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64章 分歧(加更)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看着她认真道:“我方家一向与谢家并无棉布交易,也不做棉布的买卖。现在突然帮你卖布,落在外人眼中就是和谢家合谋打压郭家。方家帮郭家售卖棉布则不同,那是在织锦大会上签的契约。不但方家,九大世家也都是如此。”

????谢吟月沉默片刻,轻声道:“如此,我便不为难你了。”

????方初深吸一口气,道:“吟月,虽然明知劝了你未必听,但我还是要说上一说:你如此大费周章,若是针对大商家,令他们名声和实力折损,还能收些效果;然郭家本就是一农户,从一无所有开始,这样做又有何用?”

????谢吟月把玩手上玉镯,道:“我自有用意。”

????方初道:“便阻得了一时,只要郭清哑在,郭家随时能从头再来。”

????除非将郭清哑置于死地,再不能翻身!

????他看着谢吟月,似要看透她内心——

????她真要这样做吗?

????谢吟月却笑问:“你现在如此推崇郭清哑?”

????她的目光闪闪,带着些探究和锐利。

????方初从未见她这样对自己过,蹙眉道:“我只是觉得,凡事给别人留条后路的好。断绝别人的生路,说不定就是绝了自己的后路。何况谢郭两家仇怨起因为何,咱们心里都清楚。防着郭家也就是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方家也必不会袖手旁观。何必现在费心费力、损人不利己!”

????坐看对手壮大,然后来对付自己?

????谢吟月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还是以前的方初吗!

????静默半响,她才笑道:“你今儿是怎么了?不过是买卖竞争,以往你也做过,今日竟然高论连篇。我竟不知你为人如此善良忠厚实在。”

????买卖竞争?

????如此大费周章和一个刚起步的棉纺织作坊竞争?

????方初没有回话,但是看她的目光仿佛凝住了。

????谢吟月的笑容也仿佛凝住了,半响不见变化。

????方初忽然道:“那陈水芹之死呢?”

????谢吟月脸一寒,道:“你怀疑我?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方初追问:“也跟谢家无关?”

????谢吟月道:“就算与谢家有关,那张家也没想杀人。陈水芹是自杀!她若没有贪心,又怎会去郭家偷看机器?人皆会给自己犯错找借口,却不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若是己身正,他人又能奈何?”

????方初犀利道:“她怀孕了!”

????谢吟月道:“这正是我要说的:难道我要为别人的奸情负责?”

????通奸和有心勾引能相提并论吗?

????方初虽未再辩。盯着她的目光却隐露失望之色。

????锦绣看得心中一紧,适时开口道:“姑娘刚才说弹琴,我已经摆好琴了。”

????谢吟月便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她弹的是《广陵散》,描写的是战国时勇士聂政的父亲为韩王铸剑。因延误时日惨遭杀害。聂政立志报仇,入山学琴十年,后名扬韩国。韩王招他进宫演奏,他便实现了刺杀韩王的夙愿,自己也毁容而死。

????此曲旋律慷慨激昂,气势恢宏。

????许是受刚才谈话影响,谢吟月弹得比任何一次都投入,完美地诠释了琴曲本身杀伐战斗之气,也将她的斗志和杀意展现的淋漓尽致。

????方初听得面沉如水——

????吟月,再也不肯回头了!

????蓦然间。他想起听过数次的水乡琴音。

????怔怔地看着眼前弹琴的少女,恍惚间觉得有些陌生,有些痛心……

????谢吟月一曲弹完,起身走过来。

????见方初静静地坐着,看不出内心情绪,她柔声道:“我也不为难你了,不要你从谢家进棉布就是。便是你说的事,身为谢家少东,我也为难。毕竟郭家摆明了要与谢家为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总要做些准备。以免到头来毫无招架之力。”

????方初微微点头,对她笑了下,没有接话。

????谢吟月便也不再提此事,以别话岔开。

????只是。他们心里都梗着这件事,并且头一次,他们在同一件事上面和心不和,产生了分歧。结果如何,两人都有些模糊……

????※

????再说郭大全兄妹回到绿湾村,立即和爹娘等人商议。着手调整人事:自即日起,挑选那家中人手宽裕、人实诚肯干、信得过的织工,每月工银增加一两,伙食也提高,免除工假,不许回家,进行封闭式生产。

????这一举措将持续到六月底结束。

????这是有些艰难,好在不是无止境的。

????郭家是先挑人,然后还要经她本人答应。

????有那不符合条件的,便是她本人要求,还不许呢!

????挑出三百多人,设四名大管事、数十名小管事。

????冬儿被提升为大管事。

????她无论织布手艺还是机敏干练劲头,都超乎其他人许多。清哑头次见她,便觉得她不同,告诉阮氏留心她,果然很快就提拔上来了。

????吴氏见她人不错,便作主将她男人也弄进郭家,以免两口子相互牵挂,影响冬儿做事。

????冬儿感激不尽,信心百倍地要跟着郭家做一番大事,谋个好未来。

????“冬儿,我们家不是什么大富人家,将来可说不准。只要你真心为郭家,郭家富贵了少不了你的好处。你瞧,婆婆就想着你们才成亲的,小两口难分开,特地把你男人也弄了来,就是抬举你的意思。我们虽然也照顾亲戚,也是要看本事的。你能干,我们就提拔你。说起来,还是我小妹先看中你的。她一向不大管这些事,你别辜负了她才好。”工房东耳房内,阮氏对冬儿循循善诱。

????“少东家看重我?”冬儿两眼放光问道。

????“是小妹看中你的。”阮氏肯定道。

????“二嫂子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做。”冬儿喜悦地保证道。

????“嗯,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们选人出来为了……”

????阮氏压低声音,叽叽咕咕对她说了一通。

????冬儿不断点头,神情严肃。

????自此后,郭家婆媳以下,大小管事事日夜监工监察,勤勤恳恳,全力照应开工。这些人生产的棉布都严严实实地包裹好,送进库房存放,说是要卖去海外的;另一拨人则按原来规划生产。

????清哑也全力投入设计中,甚至连果园都很少去。

????光阴如梭,很快进入六月。

????织锦大会又在眼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