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51章 翻脸(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盯着那乌篷船,久久不动。

????锦绣也没有再催他,静静地等待。

????好一会,他才纵身跳上小船。

????船身一阵摇晃,锦绣急忙用竹篙撑住,待稳住了,才轻点水面,向中央荡去。

????方初走进船舱,只见谢吟月一身花棉布衣裳,好像普通渔家姑娘,正在舱中用个红泥小炭炉烹水泡茶,见他进来,抬头笑问:“回来了,怎不告诉一声?”

????方初心中一凝——她在跟踪他!

????她算定他得了消息一定会回来,所以一直关注方家。

????他回来没有去找她,她便派人跟踪他。

????那身衣裳,一看便是在街上小成衣铺临时买的。

????他在桌边坐下,道:“不敢去,不知道跟你说什么。”

????谢吟月正用心扇风烧水,闻言执扇的手一顿。

????这时水滚了,她忙提了铜壶冲茶。

????浓郁的茶香袅袅散开,她捧了一杯送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柔声道:“一初,这一次,你可不可以袖手旁观?”

????她的口气温柔中带着一丝恳求,放下茶杯的手握住他的手。

????柔腻光滑的感触,迅速传递到方初手上。

????他垂眸,看着那葱白细嫩的手指,有些恍惚——

????一向讲究礼法的她如此主动,是动情还是谋算?

????谢吟月见他不语,再次道:“我不求你出手帮谢家,我只要你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袖手旁观!”

????方初抬眼,凝视着她,轻声问:“吟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谢吟月道:“我当然知道!你放心,谢家不会以身试法,只会通过官府,以律法手段来解决。”

????方初听了这话,忽然笑了。感觉很荒谬。

????“人命关天,栽赃就是栽赃!难道经过官府判决,将那栽赃的罪名坐实了,就可以抹去栽赃的痕迹?就可以欺心?”这一刻。他觉得眼前女子陌生之极,强忍痛心,坚定地告诉她,“你让我袖手,我做不到!吟月。我也求你:放手吧!有什么事,我都会陪你面对!”

????说着,他反握住她的手,做最后的努力。

????谢吟月神情僵硬,手不知不觉松了。

????她问道:“你说我栽赃?你既说不管什么事都会陪我面对,那我现在就要你陪我面对此案。你就是这样陪我面对的?说我栽赃?”

????方初道:“这本就是栽赃!”

????谢吟月不和他辩,问道:“你打算如何?”

????方初反问:“你打算如何?”

????谢吟月道:“我?我能打算如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她面无表情,好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方初冷冷道:“正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松开了手。不再尝试拉她。

????谢吟月身子一颤,问:“你在说谁?”

????方初道:“你心里明白我说谁。”

????谢吟月道:“我不明白!郭清哑已经招供,她就是凶手。”

????方初命令道:“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你真觉得是郭清哑杀了江明辉?”

????谢吟月看着他,这张脸虽比不上韩希夷俊朗,然眉峰、山根棱角分明,衬托得双目深邃,此时更是射出犀利的光芒;厚薄适中的唇,以往看了每每令她脸红,此时也紧闭成一条线。显示他的强硬。

????她心中难受,又被郭清哑三字触动,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回道:“我就是这么想的!就是郭清哑杀了江明辉!”

????她紧紧盯着他。等着他暴怒发作。

????然而,他并没有,甚至很平静。

????只是,那眼中犀利的光芒敛去,代之而起的是深深的失望和浓浓的讽刺,还有痛心绝望。看得她一颗心跟着颤抖。

????他轻声道:“你,不但欺骗别人,现在开始自我欺骗了。”

????谢吟月激动道:“我欺骗?我不过是提出指控,县尊大人审的案,郭清哑自己供认不讳,你说我欺骗,那便算欺骗好了!等到郭清哑明正典刑的时候,欺骗也罢,事实也罢,都不重要了。”

????方初点头道:“凶手一定会被明正典刑的!”

????谢吟月冷笑道:“凶手?你心里另有一个凶手?在你心里,郭清哑就是美好善良的,不会动手杀人的。”

????方初肯定道:“是!”

????谢吟月不料他就这样承认了,有些错愕。

????她努力抑制急涌的泪水,问道:“你从京城匆匆赶回来,就是为了帮郭清哑洗清冤屈?为了她,你不惜对付你的未婚妻?”

????方初不住点头,道:“好,很好!谢吟月,人命关天,你却只想到儿女私情,真是太叫我失望了!可笑你我相交这些年,我在你心中竟是这样一个人!”

????谢吟月道:“你难道不是为了她才回来的?若是别的女子,你会回来吗?你会管她是否冤屈吗?”

????她被他题名道姓地叫,心中难受又恐慌,又忍不住质问。

????方初点头道:“是!我就是为了郭清哑回来的。”

????谢吟月惨笑道:“我还以为自己猜错了呢!”

????终究还是承认了。

????方初没回话,站起身就往外走。

????身子才动,复又停了下来,对她道:“我是为郭清哑回来,却并非你心里想的那样。说给你听,你也不会明白。告诉你一件事:当初陈水芹自杀,我便对你不能容忍。——你是不是也要说我惦记她?过后我劝你,你却没有一点内疚和悔改之心,实在让我失望。这次更是亲自出手,要置郭清哑于死地。谢吟月,你真是我认识的谢吟月吗?还是我们从来就没看清过彼此?”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走出舱外。

????来到船头,从锦绣手中夺过竹篙,用力一撑,船向岸边靠去。

????在离岸还有两三尺的时候,他丢下竹篙用力一跃,跳上了岸。

????上岸后,直接往旁边一条巷弄走去。

????他一面走一面想,去年织锦大会前,他、韩希夷、谢吟月和严未央在郭家拍卖竹丝画稿那天相聚醉仙楼,严未央痛责谢吟月和他,并质问他,他日为了谢吟月,是不是要动手害人命?

????他当时想,他怎会做那等事呢,吟月也不会!

????谁知,今日竟一语成谶了!

????******

????二更求月票O(∩_∩)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