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47章 蔡铭(三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严未央又将自己知道的说了一遍。

????高大爷沉吟道:“谢姑娘之言倒也有理有据……”

????说到这,停下来看着严未央。

????他心里有些不确定:这案子原告跟谢家是姻亲,而指控郭清哑杀人的是谢吟月,谢吟月却是方家未过门的媳妇,而严未央是方初表妹,严家这个态度,方家又是什么立场?

????他不得不试探一二。

????严未央怒火升腾,凤眼圆睁,道:“有理有据?那是高大爷不认识郭姑娘,若认识,便会觉得谢吟月之言纯属诬陷,简直丧心病狂!”

????在座三位男子差点都被茶呛了,一个个面色古怪。

????夏流星还特意看了蔡铭一眼,眼神很意味深长。

????蔡铭当没看见,笑道:“严姑娘果然快人快语!”

????高大爷咳了一声,提醒道:“这个,谢姑娘可是方家未来儿媳。严姑娘……”

????严未央道:“未来儿媳又如何?当她面我照样骂她!连我姑妈和姑父也不信郭姑娘会杀人,她想颠倒黑白,做梦!说她谢吟月杀人,我信;说郭姑娘杀人,整个霞照城百姓都不信!”

????她气疯了,一不做二不休,将方家拖下水。

????高大爷满面惊异,半响无话。

????蔡铭则看着严未央直摇头,满眼的不赞成。

????这样说谢吟月,太过了!

????就算真是这样,也不能这么说。

????唉,也不知这郭清哑是个什么样的人,值得她这样。幸好是女子,若是男子,他怕是要嫉妒死了。

????过了会,高大爷又问:“方兄弟现在何处?”

????出了这么大事,还牵涉到他未婚妻,他却没出面,不用说。人肯定不在霞照。

????严未央道:“去京城了。”

????夏流星道:“只怕这时已经知道了。昨日恍惚听人议论说,郭家辜负皇恩,挟怨报私仇,张狂之极。要上奏将郭清哑明正典刑呢。”

????严未央气道:“这一定是谢家在背后捣鬼。手段也太低劣了些。郭家才得圣旨嘉奖,连专利还未来得及实行,何来张狂一说?可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哼,若等几年再找个空子这么栽赃还差不多。”

????“我觉得这手段很高明,因为暴发户正是这副嘴脸。”夏流星道。见严未央面色不好看,接着道,“这不是我的话。别人会这么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郭家如何抵挡?”

????严未央脸色越发难看了。

????蔡铭忙道:“虽然这样说,也不是没有办法。”

????严未央急忙问“什么办法?”

????蔡铭就看着她微微一笑。

????高大爷见此情形,微笑着对严未央道:“刚才上来的时候,遇见一位好友在隔壁,说好了待会过去。严姑娘,请恕在下暂时失陪。过去应付一番就来。夏兄弟陪我走一趟。蔡贤弟,劳烦你替我陪严姑娘。”

????夏流星和蔡铭一齐点头,夏流星就站起身来。

????严未央也不在意,巴不得他们走了,她好细细问蔡铭,因此道:“高大爷请自便。”

????高大爷便和夏流星出去了。

????这里,严未央赶紧问蔡铭:“三爷有什么法子?”

????蔡铭瞅着她笑问:“我若救了郭清哑,姑娘怎么谢我?”

????严未央气结,道:“不是说,施恩不望报吗?”

????蔡铭清咳了一下。道:“在我来说,是不该望报,不过若姑娘坚持以身相许,在下也不便推辞……”

????才说到这。严未央霍然站起来,瞪着他,脸气得黑红。

????蔡铭急忙也站起来,以手虚按,连声道:“坐下,坐下!我瞧你平日言语爽快。才说笑两句,非是轻薄你,你就急得这样?原来我看错了你,竟是不能玩笑的。”

????严未央怒道:“蔡铭,有你这么说笑的吗?”

????蔡铭赔笑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姑娘消消气。”

????一面说,一面殷切地帮她续茶。

????因岔开话问道:“那郭姑娘什么样人,竟得你这样为她?”

????严未央心里一动,忙道:“郭姑娘啊,那可是百里挑一的好女儿,能织会画不说,还善操琴,连谢吟月也比不过她呢。人又纯净,又文静,不爱说话,不信我帮你引荐……”

????一面说,一面上下打量他,仿佛在掂量他。

????蔡铭觉得危险,忙道:“不爱说话?那太可惜了!我就喜欢话痨!”

????严未央再次被他气得咬牙,瞪着他不知说什么好。

????他喜欢她,所以上门求亲,这是说她话痨?

????若她质问,那不是点明他喜欢她,多羞人!

????若不质问,又咽不下这口气。

????蔡铭见她这样,不敢再撩拨,忙道:“刚才你问的,我忘了告诉你:我大伯父在大理寺,正和刑部大人们主持今年的朝审,接下来就是秋审。回头我请父亲给大伯去一封信函……”

????严未央这才高兴起来,逮着他细细地问。

????蔡铭告诉了她许多关碍,并特别告诫她:“刚才你说谢吟月的那些话,往后切不可在人前再说。以私情论,她是你未来表嫂,你背后如此说她,叫人如何想你?以国法律法论,她条条推论有迹可循,若指称她栽赃陷害郭姑娘,需提出有力的证据来反击,方才是正途。否则,一味骂她不但无济于事,且显得你无理取闹!”

????严未央气道:“我怎不知道这个,还用你提醒!你不知道,她有多狡诈……”

????她愤愤不平地对蔡铭控诉谢吟月种种手段。

????蔡铭含笑听着,不住点头,偶尔指点她一两句,告诉她这时候该说什么,那时候又该如何应对,等等。

????最后他蹙眉道:“谢姑娘果真如此,确实……”

????严未央马上问:“你不信我说的?”

????蔡铭笑道:“我自然相信你。”

????还有句话他没说,那就是韩希夷居然出面为郭清哑奔走,这就很值得人深思了。据他所知,韩希夷和方初可不是一般的朋友。

????但他还是教导她:“心中有佛,看人即佛;心中有屎,看人即屎。她若不像你说的,你如此恶言岂不自降品性?她若真像你所说,你便不在人前说她,她也休想瞒过世人耳目。纵瞒过一时,也不能长久。”

????严未央禁不住端肃神情,道:“谢公子教导,是我失态了。”

????蔡铭见她很诚挚,微微一笑。

????他又道:“姑娘不用太着急。此案巡抚大人尚要复审,最后还要上报朝廷秋审,并非没有转圜余地。”

????严未央道:“若是平常,自然不急。可这已经是秋季了,哪里还有多少日子等。”

????蔡铭柔声道:“我回头就去跟父亲说。”

????严未央听了,半响才低声道:“谢谢你。”

????蔡铭道:“不谢,便算我积功德好了。”

????这次没说要她以身相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