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35章 推理(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然谢吟月此时如挥毫泼墨者之一气呵成,根本不容他插嘴,且周县令也警告道:“让她先说!”

????郭大全只好不甘闭嘴。

????清哑看着谢吟月,觉得她完全疯狂了。

????“……江明辉在房中苦闷了一阵,终究不甘心,下定决心去找郭姑娘表明自己心迹和相思之情。所以他刻意避开所有人。怎么到的郭家,恐怕除了郭姑娘现在没人能说清楚。”

????“……江明辉到郭家,郭清哑杀了他!这也告诉了我们一些谜团:仵作验尸说死者有醉酒迹象,证明他死前喝过酒——他在景江酒家喝的酒早该醒了。他跟人喝酒,说明对方是熟人。仵作说死者全身除了顶门被钉的深洞之外,全身无伤痕。试想,若是别人如此伤害他,即便他喝醉了,恐怕也要挣扎拼命反击,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唯有郭清哑,他深爱她,为求她宽恕心甘情愿死在她手上,想以死来求得解脱!……”

????堂上所有人都惊呆了,连郭守业父子都忘了反驳。

????因为太匪夷所思了,以至于想不起来怎么反驳。

????谢吟风更是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堂姐。

????“……郭清哑杀了江明辉,等郭大全和郭大贵回来,将尸体夹在货物当中带出郭家,带上了船,到翠竹镇才丢进江中。这也是郭大全兄弟一直有人证在场,却无需脱身杀人的谜团,因为他们根本不用杀,江明辉已经是死人了。再说江明辉身上的刀伤。郭家上下宠爱郭姑娘,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郭家兄弟更是护妹心切,特意在尸体上刺了几刀,以便事情败露后代妹妹顶罪。这正好解释了他们事后没有扔了那把刀的原因——若扔了,事败如何顶罪呢?”

????谢吟月说完,对上盈盈施礼,道:“大人,以上便是民女的推论。”

????周县令说不出话来。因为这推论太完美了!

????他想要据此判决,可还要等郭家反驳。

????于是,他便问道:“郭家父子,郭清哑。你等还有何话说?”

????郭守业指着谢吟月,颤声道:“你们……你们谢家女儿都是……死了也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谢吟月浑身一震,闭上眼睛,然后睁开,满眼清明。

????沈亿三父子同时扶住郭守业。沈寒秋低声道:“伯父冷静!”

????他看向堂上那个才十几岁的少女,如同狮子耸起浑身毛发,“岂能由你信口雌黄!郭家当时有证人,证明江明辉没有去郭家。”

????谢吟月道:“郭家人那天都去了城西工地,只有守门的两个老人,根本没和郭清哑在一起。郭清哑贴身的丫头和小侄儿侄女,很容易就能被她支开,帮她作证更是不可信。除非能找到不是郭家的人证明。”

????周县令立即下令传郭五大爷夫妇上堂问话。

????衙役领命出去了。

????郭大全击掌笑道:“谢吟月!好你个谢吟月!你将我小妹这样的人说成杀人凶犯,你小小年纪,心都黑透了。烂得发臭了!你抬眼看看,你们俩谁更像杀人凶犯?你真是妖女!”

????谢明理走上前去,将女儿往身后一拉,对郭大全冷笑道:“怎么,坚持不住了?其实这很容易想通,只不过我等都被郭姑娘柔弱的外边蒙蔽了。江明辉之死无非几种:劫财,可是江竹斋没有任何财物损失,这点不说不通。仇杀,江家跟郭家仇恨最深;情杀,江明辉和郭清哑爱恨纠缠。除了郭清哑,还有谁会杀他?除了碰巧出城的郭家兄弟,还有谁能无声无息将尸体带出霞照城?”

????郭大全嘲讽道:“哦?谢老爷真厉害,有其父必有其女!”

????郭守业自持还算有心机。可是他看着谢明理,觉得他阴险狡诈超过了他所见的任何一个人。

????他竭力让自己冷静,以便努力思考整件事情,找出破绽反驳。

????郭家这边人人愤怒,唯有清哑安静如常。

????她望着谢吟月,像要看透她内心。

????谢吟月勇敢地迎着她的目光。道:“郭姑娘看起来安静文弱,恰是最能做出这件事的人。这世间女子名节大如天,所以我妹妹被江明辉接了绣球,只好委曲求全,郭清哑却挥笔写下退亲文书,堪称惊世骇俗;她拍卖画稿,逼我未婚夫发下毒誓,绝非寻常闺阁女子能为;将三样机器公开天下,更是连世间男子也不及万一!她的胸襟、魄力和手段绝不像她外表看的那样柔弱。她对江明辉情深义重,却认定他始乱终弃,从而对他爱恨交织。这复杂的感情怕是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因此,不论豪门富户,还是官家子弟上门求亲,她都一概回绝,因为她解不开这个心结。以前郭家势弱,所以不得不忍辱负重;现在她是连皇上和太后都嘉奖的人,江明辉不知死活,闯到她眼前,她便用闻所未闻的巧计亲手杀了他,了结这段情缘。”

????“……之前仵作验尸不出,她一直隐忍不说,却在有证人指证江明辉回到江竹斋,而没有证人证明他后来又出去过,她这才说了。她,一直在等这个合适的机会,将大人的目光引向江家内部!”

????谢吟月说完,望着清哑长出了一口气。

????郭清哑不敢说碰见江明辉的事,确实在等机会。

????她谢吟月知道不说,也在等机会。

????终于机会来了,她抓住了!

????谢明理本不想女儿出头料理这件事。

????他有顾忌,顾忌方家。

????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认:女儿比他分析更深刻、更合理,句句都打在郭家要害上,句句都置郭清哑于死地,且难以辩驳,因为这桩桩件件都是事实。

????满堂寂静下,忽然响起一声凄怆的哭喊,“相公——”

????谢吟风站起来,举起双手仰天哭喊道:“相公,你看见了吗?你心心念念牵挂她,她就要来陪你了!从此你就能跟她生生世世在一起了……哈哈哈……郭清哑,我把相公还给你了……你赢了……”

????她冲到清哑面前,眼中说不出是痛快还是悲愤,状若疯狂。

????******

????八月第二天,朋友们,恳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