她大哥的儿子,今年才八岁。

????严纪鹏道:“爹在想正事。”

????他很严肃地说,然后蹙眉继续想。

????另一边院墙下,沈亿三也在问沈寒梅。

????问完后。他也跟严纪鹏一样在心里掂量起来。

????沈家枝叶繁茂,多的是儿子。

????沈老爷有四个嫡子,前三个都成亲了,最小的那个才五岁。大儿子掌管瓷器产业;二儿子掌管茶叶生意;三儿子掌管海运生意;女儿更多。却没有一个像谢吟月、严未央的,所以他一把年纪了还亲自出来照料织锦买卖。

????如今他算起账来,也是找不出一个能娶郭清哑的子侄。

????让庶子娶万万不成;给前三个儿子做妾郭家人不答应,也显不出沈家的诚意,想都不要想。这会子,他倒后悔不该让老三成亲早了。他家老三是去年才成的亲。

????不过。他比严纪鹏想得更深一层——

????郭家可还有个儿子没娶亲呢!

????联姻联姻,可娶可嫁,若是他沈亿三的女儿嫁到郭家了,那两家还不是一样成亲家了?那时,看谁敢动郭家一根汗毛!

????想到这,他笑眯眯地望着沈寒梅,两眼放光。

????沈寒梅毫无知觉,天真地问:“爹爹笑什么?”

????沈亿三咳嗽一声,道:“爹在想,这郭姑娘真是不容易。”

????沈寒梅忙道:“可不是!女儿也觉得呢。嗳,要是女儿被人这样欺负,非气死不可。她却一直熬着,面对别人耻笑也撑着不倒。女儿看见她那样子,心里好……好难受!”

????说着,她居然伤心地擦起眼泪来。

????沈亿三急忙劝道:“这也是她命里该受的,躲不掉。我瞧你两个也算投缘,你就多陪陪郭姑娘。一来我们沈家受了人家恩惠,要找机会报答人家。二来爹瞧着你两个还能说得上话,你又不大跟人来往的,难得交到郭姑娘这样的知己,她这样出息能干,爹巴不得你跟她多来往。”

????沈寒梅听了欢喜,道:“真的!我还想着,郭妹妹回家了我没人玩了呢。严姐姐忙得很,怕是没工夫理我。这几天要不是为了郭妹妹,她才没工夫跟我玩呢。爹,要不,我跟郭妹妹去郭家玩两天?”

????沈亿三大喜,道:“好!爹还正想呢:咱们欠了郭家人情,正要想法子还,要去他们家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是爹这些日子忙,走不开。既然你想去,你就去。去了她家,若发现有什么能帮得上的,就叫人回来告诉爹,爹好安排。”

????沈寒梅高兴极了,然转念一想,又踌躇道:“我就这样去了,会不会太鲁莽了?毕竟才和郭妹妹认识。人家见我天天跟着她,不当我们好,只当我是有心要图谋郭家东西的。”

????沈亿三听了警醒,急忙道:“你想得周到。还是先别去了。横竖过段日子咱们就要去郭家提货,那时爹再带你去。”

????沈寒梅也只得罢了。

????接着,沈亿三又反复告诫女儿“有恩就要报……”

????沈寒梅郑重答应了。

????堂间,清哑正在回答众人问题。

????她依然是话语简洁。

????若是由阮氏来回答,便会长许多。

????阮氏说话的时候,清哑安静地坐在一旁,不留心在场任何一个人,自顾思想。那么多人在座,没有人能干扰她。

????决定明日回家后,意味着这趟行程结束。

????此行的目的完成了一个;另一个……夭折了!

????经过这几天剧烈情感波动,今天上午又在金缕坊将凤钗还给江明辉后,她的感情被掏空了,内心深处如同落了场大雪。厚厚的积雪掩盖了一切,天地间寂然无声。

????她,前所未有地安静!

????堂间弥漫着一股微妙的气氛。

????众人看她就像一头拉磨的驴子,静静地思索自己的命运。

????到如今这地步,人人都知道谢家是不会放过郭家了。郭清哑正尽力教他们,其中还有谢家的女婿——方初。等教完了,谢家也该下手了。

????不时的,大家都有意无意地看向方初。

????在众人眼里,他就是卸磨杀驴的人!

????即便真是一头驴子,知道很快要被“卸磨杀驴”,恐怕也不能无动于衷,何况清哑不是驴子,而是个人。

????她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方初有些受不住,如坐针毡。

????他看向那个安静的小姑娘。

????但是,他却看不出她的心意了。

????不知为何,这一刻,她仿佛关上了心扉,令他毫无知觉。

????偶尔她投过来一瞥,也是安静恬然。

????仿佛把所有的秘密都沉入水底,水面却波澜不兴。

????他难受之余,又很有些不安。

????到傍晚时,各家都基本已经学完了。方初说竹丝画的稿子他家意匠自己能参透,所以也没再麻烦清哑。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离去。

????晚上,他们都留在郭家吃晚饭。一来是想等会儿想起什么来再向郭家兄妹请教,二是为了给郭清哑践行,是感谢她的意思。

????这次是严家出面让醉仙楼送的饭菜。

????饭后,众人在院中坐着闲谈说笑,以便消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