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48章 得信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道:“此案疑点颇多,但若找不到真凶,郭姑娘也甚为凶险。”

????说得严未央眼睛当即红了,心中恨透了谢吟月。

????她恨上天为什么赐给这种人智慧,被她用来害人。

????一想起谢吟月那套丝丝入扣的分析,所有往事和清哑的个性都被她利用上了,反成为证明清哑杀人的理由,她便不禁感觉彻骨森寒,觉得她实在太可怕了。

????蔡铭低声安慰她一番,高大爷和夏少爷就过来了。

????又寒暄一阵,天色不早,严未央便提出告辞。

????严家在湖州府也有别院,自然不用住客栈。

????蔡铭忙起身亲送她。

????离去时,严未央看着含笑的高大爷,还有清冷的夏流星,心中格外落寞。对于他们来说,这不过是人情往来中很平常一件事罢了,能帮得上的就帮,帮不上也无所谓,他们是不会为郭清哑着急伤心的。

????想到这,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蔡铭见了不禁叹气,对郭清哑也更好奇了。

????他反复向她承诺,一定会尽力帮忙,她也没高兴起来。

????“你觉得,令表兄得知此事,会如何做?”他问。

????“表哥……应该不会帮谢家。”严未央有些不确定。

????方初到底会怎么做呢?

????八月十五日中秋,身在京城的方初终于得知了这个消息。

????原来湖州巡抚会同湖州按察使、布政使复审江明辉一案,也没有突破,虽觉此案有疑点,但苦于找不出证据证明郭清哑是冤枉的,更别说查明真凶了。这样情形下,便迟滞住了。高巡抚因为各方人情,以证据不足为由压下此案,未向朝廷申报秋审。然谢家岂肯甘休,暗中联络湖州布政使,将此事通过别的途径上传到了朝堂。

????京城。正是中秋佳节。

????方初少年时便在外闯荡,对人生充满新奇和斗志,很少有“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觉。然这个中秋他的心情很落寞。

????下午,他带着圆儿去街上闲逛。

????在胡同深处,找一家茶馆,要一壶茶和几碟果子,一边喝一边听百姓说天南地北的闲话和趣事。

????他便听见这样一番对话:

????“听说了没。湖州那个织女出事了。”

????“什么事?”

????“杀了人,要砍头了。”

????“不是说才十几岁吗?怎么会杀人?”

????“说是她原来的未婚夫,始乱终弃,所以杀了他。”

????“这不能吧,那么小?”

????“就是!湖州那么远的事,你千里眼就看见了?”

????“哎呀你们不信?是我小舅子的岳父,在户部一个官儿家当差,听见大人们议论的。吵得人人都知道了,不信你们去打听……”

????方初先还漫不经心听着,听到后来隐隐觉得不对。

????圆儿见他蹙眉。急忙过去问道:“各位,你们说什么侄女?”

????一人道:“就是教大家纺纱织布的郭织女呀。现在我们家里都用她的织布机……”

????“郭姑娘!”圆儿失声叫道,“郭姑娘怎么会杀人?”

????方初脑子一片空白,再听不清那些人说什么。

????只记得他带着圆儿离开,然后接连去了几家小官吏家中拜访。

????等回到他在京城的宅院,已经是月上中天了。

????他将自己关在书房中,连灯也不点,呆呆望着窗外满月出神。

????才离开短短二十来天,竟然发生这样大事!

????“谢吟月!”

????他颤声低叫,满含痛苦。

????“少爷。少爷?”

????不知过了多久,圆儿在外轻唤。

????方初不语,他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少爷,你从下午到现在也没吃东西。喝点汤吧!”圆儿似乎知道他心情不好,提醒道,“吃了东西才能想办法。”

????屋里虽然没有回应,熟知少爷性情的圆儿却推门进来了。

????没有灯,他借着外面月光映照,走到方初身边。将手中托盘放在茶几上,转身先去书案前点了灯,然后才过来摆放碗筷。

????方初毫不在意他,暗想,以吟月的行事风格,虽然一心想要对付郭家,也不至于平白地就要置郭清哑于死地,她不会如此莽撞。

????一定有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呢?

????江明辉被杀……

????江明辉被杀……

????对了,是郭清哑威胁到了她,让她感觉到了危险!

????什么会让吟月觉得危险,不顾一切地要置郭清哑于死地?

????郭清哑一定发现了什么!

????几乎同时,方初脑中浮现谢吟风那婀娜的身姿,和波光粼粼的眼神。他攥紧拳头,猛然捶在身边茶几上,“谢吟风!”

????就听“哐啷叮铛”一阵乱响,碗筷汤饭落了一地。

????圆儿看着大少爷狰狞的面孔,吓得倒退一步。

????“收拾东西,我要回湖州!”

????他厉声对圆儿道。

????“是!”

????圆儿连碎裂的碗筷也来不及收,疾奔出去交代。

????等交代完,才回来收拾。

????那时,方初已经坐在书案前奋笔疾书。

????等圆儿将凌乱的地面收拾干净了,方初也写完了。

????他将封好的信交给圆儿,吩咐道:“明日一早将这信送去给户部的钱郎中;这一封送去给上次带你拜访的简配简先生。你就留在京城,注意打探消息,及时传信给我。”

????圆儿接过信,惊问道:“少爷明早就走?”

????方初点点头,道:“明早就走!”

????圆儿不知说什么好,只得道:“少爷带谁回去?”

????方初道:“方雄和川儿跟着就成了。”

????圆儿担心地看着他,道:“大少爷还没吃饭……”

????话未说完,方初已经走了出去。

????午夜时分,一切行装都收拾妥当。

????本该抓紧休息的方初却毫无睡意,索性站在院中,仰头看那一轮明月。

????谢吟月!

????谢——吟——月!

????他心中默念这三个字,面无表情。

????直站到四更天,圆儿实在看不下去了,过来劝道:“大少爷就算心里不好过,也该先忍着先去睡,睡好了明天才有力气赶路。等回去湖州弄清了情况再想法子,不比在这干着急强?”

????方初这才转身回屋,也不上床,就和衣躺在矮榻上。

????一闭上眼,眼前便浮现郭清哑安静的面容。

????她被关进了牢房!

????以她宁折不弯的性子,到底怎样被折磨才会亲笔写下供状?

????他觉得心中煎熬得难以忍受,根本没法入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