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68章 立场(二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郭大全言道,棉布生产关系到万千百姓的生计,郭家不敢靠这个谋取暴利。再者,郭家自觉根基浅薄,无力大量生产这些棉织物,不能满足寻常百姓需求,所以才许别的纺织商人插手。然郭家弄出这些东西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想收取费用。

????夏织造等人急忙道:“这个合情合理!”

????郭大全又道,既收费,就保不准有那奸商捣巧,不想交费却偷去悄悄经营。这不但坏了郭家的事,就是对那交费的商人来说也不公平。所以郭家才想将这技术在织造衙门备案,请官府给予保护。

????若有人不经郭家允许就擅自经营郭家棉布,不用郭家出面,那交了费的商人就会出面告发,因为他们侵占了他的市场,就等于侵占了他的利益。

????这当然是清哑的主意。

????她首次在这异世提出专利保护概念!

????夏织造等人总算听懂了。

????这一层层分析下来,再清楚不过。

????然这种事在大靖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他便无法定夺。

????不说别的,就拿谢家打比方:若此令一行,那谢家之前通过非常手段从郭家弄去的搅机和纺车行为就要定罪。——他们还不知织布机的事呢。当然,如今郭家已经将此三项机器献给朝廷了,谢家也就免除这灾难了。否则,定吃不了兜着走!

????夏织造便同手下官吏和太监们商议。

????在他们商议的时候,郭大全兄妹趁空召集九大锦商去官厅偏房商议,明确双方具体合作要求,签订文书。

????众人纷纷起身前往。

????这一次,严纪鹏等长辈出面主事。

????方瀚海当仁不让代替方初,坐在了人前。

????方则和方初也去了,站在父亲身后。

????方则打量座上的郭家女少东。

????她头发像男子一样挽起来,用根木簪子别着;脸上素面朝天,肌肤莹白剔透;眼睛特别深黑,粉色的红唇柔嫩如花。

????没有女子的钗环装饰。使她于安静中凭添了一份简洁利索。

????她坐在那,神情专注地看手中的文书。

????她的安静仿佛感染了座中人,大家都屏息等待她。

????吟月姐姐说她会织,果真不是一般的会织;吟月姐姐说她不爱说话。真不是一般的寡言安静。可是,这两点结合在一起,却完全与他之前想象的村姑形象不同。

????不止不同,还有很大的出入。

????他不知不觉的,眼光就一直流连在她身上。

????清哑却丝毫没留心他。

????不是她感觉不敏锐。而是今日有太多人注目她。

????这会子和众锦商谈判,她更是打点十二分精神,光留心方瀚海等老家伙就够她忙的了,那有空注意方则这样一个少年!

????她抬眼,目光逐一从九大锦商面上扫过。

????碰见方瀚海的目光时,方瀚海对她和蔼一笑。

????她的目光却定住了——

????这个人人如其名,给她的感觉深不可测!

????方瀚海笑意更深了。

????以他的阅历,怎看不出清哑的单纯。

????可是,他并不小觑她。

????这女孩子天生一项能补充这单纯的脾性——安静。

????天生的安静寡言,使她能以不变应万变。

????他觉得她更多是通过天生的灵敏感觉来判断人心险恶。

????譬如眼下。她就探究地观察他,想察知他对谢郭两家恩怨的心意和态度。他笑得更和蔼了,尽力向她释放善意。他可不以为自己能欺瞒过她。这就显示他一流的城府和眼光了。因他听说卫昭一直对郭家不错,可是据他看来,郭清哑对卫昭并不信任,远远比不上对严家和沈家的信任,可见她眼明心亮!

????方初见清哑盯着父亲看,感知她戒备的心理,不禁苦笑。

????方则却嘀咕,爹的魅力那么大?

????郭清哑竟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他还不如厅中的一根柱子呢。

????清哑和方瀚海对峙了几息后。才微微点头,收回目光。

????她将早准备好的稿子递给郭大全,一面提醒他自己划了红线的地方,一面将要宣布的事项和文书按顺序叠放。便于大哥逐项谈判。

????细妹站在她身后,除了留心她招呼应答,还帮她打扇续茶。

????郭大全便笑着冲大家客气一番,然后开始。

????首先,他提出要九大锦商利用遍布各地的商铺帮忙将郭家献给朝廷的机器以最快的速度公开来。如今沈家已经先行一步,抽调木匠在霞照制作织布机、三锭脚踏纺车和搅机。平价卖给百姓们。

????其次,郭家这次运来霞照六七万匹被、枕、手巾等织物,请九大世家各分几千匹,立即发往大靖各地,以最快的速度树立郭家布的口碑,布名就为“郭布”。

????“这也是为百姓做好事。能给大家积德的。”郭大全笑道。

????最后,他道今年与去年签定文契不同,每家每年只要与郭家签订一万匹的订单就够了,其余由郭家自行解决。

????郭布,谐音“国布”!

????郭家正式亮出规划目标和发展方向。

????郭大全说完,厅内静了下来。

????方初再次大震,原来郭家最近几个月都在织造新品!

????他没有问郭家之前定的运往海外的花棉布协议怎么办。也无需再问。等这些机器传开以后,民间百姓将争相织花布,还怕收不到货?只怕那价格要一跌再跌。这对海商来说,只有更高兴的。

????可是,谢吟月苦心经营怕是血本无归!

????方瀚海认真思索郭大全提出的几条,在诸人还未反应过来前,首先击掌道:“好!郭布,好啊!我等连续受郭家恩惠,帮忙推广郭布、树立郭家布的口碑,那是义不容辞!再有,帮忙将郭家献给朝廷的机器尽快传扬开来,这不仅是利民的好事,还是向朝廷效忠的机会。除非是傻子,才会错失这良机。就是有一点:郭少东,只签订一万匹布的单子,你是不是太为我们着想了?这叫我等如何心安!”

????众人听了一齐哄笑起来。

????郭大全也笑道:“郭家受各位提携照顾多了,要知足,不能贪得无厌。自己能挣扎着走的,就自己努力;等哪一天实在难了,那时各位要能伸手拉一把,对我郭家才是救命的恩情。”

????方瀚海正色道:“郭东家,我年纪长一些,就倚老卖老叫你一声贤侄。贤侄,你尽管放心,我方家绝不是那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的人家。郭家的好处,我方家铭记在心!今后,不论郭家遇见何等困难,我方家绝不袖手旁观!不论你去不去求方家,方家都不会坐视不理!”

????铿然坚定的语气,掷地有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