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40章 担罪(一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从腰间解下洞箫,慢慢送到嘴边。

????呜呜咽咽一缕箫音飞出,盘旋在水面上,给七夕的夜晚增添了些许期盼的清愁。仰望天际,星光闪闪,不期然想起一首古诗,眼神幽深,箫声更加低沉、幽怨。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注释

????这一刻,他是全身心投入吹箫的!

????郭家后院,清哑和严未央沈寒梅已经洗漱完毕,挤在床上说话。

????严未央因为爹来了,有了依靠,暂把买卖的事丢在一旁,先安慰清哑。因拉着她手正色道:“郭妹妹,咱们两个也算一见如故。我和你好,不是因为你会织锦。你知道的,先前不知你底细时,我听了你和江家谢家的恩怨,我那时候就佩服你有志气……”

????清哑一面听她说,一面点头。

????沈寒梅也坐正了,认真听着。

????“……我说一句真心规劝的话儿,你可要记着:退了亲,你心里肯定难过,这我都知道,也能体会,不过你要坚强些,等回去了,千万别一直伤心老想这事,你要发奋起来。你放心好了,姐姐绝不会看着你落不到好下场。你真奋发了,我自有办法为你谋求好结果。你等着瞧吧!”

????清哑看着她大大的凤眼,再次点头。

????严未央见她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很欢喜,又道:“你回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再想那个人了。咱们女孩家虽比不得男子,但绝不能丢了志气!再说,我觉得你比男子还强呢。瞧你把我表哥和韩少爷弄得那个灰头土脸——”说着她不自觉笑了,又想其他话儿叮嘱,忽想起来了,接着又说——“嗯。还有一句话:郭妹妹,我知你心高气傲,可生意场上就是这样,须得周全各方人事。独立特行是成不了大事的。你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叫人来找我,千万别撑着不说。”

????清哑又点头,正常的生意来往、人情来往她当然不会拒绝。

????见严未央说了这许多,沈寒梅觉得自己也该说点什么。

????因道:“郭妹妹,我也是真心和你好的。先前我还跟爹说。要跟妹妹家去玩呢。爹说这样不好,人家见我整天跟着妹妹,以为沈家想图谋郭家织锦秘密呢。我才没去了。爹说,等下次去提货带我去,到时候咱们好好说话。”

????严未央点了她额头一下,嗔道:“你真好福气,就知道玩!”

????沈寒梅笑着躲开。

????接下来,严未央有意转开话题,和她们两个凑一处、头碰头,唧唧咕咕说些各家内宅秘事和传闻等。直到三更天才睡下。

????因清哑她们住后面,郭家老两口和他们兄弟便都住在前面。

????送走所有客人后,吴氏叫了他兄弟妯娌来到上房堂间说话。

????“我今儿在街上碰见李红枣了。”

????她也不拐弯,直截了当说道。

????“在哪?”他兄弟两个都惊问。

????“谢家!我先也不知道那就是谢家,我就跟着她一直走。看她进了那个大院子,我就问旁边的人那是谁家。人家说那是谢家织锦坊,那些雇工都住里面。你们说,世上有这样巧的事?”

????吴氏嘴里问着,却已然透出怀疑的意思。

????郭大有断然道:“不可能这样巧!”

????吴氏点头道:“那小妖精肚里有几根花花肠子,老娘清楚的很。我当时就想。明辉去谢家接绣球这事莫不是她捣的鬼?”

????蔡氏拍手道:“肯定是那个贱货!娘,你忘了?在谢家的时候,明辉说有个女人给他帖子,过后却找不着了。这人要是跟谢家妖精的。他肯定能指出来;他找不着,还不是那女人躲起来了。旁人谁管这闲事!就是李红枣那贱货,她成心想害咱们小妹!”

????阮氏道:“这事是怪。可咱们无凭无据的,怎么说?”

????郭大全一直沉吟,这时道:“先什么都别说!就算有凭有据,难道捅出来这事。咱们还能和江家再结亲?我看,咱们不如悄悄地细细查访。等弄明白了,再做道理。”

????吴氏便明白了儿子的意思。

????等这事弄明白了,江家、谢家、李家、张家谁也别想好过!

????她便起身道:“睡去。明早回家。”

????于是母子夫妻几个都去歇息了。

????※

????郭家把退亲的事跟李红枣牵挂上了,谢吟月也找上了她。

????从夏府参加完乞巧会回来,谢吟月便去了谢家织锦坊。

????今晚方初没去接她,她心里隐隐不安。

????当然不是生气,而是猜想他必定遇见麻烦了。

????只要跟郭清哑沾上,无论他或她都不会好过。

????原以为很简单一件事,也就是帮二叔家善后而已,却一直不能善了,牵连越来越广,影响越来越大,后果越来越严重。

????郭家人父子婆媳的面容一一从眼前晃过,令她深深忌惮。

????这时,锦绣来回禀查到的消息,她当即决定去找李红枣,这个祸首!

????“你自己说,怎么回事。”

????谢吟月看着面前的小媳妇,轻声道。

????轻轻的声音,却让李红枣打了个寒噤。

????坐在上面的少女明明一脸平静,却给她无限重压。

????她壮胆道:“大姑娘要……要我……说什么?”

????谢吟月垂眸,没吭声。

????锦绣冷冷道:“别装蒜了!你先说了,姑娘自有定夺;若等我把证人都摆出来,你没了抵赖才说,那时便晚了!”

????晚了怎样,她没说明。

????李红枣汗却下来了。

????虽然谢吟月和锦绣也没对她怎样,她不知为何就是害怕不安,比面对谢吟风要害怕的多。

????她再不敢支吾,低声道:“是……是我带江公子进去的。我想他送货,不好进去,就带他进去了。谁知二姑娘的绣球打中了他……惹了大祸……”

????她竟一肩承担了,半字不提谢吟风,也不提帖子。

????这是她机灵处,想大姑娘既然来问她,必定已经弄清了事情来龙去脉,自己一力承当,将二姑娘摘出去,她心里定会领这个情。

????果然,谢吟月听了不语,没有当场发作她。

????锦绣问道:“还有呢?你为什么这么做?”

????李红枣结巴道:“还有什么?就是……为了送货……”

????她心中忐忑,难道大小姐怀疑她别有用心?(未完待续。)

????PS:??注释:引自古诗《迢迢牵牛星》。译文:那遥远而亮洁的牵牛星,那皎洁而遥远的织女星。织女正摆动柔长洁白的双手,织布机札札地响个不停。因为相思而整天也织不出什么花样,她哭泣的泪水零落如雨。只隔了道清清浅浅的银河,两相界离相去也没有多远。相隔在清清浅浅的银河两边,含情脉脉相视无言地痴痴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