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48章 态度(二合一章求粉红订阅)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又过了一段日子,沈老爷带着沈寒梅来绿湾村提货。

????那时,郭家四百织工全部上工。加上纺纱等环节,总共有七百多雇工全力运作。这次有一万多匹棉布出库。

????园子里,枣子红了。

????傍晚时,清哑要活动筋骨,便和侄儿们一起下枣子。

????郭勤郭俭都爬到树上去摘,清哑也用一根绑了镰刀的长竹篙仰面勾枣,勾了一地,再和巧儿一一捡了放入篓子里。

????青皮带红晕的枣儿,擦干净塞一个进嘴,又脆又甜。

????她微微笑着,忙得额头上起了汗。

????正忙着,忽然大头菜跑过来,赔笑道:“清哑妹妹,你举不动那个,我帮你勾。”

????清哑转头一看,他正在挑柴草往西坊去。

????大头菜到底是蔡氏弟弟,没大的本事,只好安排他做这简单的力气活,赚些银子也算照顾。他一个未婚年轻男子,处在一个满是年轻女子的环境中,整天心都痒痒的,实指望能交个好运,找个媳妇过日子。这其中,他尤其将清哑视为天人一般。

????清哑扫了一眼他身边的挑子,对他道:“安排你做什么,就好好做,别三心二意。”

????这人心地还不错,就是行事没个章法和条理。

????她这么说他,也算是教导他了。

????大头菜就有些尴尬,道:“我……我是怕妹妹手酸……”

????“大头菜,你站那干什么?”

????郭大贵匆匆跑过来,对他瞪眼喝道。

????大头菜急忙道:“我没干什么。”

????挑起担子就走。

????郭大贵还不肯放过他,跟着他走了一段,才低声警告道:“你别有事没事往我小妹跟前凑!叫我看见你不干好事,我打断你的腿!”

????大头菜仿佛被人窥破心思,红了脸道:“没有,没有!”

????飞一般地挑着担子往西坊门口跑。

????郭大贵气呼呼地看着他在西坊门口停住,交割柴草,才转头。

????他也不是随便欺人。而是有的放矢。

????自清哑回来后,郭家又开了这作坊,上门向清哑提亲的不知多少。然清哑一概拒绝,并求准了郭守业夫妇。她的亲事由她自己做主。郭守业和吴氏哪里敢不依她,自然是满口答应。所以,那些媒人全都兴冲冲地来,然后怏怏地走。

????长辈不松口,大家自然就把主意打到清哑头上了。

????然她一天到晚待在楼上。轻易不下来,想见一面也难,更别说讨她好了。大头菜是亲戚,见的机会比别人多一些。虽未纠缠,却是一见清哑就往前凑。郭大贵见一回撵他一回。

????眼下他赶走了大头菜,自己来帮妹妹侄儿们下枣。

????这活计对他来说熟练得很,清哑等几个只帮着捡了。

????兄妹正忙着说笑,忽见有人匆匆跑来回道:“沈老爷来了!”

????清哑便停住手,想沈寒梅应该也来了吧?

????沈家的大船进入绿湾坝,再次引得绿湾村人轰动。

????沈亿三和沈寒梅在郭守业父子陪同下。进入郭家正屋堂间,分宾主落座,上茶寒暄,又引荐郭里正等人;沈家的随从则把带来的礼物从船上往岸上搬,一箱箱,一担担,有瓷器有锦缎有玩物有吃食,看得人眼发直;除此外,沈家还帮郭家收了许多棉花,也一并运过来了。

????郭守业自然感激不尽。

????沈亿三寒暄毕。将目光落在郭大贵身上,对郭守业赞道:“这便是府上三少爷?嗳呀,长得好!生龙活虎的模样,有朝气!嗳呀。不错,不错!好,好,好!”

????人不知他心思,见他赞不绝口,都看向郭大贵。

????连郭守业也觉得奇怪。莫非老三真是富贵相?

????郭大贵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呵呵笑了。

????这举动落在沈亿三眼里,觉得这孩子实诚、阳光,还没小家子气,虽是农家少年朴实了些,却如浑金璞玉,精心培养将来大有可为!

????他绝不是利欲熏心,拿女儿换利益的。

????他有自己的理由和打算:沈寒梅嫁去豪门富贾家固然容易,然那些家族谁不是错综复杂,以她的性子很难出头,没准还要受害;郭家新进小商贾,根基虽浅薄,前途却远大,家业也不复杂,女儿进门必定过得轻松如意,加上沈家在后撑腰,就算郭大贵是三房,将来也绝不会逊于郭家大房和二房。

????因此,他对郭大贵是岳父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渐渐的,郭守业也看出些门道来了,也是意外之喜。

????众人寒暄说笑的时候,清哑低声和沈寒梅说话。

????沈寒梅问她做什么。

????清哑说,刚才她在打枣子呢。

????沈寒梅听了眼睛一亮,道:“真的?还有吗?”

????清哑就起身,向爹和沈老爷说,她带沈姑娘去打枣子。

????沈老爷急忙挥手道:“去吧去吧!”又对郭守业等人笑道:“他们小儿女,跟我们老家伙坐一处不自在,手脚都没处放了,不如让他们自己玩去。”

????郭守业也忙点头,又让郭大贵跟去照应,“别割了手!”

????郭大贵忙答应了,陪着妹妹和沈寒梅往园子里来。

????沈寒梅的丫鬟、郭勤等人跟着,浩浩荡荡一群,甚是热闹。

????到林子里,郭勤兄妹三个跟猴儿似的,一溜烟爬上树去了;郭大贵则用长竹篙勾枣,清哑和沈寒梅等人在下面捡。

????那沈寒梅到底出身大富之家,郭大贵不过是农家小子,又淳朴实在,不像那些富家子弟有手段心机,她在他面前就很自在。

????郭大贵为人则大咧咧的,身为主家,妹妹本来话就少,沈姑娘又腼腆,他再不出头招呼,都成木头了。于是,他拿出哥哥的派儿来管着她们、照顾她们,又是不许她们干这个、做那样,生恐出事。

????沈寒梅玩得兴起,又和他熟了些。胆子越大了起来。

????她就找他要过竹篙去,要亲自打枣。

????可她看着郭大贵弄容易,轮到自己却难。

????那竹篙本就长,又绑了一把镰刀在顶端。她举在手上都觉吃力费劲,哪还能勾枣子。一勾一滑,忙了半天也没勾下来一串。

????她很丧气,因见郭巧爬在树上摘,十分有趣。眼珠一转,便对郭大贵说,她也要上树,坐在那枝桠中间,隔得近了好勾些,也没那么费劲,叫他扛梯子来。

????郭大贵断然拒绝!

????沈寒梅本是随口说的,谁知他却不像那些身份低微之人在她面前低头哈腰,果断拒绝不说,竟然还训了她一通。她就跟他杠上了,又是撒娇抱怨,又是恳求他。

????“巧儿那么小都上去了,我怎不能上去?”她质问他。

????“你懂什么!爬树越是人小越容易,他身子轻。你没爬过的,上去要是掉下来摔了怎办?”郭大贵放脸道。

????“你不会在下面接着!”沈寒梅道。

????“接你?你这么大个人,我能接得住吗?真要砸下来,不把我砸成肉饼才怪呢!”郭大贵觉得她想法很不可思议。

????“砸肉饼包馄饨。”郭勤在树上接道。

????郭俭和郭巧大声笑起来。

????沈寒梅羞恼道:“你说我胖?”

????郭大贵道:“你不胖,那我也接不住。不许上去!”

????他口气严厉了些,觉得这小女娃得严管。

????清哑觉得沈寒梅今日有些任性。忙也劝她。

????沈寒梅的丫鬟也苦劝。

????无他,若是小姐跌坏了她们可就麻烦了。

????郭巧也在树上脆声道:“沈姑姑,你别上来,我摘枣儿你捡。”

????沈寒梅看着她荡悠悠的小模样。郁闷不已。

????她又不是为了枣儿,还不是看她在上面有趣,才想上去的。

????她便站在那绞着腰带,幽怨地看着郭大贵。

????郭大贵头疼,想这富家小姐就是不听话,都是惯出来的毛病。他小妹从来就不这样。又懂事又听话,别提多乖巧了。

????可沈寒梅是郭家客人,得罪不得,他只得半哄半教训地对她道:“你在家爹娘肯定事事都依着你,那你也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说着又指树上,道:“瞧这么高,是闹着玩的吗?你长得跟仙女一样,回头从上面掉下来,‘吧唧’一声,把鼻子砸歪了,胳膊腿砸断了,就算你家有钱,治好了,走路也这样——”他故意瘸着腿学走了两步给她看——“仙女变丑女,到时候看你哭去吧!你听话别爬,我等会带你去钓虾。那个才好玩呢!”

????他想着严未央来了喜欢钓虾,用这个哄沈姑娘想必也管用,所以就说了。

????沈寒梅本是一时兴起,见他说得这样,又哄她,清哑也在旁看着她,有些省悟过来,忸怩道:“不去就不去!瞧你啰啰嗦嗦说这些,像个奶妈子。郭妹妹就没你这许多话。”

????郭大贵道:“那是为你好。换个人她摔死了我也不管!”

????沈寒梅羞红了脸,又喜欢,因问“怎么钓虾?”

????郭大贵就色色告诉她,怎么放饵,怎么下网,等等。

????正闹着,郭守业陪沈老爷往西坊去看织布,来到近前。

????沈老爷听见郭大贵一番话,眼睛大亮。

????原来不过看他实诚可靠,谁想竟然颇有刚性,面对自己宝贝女儿这样的富贵美貌女子,并不一味地言听计从、讨好奉承,还能想出一篇道理来劝解和管教,真是意外之喜!

????他对郭守业笑道:“你这三小子我喜欢!我这女儿看着乖巧,也是有些脾气的,倒听他话、信他管。”

????准确地表达了自己心意,却又没明说什么。

????只因这个时候向郭家提亲,目的性太明显了,容易被人看轻,总要等郭家做出些样子和气象来才好提这事。他又怕郭守业随便帮儿子定了别家,所以先表明态度。

????郭守业就明白了,看着沈寒梅笑得眉眼舒展。

????大家到了近前,沈老爷就对女儿道:“九儿,别任性!你只顾玩,回头真出了事,叫你郭三哥脸上怎么下得来?就算爹我不怪他,他自己也怪自己没照顾好你。”

????当着郭守业等人,沈寒梅越难为情了,低声道:“知道了爹。”

????沈老爷又对郭大贵道:“大贵,别由着她胡来!”

????郭大贵见他竟不袒护女儿,很高兴,忙道:“嗳。沈伯伯放心。”

????大家又说笑几句,吃了几颗枣,就往西坊去了。

????清哑等人没跟去,依然在园子里玩。

????西坊内,正是织工们将要交班的时候。

????上晚班的织工已经吃了晚饭,洗澡洗衣,准备接班上工。水边蹲了许多女子洗衣,院内也有许多人来来往往,看见这边郭大贵和清哑兄妹陪着几个华服女子打枣,都站在大铁栅栏门内对这边瞧。

????陈水芹见郭大贵和沈寒梅说笑亲近,心中酸楚。

????她暗中喜欢他不止一日了,却只是痴心妄想。

????郭家还没发家时,她爹娘就暗中托人说媒,吴氏都婉拒了;如今郭家弄成这般气象,她的心思更加渺茫无期了。

????那女子一身富贵,和郭家兄妹很熟近,会嫁郭大贵吗?

????“清哑姐姐,给几个枣儿我吃!”郭盼弟对外招手大叫。

????她也在西坊做工。她娘原不让她来的,然她见坊子里招了那许多女娃儿,就动了玩心,想着在外做事没爹娘管束不说,又能多认识朋友,还能赚银子,这多好的机会,因此死活吵着来了。

????清哑闻声转脸,见铁栅栏门内站了数名小姑娘,都殷切地望着这边,便提着小篮子走过来。

????她微笑着,各人都抓了几个枣递进去。

????“吃多了不好。”她道。

????众人都笑着向她道谢。

????郭盼弟看着沈寒梅,小声问道:“清哑姐姐,那是谁?”

????清哑道:“沈姑娘。”

????郭盼弟羡慕地说道:“她长得好好看!”

????冬儿是新婚不久的,不爱跟媳妇们在一处,也跟这些小女娃结伴。

????她对清哑道:“少东家长得也好,又斯文。”

????如今她们都知道清哑是郭家的女少东,是以这么说。

????清哑微笑,问“你一天能织多少?”

????冬儿自豪地回道:“最少也有一匹半!”

????她如今已经很熟练了,手快得很。

????清哑道:“好好做,过年给你们发红包。”

????众女便欢呼起来。

????一时铃响,开始交班了,众人这才散去。

????沈老爷是第二天上午走的。

????走时,郭守业夫妇带着郭大贵等一行人搭顺风船随同他进城。因为沈家在帮郭家收棉花,虽然郭家按数给银子,但郭守业还是不想太麻烦他,便命郭大贵去接手这一摊子。

????郭勤郭俭想进城见识,郭守业居然也答应了。

????同去的,还有郭五大爷,就是先送菜给郭家的那个。郭守业让他老两口去田湖南街槐树巷的宅子看管打扫,并烧煮洗刷等,以便照应郭大贵等人。(未完待续。)

????PS:??粉红500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