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34章 倒打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转向清哑,紧紧盯着她。

????清哑默然。

????是她情急下说漏了嘴。

????她是如何得知的?

????当然是看电视知道的。

????可是她眼下要怎么回?

????说看书看的,《洗冤录》写出来了吗?

????谢吟月见她愣神,很满意,也不给她思考回话的机会,就抢着道:“郭姑娘不便说?不说也罢。大人——”她又转向周县令——“民女也知仅凭此点不足为凭,民女并非胡乱攀咬,民女还有证人。请大人传她上堂作证。一切即可真相大白!”

????周县令示意两个衙役道:“传!”

????谢吟月便走过去对他们低声说了几句话,那两个衙役便匆匆下堂去了。

????见此情形,郭守业和郭大全都惊疑不定。

????他们想不出谢吟月要如何证明连门都没出过的清哑杀人。

????事涉清哑,他们不免有些惊慌起来。

????沈亿三低声道:“不要慌!”

????沈寒秋也以眼神制止郭大全,又瞅了谢吟月一眼,意思你一慌张正中她下怀,且看她叫何人来作证再做应对。

????清哑也觉出爹和大哥的不安,对郭守业道:“爹,你要相信闺女。”

????郭守业看着她纯净的眼神,心便安定下来。

????是啊,他闺女是遇见过神仙的,怕什么!

????郭大全也冷静下来,想谢吟月会证实清哑何事。

????等待的时候,谢明理疑惑地用目光询问谢吟月。

????谢吟月轻声道:“爹爹请相信女儿。女儿断不会让谢家有事的!”

????谢明理点点头,道:“万事小心。”

????这时候,他并不能做什么,只好等。

????谢吟月点头,看向谢吟风。她已被扶到一旁,周县令怜她身怀有孕,特赐一张椅子给她坐。她一面悲悲切切地流泪,一面抚着肚子倾听堂上动静。

????她便走过去,轻声问:“妹妹还好?”

????谢吟风哽咽道:“多谢姐姐关怀。妹妹还撑得住。”

????谢吟月握住她手。道:“那就好。”

????手下用力握了下,好似给她力量。

????谢吟风忍住泪,安静坐着。

????并没有等很长时候,冯佩珊和几个小姑娘就被带上堂。

????谢吟月便问她们:七月三十一日午后。是否有看见江明辉在湖南岸追郭清哑,一直追过街对面去了?

????冯佩珊抢着道:“看见了,看见了!我们还猜怎么回事呢。”

????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欢喜异常。

????其他女孩子面对这阵仗有些惊疑不定,犹豫不答。

????周县令喝问道:“你们也都看见了?”

????谢吟月微笑道:“几位妹妹。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又不是一个人,有什么难说的?须知看见了不说,那是知情不报!”

????冯佩珊忙推一个女孩子道:“黄姐姐快说吧。你明明看见了的。撒谎的话要坐牢的!”

????几个女孩子对视一眼,便说看见了。

????周县令又问了几句,才命她们退下。

????郭大全松了口气。

????原来是证明这个!

????他倒也不怕。

????之前还有些担心,也不知说好,还是不说好。可自从找到证实江明辉回江竹斋的证人后,他便不再担心了。因为江明辉追清哑后就回家了。还有清哑什么事呢?

????周县令问道:“郭姑娘,之前你为何不说这事?”

????清哑道:“我没理他,有什么可说的。”

????谢吟月道:“不对!之前大家都不知江明辉行踪的时候,你明明碰见了他,却隐瞒不说,是何居心?”

????郭大全道:“谢姑娘,江明辉追赶我妹妹,无耻不要脸,我妹妹不愿说,是怕人误会。有什么不对?她又没理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后来江明辉没追上,只好回江竹斋去了,这都有人作证的。我倒想问姑娘:那个玉枝是他自家人。明明知道他回去了,为什么也隐瞒不说?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周县令点头道:“郭姑娘虽有隐瞒,但江明辉其后回去江竹斋,便与她无关了。倒是江竹斋的玉枝,既隐瞒在先,后有证人作证。她不得已承认江明辉回到家,却惊恐哭泣,极为可疑。”

????谢吟月道:“是可疑。两人都可疑。大人可否容民女一一道来?若说的不对,还请大人指正,或者郭家反驳。”

????周县令道:“你且说来。”

????又对郭大全道:“等她说完你等再举证反驳。”

????郭大全无奈,只得点头。

????清哑便看向谢吟月。

????谢吟月面向大堂侃侃而谈道:“郭姑娘和玉枝都隐瞒,皆有疑虑。玉枝因为江明辉回来,却不知什么时候离开又被杀,惊恐害怕不敢说;郭姑娘因为怕影响闺誉,还怕江家揪住此点不放,是也不是?”

????郭大全断然道:“不是。我妹妹不想跟江明辉扯上任何事,所以不说。后来准备告诉县令大人,谁知又找到了证人,证明江明辉回家去了,也就不用再说了。”

????周县令点头,这说法倒也合情合理。

????谢吟月轻笑道:“不管为什么,她们都有隐瞒。谁的隐瞒和江明辉之死有关?我们一一来分析。”

????随着她眼波流转,上下人皆被她吸引。

????“假如玉枝说谎,江明辉后来根本没出去,而是在江竹斋被杀,那么,当晚江竹斋众人都没有离开的情形下,他的尸体是如何被运出城去的?这是一。”

????“根据众人供词,第一点根本不存在。那么,就是玉枝没说谎,江明辉后来确实又出去了。他去了哪里呢?怎么会没有人发现呢?”

????“他去田湖西街看他媳妇去了。”

????郭大全不顾周县令之前警告抢答道。

????谢吟风低着头,闻言身子一颤。

????谢吟月毫不在意,笑道:“好,我们便假设江明辉去了田湖西街。可是,他回家大街上怎么没有一个人看见他呢?他回江竹斋的时候走的是小巷都被人看见,后来出去却没有人看见,为什么?只有一个可能——他刻意避开了人,出门的时候连玉枝也避开了。为什么要避开人?因为他要去的地方不能告诉人。他是去找郭姑娘的!”

????她提高声音道:“江明辉在景江酒家被郭家兄弟羞辱,后来却独自到了田湖南,乃是思念郭姑娘!他对郭姑娘情深义重,却阴差阳错接了我妹妹的绣球,郭姑娘坚持不肯二女共事一夫,所以退亲。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江明辉一直对郭姑娘怀有内疚之情,被郭家兄弟辱骂后勾起心事,不由自主就到了田湖南,因为郭家住在田湖南街槐树巷。谁知他那么巧就碰见了郭姑娘。他想对郭姑娘倾诉心事,然郭姑娘对他不假辞色,转身就走。他追赶未果后心里万分难受,回到江竹斋。玉枝看见的便是他满面颓丧。他这颓丧不是被郭家兄弟骂的,是因为郭姑娘而起的!”

????“你……”

????郭大全警觉不妙,想要阻止她。

????******

????O(∩_∩)O~~早上好,求月票、求推荐,求各种鞭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