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40章 招供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透过泪光,她看向周县令,想他怎么有这么大胆子敢对自己用刑,就不怕明日自己说出去?

????周县令仿佛明白她的心思,笑道:“郭姑娘,本官劝你还是从实招了吧。这法子虽然难受,却不会伤害你,所以本官并不算滥用酷刑。”

????清哑心肝肺一齐颤抖。

????她很想招,她连一息也忍不下去!

????可是,她要招什么?

????她无声哭泣,忍无可忍之时,她咬住了嘴唇。

????周县令看得也忍无可忍。

????这牢房里但凡有人用刑,谁不是鬼哭狼嚎,叫得渗人!

????怎么这个郭清哑无声无息的?

????看她样子虽然不好受,但旁边看的人更难受,代她难受。

????他恨不得催她:你倒是叫啊!喊哪!

????正没趣的时候,忽然发现她咬嘴唇,他吓了一跳,急命“拿起来!”可不能让她咬伤了自己,或者咬舌自尽,那可就麻烦了。

????婆子听了,急忙将清哑双手从水里拿开。

????清哑仿佛被人捂住口鼻不得呼吸,这时才被放开。

????她深深喘气,感觉紧缩成一团的五脏慢慢舒展开来。

????紧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向手上看去,却发现手掌毫无异样,只在两指中间的部位有点发红而已。

????她总算明白了:这法子当真是掩人耳目的好法子。

????更奇异的是,那手刚离开水时,虽然不麻疼了,却火辣辣的难受,这会子却感觉好多了,甚至还有些……舒服!

????对,就是舒服!

????婆子扶她在周县令面前凳子上坐下,又用一块干净的帕子帮她擦脸上的泪,细心体贴仿若贴身伺候的妈妈。

????周县令笑吟吟地问道:“如何,郭姑娘?”

????清哑不语。

????周县令叹道:“姑娘何苦来?本官也曾听人说你对江明辉情深义重。其实他也是迫不得已,并非刻意背弃你。本官听说,他和谢二姑娘成亲后,还惦记你。拒不接受谢家帮忙,独自琢磨竹丝画。你即便恨他,也该想想他对你的情义……”

????聂无道:“谢二姑娘如今也后悔,不该拉了他拜堂……”

????二人你来我往,竟大谈江明辉对她的深情。

????清哑任他们说。半个字也不吐露。

????周县令说得口干,不耐烦地对婆子使了个眼色。

????于是,清哑又被拉去涂辣椒,然后浸泡热水。

????再次经历这别具一格的刑法,清哑并没有产生抵抗的经验,一样五脏抽搐、痛苦难耐、泪流满面。

????她觉得全身神经都处于亢奋状态,指掌间感触敏锐到极致。

????她好想晕厥过去,偏偏清醒的可怕。

????她便一直颤抖,流泪……

????过半刻钟,周县令便命放开她。再次审问。

????清哑看都懒得看他,一个字也不想说。

????聂无微笑道:“既然郭姑娘这样坚强,那就接着来吧。”

????于是,又重复涂辣椒、浸泡热水。

????直到第五次,清哑终于扛不住发出一声喊叫:“妈妈——”

????如初生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和着泪水一齐飞了出来,在静夜里格外清晰。然后一发不可收,她一边哭一边叫“妈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光绝望、无助。

????周县令等人都惊呆了。不知她叫的这“妈妈”是谁。

????“你招不招?”

????聂无急忙喝问。

????清哑哭道:“招……”

????只听得这一个字,周县令大喜道:“快拿出来!”

????婆子便将她双手拿了出来。

????这一次,她想不会再用刑了,用块细布仔细帮她擦干净手。

????一离了水面。清哑指间那痛彻心扉的感觉便消失,只剩下火辣辣的感觉。再等一会,连火辣辣的感觉也没了,一切恢复正常。

????只是,她身上衣衫已经湿透了,额上头发也湿透了。

????聂无心细。命拿来纸笔,叫清哑自己写供词。

????……

????次日,周县令升堂宣布江明辉被杀一案告破,凶手就是郭清哑!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但郭家沈家,连方家严家等人都震惊了。

????郭家自然不服,说他夜晚提审,屈打成招。

????周县令从容不迫地命带郭清哑上堂。

????今日吴氏也来了,一看见清哑,就抱住她连声问她可是被逼招供的。

????那时,堂上十数双眼睛一齐盯着清哑,看她如何答。

????周县令虽早做好应对的准备,这时也有些紧张。

????然清哑一言不发,任凭吴氏怎么问都不出声。

????她像以前一样安静。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少了些灵性。

????以前她的眼神纯净,让人感觉安心,现在则有些呆滞、漠然。

????郭守业马上发现不同,颤声道:“你们……你们干了什么?”

????沈亿三也沉下脸,问道:“请问周大人,郭清哑为何不会说话了?”

????周县令道:“胡说!她明明就会说话。本官未曾伤害过她。”

????他设想过清哑上堂会翻供,却没想到会这般表现,事先准备好的招数全用不上。

????吴氏哭喊连天,质问他对闺女做了什么。

????周县令恼怒万分,说他并未伤害郭清哑,是她自知死罪难逃,才故意如此,因当堂判决她死罪,上复朝廷秋审后处斩。

????吴氏尖叫道:“我不相信!我闺女没杀人!狗官……”

????余下的话被郭大有一把捂住她嘴,阻住了。

????郭大有一手捂住娘的嘴巴,眼望着周县令,愤怒道:“大人,我妹妹如今这个样子,要我们如何相信大人没有逼供?又如何心服?”

????郭守业道:“大人若不能让小民心服,老汉便告到大理寺去。”

????周县令今日就要把郭清哑的罪名坐实!

????因冷笑道:“本官依法判决,天日可表!尔等不服,只管请大夫来为郭清哑诊脉。本官绝不阻拦!”

????沈寒秋一面命人去请大夫,一面对上抱拳道:“大人,小民有话说。”

????周县令道:“你说!”

????沈寒秋道:“据供状称,郭清哑杀死江明辉时,没有外人在场,她一人独自进行。试问一个弱女子,这可能吗?此其一也。其二,供状称,杀人凶器为长铁钉,被她拔了出来事后扔进田湖。没找到物证辅佐证明,这说法不可信。其三,供状称,尸体交由郭大全带出。此事郭大全可供认?若郭大全没有供认,郭清哑杀人便不能确定。她一个弱女子,被逼之下胡乱招供,所以前言不搭后语。大人须得提供让我等心服的理由。”

????他一条条辩驳比吴氏嚷闹厉害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