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72章 惨淡(一更求保底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狠狠瞪了锦绣一眼,一面来到谢吟月身边查看。

????锦绣见对面几家廊亭投来惊讶目光,忙闭紧了嘴巴,含泪装作无事样帮谢吟月收拾,锦云又倒了茶来给她漱口。

????谢吟月昏昏沉沉,无力撑起。

????刚才管事来回,说外面传进来消息,郭家联合沈家制作了一批织布机、纺车、搅车,已投入市场,百姓争相购买;又有郭家织工设了十来处地点,免费教授大家纺纱织布;织布机图纸更是印了许多,满街散发。

????一时间,大街上人人称颂郭家仁义。

????谢家的棉布降价三成也没人问,因为大家想着自己很快就能织了,将来还要愁卖呢,谁肯花银子钱去买布?

????有非买不可的,也等着大降价。

????谢家原也没指望在这一处脱手棉布,已经有船运往别处去了。

????然据说沈家在邻近县府也在卖机器、教织布。

????再结合刚才郭家和九大锦商的协议,郭家等于张开了一张大网,网住了所有百姓和商家,谢家无处可藏,唯有将棉布卖去海外。

????这亏损谢家也担得起,只是这脸面丢的何其大!

????从此谁不知郭家以弱胜强击败了谢家!

????谢吟月觉得自己彻底被郭清哑踩入尘埃。

????她想象满街人议论郭谢两家女儿比试结果,都是赞扬郭清哑,嘲笑谢吟月;又说郭清哑心善,谢吟月心毒;郭清哑用的是堂堂正正阳谋,谢吟月行的是卑鄙见不得人的伎俩……想着想着,禁不住又一阵腥血往喉头涌去,又接连吐了两口,萎靡难振。

????谢明理不敢再耽搁,也顾不得脸面了,命锦绣背了女儿,一行人簇拥着匆匆离开锦绣堂。也没去通知方家,这会儿方家只剩几个管事在亭内。连方则都跟去官厅旁听长见识去了。

????出去时,谢明理想好了一套理由,预备人问起时只说谢吟月中暑了,要回家看大夫。然走在通道内。两边廊亭虽不断有人跟他招呼,却没人问他为何先行离去。

????这不问比问了效果还厉害。

????众人那了然的目光让他无地自容。

????他觉得,自己一生从未遭受过如此窘况!

????以前不是没受过打击,但都不像今日,十大世家独独谢家被排除在外。连他的亲家方家都被郭家笼络了。

????他心中对郭家的恨意无法言喻。只是,这恨却被他很好地隐藏起来,再没底气像去年那样公然向郭家宣战了。

????继去年织锦大会后,谢吟月再次被郭清哑击败,中途惨淡退场。

????便是谢家人不说缘故,和谢家紧邻的商户看其情形也知道谢大姑娘出事了,顿时消息风一般传遍了整个锦绣堂,说什么的都有。

????方家赵管事如坐针毡,不知该不该去告诉方初此事。

????告诉吧,弄得方家也惊恐慌乱。更加丢人。

????不告诉,似乎又不近情理。

????他踌躇半响,最后一咬牙,悄悄去了官厅偏厅内。

????偏厅内济济一堂,众锦商正热烈议论。

????关于专利,众人虽然赞同,希望朝廷能批准此项规定,但细节却要商榷,唯恐弄得不好损害自身利益。比如享受专利的期限,比如创作先后问题。惩罚问题,等等,他们都很陌生。

????赵管事进去时,沈亿三正高谈阔论。

????他便悄悄挨近方初。附耳低语一阵。

????方初听后一震,猛然闭眼。

????好一会,他才睁开眼睛低声对父亲说“爹,我出去有点事。”

????方瀚海虽狐疑,却没多问,点头任他去了。

????方初扫一眼堂上众人。悄悄和赵管事退下。

????临去时,忍得很辛苦的赵管事禁不住瞟了清哑一眼。

????只见她正认真听沈亿三说话,脸上一片圣洁晶莹。

????他不禁唏嘘,心想谁能料到谢郭两家争出这结果来!

????方初离开,诸人都不留心,唯有韩希夷发现了,不禁疑惑地皱眉。待要出来看怎么回事,又不好离开的。因为别家都几个主子,唯有韩家只有他一个主人在,他若走了不像话,遂忍住。

????方初出来后匆匆离开锦绣堂,直奔谢家。

????这里,夏大人等和有头脸的锦商们商议到未时末才散。

????清哑走出官厅,一眼看见下面正对的天字一号亭。

????便是她安静惯了,此时心中也不由升起一股豪情——

????明年,她还要占据那里!

????身后传来郭大全和众人的寒暄声,大家约定同去醉仙楼用饭。严纪鹏和沈老爷都招呼清哑。她转过身去对大家一笑,有礼地点点头,说“晚辈恭敬不如从命。”然后才轻盈地下阶,从容而去。

????方则才认识她,还没见她笑过呢,看得一呆。

????清哑进入廊亭,巧儿忙跑过来问:“小姑,弄好了吗?”

????清哑道:“好了。”

????巧儿就开心地笑了。

????其实她也不太清楚小姑他们在干什么,但小姑说好了,意味着他们可以回家了,然后就能放松地玩笑了。

????阮氏却低声对清哑和随后进来的郭家兄弟说了谢家中途离场的事,“看样子是晕倒了。听说还吐了血。”

????郭家三兄弟神色不一,但无疑都是高兴的。

????清哑却一愣。

????她没想到谢吟月那样一个人也会晕倒。

????虽然这次郭家弄得声势浩大,但以谢家的根基,这点损失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何至于此?

????她不知道,对谢谢吟月来说,脸面比银钱重要多了。

????她一连两次在织锦上输给清哑,还可说各人天赋不同;但她执掌谢家生意多年,公然与刚开张、十分弱小的郭家对阵,结果竟然败了,这却不是她能接受的;更何况郭家闹这么大声势,已经是人尽皆知了,叫她如何能忍。

????清哑想不通,便不再想。

????对于谢吟月,她没有同情唏嘘。

????去年这个时候,她自己可是差点病死了呢。

????第二天,同样是在这锦绣堂,她也晕倒了。

????竞争就是这么残酷!

????她也没有得意忘形。

????这次小胜并不意味着结束,以她对谢家人的了解,更大的斗争在后面,只怕还更残酷、更不择手段。

????她对哥哥嫂子道:“我们要小心了。”

????郭大全点头道:“姓谢的可不是什么善茬!狗急了要跳墙呢!”

????兄妹几个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才收拾东西离开。

????***

????谢谢朋友们倾力支持!今天咱们继续努力,努力更新,努力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