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43章 清园(一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觉得小姑今日比往常更耐心百倍。

????没了江明辉,便没人和他们争小姑。

????可是,他并不觉得这样比原先好。

????他心里酸酸的,由不得红了眼睛。

????小孩子,永远是最敏感的!

????他在心里发狠:等有一天他有本事了,要把那谢家打个稀巴烂!

????想毕,他低头用心认字、写字。

????因他用心,加上这一年被清哑逼出来的习惯,不管什么只指望听一遍,所以收效奇佳。往日要费尽心思才能背会的东西,今天他很容易就记住了。再问清哑,清哑一解释,更觉得趣味无穷。

????郭勤开心极了,不仅自己认真学,还禁管住弟妹,在他们闹腾的时候开口喝止,并朝清哑那边努嘴,意思不许吵了小姑。

????郭俭和郭巧便立即收声。

????清哑却不留心,她正在教细妹做事。

????总要让她熟悉自己身为丫鬟该做什么才好。

????正忙着,吴氏因不放心清哑,偷空上来瞧他们。

????她对着清哑上下打量,又问可想吃什么等等。

????清哑知她心思,对她道:“娘,我再不生病了。”

????她不知如何解释她会想法子忘记这次打击,振奋起来,只好说再不生病了。因为她不振作,便容易生病;而她生病,则是最让父母家人担心的,所以她说再不生病了。

????吴氏听了差点掉泪,笑道:“瞧这娃儿说的,谁还想自个生病!那不是没法子吗!娘就是来瞧瞧你们。外面人多,又是木匠又是瓦匠,又是来招工的,又吵又闹,你怕是听了烦。”

????清哑摇头,示意她看几个娃,“我教他们读书。”

????吴氏见三个孙子都规规矩矩地坐着读书,欢喜极了。

????这才是郭家将来的希望呢。

????又叮嘱他们几句才下楼。又叫细妹随她下去弄茶水等物上来。

????果林工地上叮叮铛铛敲击声,以及满院嘈杂声,在晚饭后小了许多。等饭后人全散了,就更安静了。

????清哑这才真正静下心来。

????回头看床上郭巧。睡得正熟。

????乡下娃皮实的很,一个夏天下来,她小胳膊腿都晒得酱黑。然那圆鼓鼓的小脸上隐隐露出甜美纯净的笑容,让人看了心里软软的,感叹生命的纯洁。

????人之初。性本善。

????生命的初始纯净如水,不染红尘。

????清哑在琴案前坐下。

????琴案已经换了,这琴案是二哥帮她做的那个。

????江明辉送的竹制琴案已经送走了。

????四扇竹制屏风也送走了。

????这些东西,都是她亲口告诉郭守业要他送走的。

????本就难受,如果整天对着旧物,要如何忘记过去?

????她抚摸那琴,无声心语!

????随手拨弄,琴音荡悠悠地飘了出去。

????大痛也过了,大悲也过了,大怒也过了。只余下淡淡的感伤。

????这一遭人生经历,真是沧海桑田!

????郭家不远处的水面上,方家船静静停着。当中一间舱室内,只悬挂一盏玻璃绣球灯,朦朦光晕笼罩下,方初背着手站在窗棂前,默默倾听。

????琴音虽只传递淡淡的感伤,却令他格外深刻。

????因为今晚他心情也很不好。

????他也莫名觉得伤感。

????“难道她心上人还没回来?”

????他暗自想,犹记得之前听出的“商人重利轻别离”的感觉。

????好在这伤感并不深沉,只是淡淡的。更多的。他感受到一种纯洁和生机,就像春天万物生发,生命破土而出的希望,清新而纯净。

????琴音涤荡心灵。他慢慢沉静下来。

????沉静下来后,有些事便浮上心头,如水底的沙子历历在目。

????这一遭人生经历,真是风云变幻!

????他以前经历的种种,比这次惊心严峻的比比皆是,然都不及这次后果严重。令他束手无策;曾交过的对手强大强势,也都不及郭清哑给他的压力大,让他无从面对。

????他便什么也不想,只听琴。

????也不知过了多久,琴音依旧回荡在夜空下。

????真是奇怪,今夜她怎么弹了这么久,不知疲倦似的?

????是了,她等不来心上人,自然寂寞。

????不期然的,脑中冒出一首闺怨诗:

????美人卷珠帘,

????深坐蹙蛾眉。

????但见泪痕湿,

????不知心恨谁。

????今晚,归乡的郭清哑是否在默默流泪?

????她心里恨江明辉?

????还是他方初?

????还是谢吟风?

????抑或是他们所有人?

????他一直站在窗边,静静地听琴。

????那弯月儿西斜了,琴声才停止。

????这时已经过了三更了。

????他依然没有离开窗边,看着外面水岸相接的朦胧景物沉思。

????站得累了,就回身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靠着闭目养神。

????他始终没有吩咐开船回家。

????这一刻,他哪儿也不想去,就想在这空旷的田野上待着。

????圆儿一直在舱外伺候,见他听琴听得入神,便不去打搅。

????后来琴声停了,他还不出声,他依然没去打扰。

????掌舵的来问,是不是开船回家。

????他摇头道:“不用。你们睡去吧。”

????他觉得大少爷今日心情很不好,想独自安静。那就让他安安静静地待一会吧。要走的时候,他自然会吩咐的。贸然地去问,只会扰了他清静。

????就这样,他们在水上待了一夜。

????第二天凌晨,大船方才离去。

????他们要去昨日选好的庄园,方初要亲眼看地形,再指点圆儿。

????圆儿见他过了一夜精神好些了,便找话说,因问:“大少爷,不如给园子起个名儿吧。我们回事称呼也方便。不然总是‘那园子那园子’的叫,不大好。”

????方初听了脱口道:“清园。”

????圆儿拍手道:“清园!这名儿好听。那地方可不就是山清水秀的么,又有竹子又有树,水也好,什么都好。少爷将来把那当养老的地方,肯定住的滋润……”

????方初脱口说出那两个字,自己惊怔住。

????又听见圆儿有的没的说了一大通,都扯到养老上去了,觉得刺心。沉默一会,忽然问他:“圆儿,若有一天少爷把你连这园子送给人,你可愿意?”

????圆儿吓呆了,看着自家少爷喃喃道:“少爷,你不要我了?”

????方初见他一副被抛弃的哀怨模样,不耐烦地说道:“不过是说笑的,你还当真了!真要送人,人家要园子也不会要你。——放个生人在身边,人家还不放心用呢。你以为自己好值钱?”

????圆儿笑道:“小的不值钱。就跟着少爷。”

????说笑间,船去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