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52章 温柔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感觉头顶的天昏暗沉压,就像他和谢吟月的未来一样。

????他们……还有未来吗?

????他努力吐气,不去想结果。

????现在最要紧的,是把郭清哑救出来,其他的,等结束再说!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巷子中,船上的锦绣还在发呆。

????转头对船舱中一看,谢吟月也呆坐着,脸上有泪痕。

????怎么会这样?

????怎么办?

????先是韩希夷,现在是方初。

????他们都不信郭清哑会杀人。

????他们都以为是她谢吟月在栽赃陷害郭清哑?

????这想法令她心痛到窒息。

????“你不信,结果由不得你不信!”

????她扶住桌面,借以支撑身体。

????喘息了一会,对外吩咐道:“去江竹斋!”

????锦绣急忙答应,调转船头,往来路划去。

????江竹斋后院正房,谢吟月已经恢复成平常模样。

????她看着坐在对面的谢吟风,满心的抵触。

????如果可以,她绝不想看到她!

????她不想见她,又不能不来见她。

????不想戳破,又想提醒,这实在很难。

????最后,她告诉她,郭清哑杀人因为证据不足,迟迟不能处决,现在各方都在关注此案,“妹妹不要担心,只管守丧养胎就好。不管别人怎么说,咱们安安静静地守本分,便什么都不怕。”

????虽这样说,她目中不自觉流露出警告的神色。

????谢吟风看得心惊不已,哀哀答应。

????又略叮嘱了几句,谢吟月便起身告辞。

????出了江竹斋,她深深地透了口气,立即回到谢家别院。

????观月楼,一个婆子早在等她。

????“郭清哑怎样?”她径直问。

????“还是老样子。”婆子回道。

????谢吟月秀眉微蹙,正想着,忽见那婆子神情有些犹豫,似有话要说的样子。便道:“有什么不对的?我不是说了,只要她有什么动静,都要来回我吗?”

????婆子忙道:“没有动静。就是听马婆子说,看着她不伤心不生气不着急的模样儿。倒像庙里的尼姑在打坐念经一样。不过她嘴里没声儿罢了。”

????谢吟月听了出神,脑中浮现收集来的郭清哑的过往:第一次亲事,得知张福田和李红枣有染后病倒;第二次亲事,和江明辉退亲后大病一场;这一次,是受到打击还是别的缘故呢?

????若是承受不住江明辉之死。在死讯传来时她就该病倒才对。

????但是,当日在公堂上,她很平静……

????“姑娘,姑娘?”

????锦绣轻唤她。

????她抬眼问她何事。

????锦绣朝那婆子努嘴儿。

????谢吟月忙挥手让那婆子退下。

????“叫李红枣来。”

????她吩咐锦绣。

????※

????这日,严未央去郭家看吴氏。

????吴氏连日忧心操劳,支持不住,便躺倒了。

????严未央代替她去大牢探望清哑。忽想韩希夷一直关注此案,不如叫上他,见了清哑,或许能问出或看出一些问题。

????韩希夷得信很快来了。

????两人进入牢房。只见清哑还是前次见的样子。

????然严未央端出燕窝粥喂她的时候,她却没张口,只是看着她。

????严未央眼睛一红,低声哄道:“郭妹妹,郭婶子让我来的。来,吃饭。你在这里坐了这么多天,不吃饭怎么成呢……”

????清哑慢慢地张嘴,吃下了她送来的一勺燕窝粥。

????严未央顿时笑了,又流泪。

????她想说些开心事给清哑听,又无事可说。

????对于清哑来说。现在能有什么事让她开心呢?

????韩希夷看着安静吃饭的清哑,几乎都不嚼的,喂了就咽下,似乎吃饭是一项任务。可是。刚才她见来的是严未央和他,分明有些疑惑的,而且不想吃。后来严未央伤心,她才吃了。

????“她其实心里明白!”他想。

????他浓眉打结,毫无平日洒脱形象。

????严未央也发现清哑吃饭异常,受不住。转头掉泪。

????韩希夷便接过她手上的碗,舀了半勺送到清哑嘴边。

????他先就发现严未央每勺舀的太多了,清哑一口吃不下,总会漏些。想是她从未伺候过人,所以没经验。他看得心里发急,当时就想提醒,这时干脆拿过来自己喂。

????清哑闭嘴看着他。

????韩希夷便微笑,用极轻的声音道:“来,张口。”

????清哑眼神便有些古怪。

????韩希夷兀自不觉,又道:“郭姑娘,你要坚持。我一直相信姑娘没杀人,便是亲手写下供状也不信。严姑娘也不信。你且放宽心,无论如何我也绝不会让姑娘含冤莫白的!”

????说到最后一句,他口气十分坚定。

????清哑慢慢张开了口。

????韩希夷很开心,柔声道:“吃慢些。”

????等一会才又喂下一勺。

????待清哑吃了,他从袖中扯出一方青色棉帕,将她嘴角一丝水渍擦干净,然后对她微微一笑,仿佛这样才满意了。

????然后,他一边喂,一边娓娓道:“姑娘年纪小,又是没经历过的,难免对人世间一些事心灰意冷。其实,眼下姑娘经历虽然凶险,然在我等世家眼中却平常。世人多磨难,能坚持到最后的方是强者……”

????那口气,似教导,似安慰,更是鼓励!

????严未央等心绪平定些了,转过头来便看见这温馨的一幕。

????这样的韩大少爷,是她从未见过的!

????她怔住,莫名的眼睛又红了。

????然她只怔了一会就道:“没想到韩大少爷也会伺候人用饭,还有模有样的。你刚说的话我不赞同。郭妹妹这叫磨难吗?这叫被人栽赃!”

????那恨恨的口气直指谢吟月。

????韩希夷无奈道:“不管是什么,都是磨难。”

????又看向清哑,欲言又止。

????半天才说道:“你放心!”

????不管怎样,他都不会让她蒙冤,更不会让她有性命之忧。

????严未央听了却冷笑。

????“你要记住你的话,别碰见什么人又退缩!”她讥讽道。

????韩希夷叹了口气,将空碗交给她,再看向清哑。

????想要对她说什么,又不知说什么。

????目光在她身上流连半天,心上又添了些压抑,和一丝隐痛。

????清哑坐了这么久的监牢,一个姑娘家,又是那样干净的一个姑娘,连洗澡都不能,如何忍受?还有心理上的伤害和压力。

????想到这,他觉得自己之前的劝诫和鼓励很可笑。

????“下次记得带衣裳来给她换,再准备些水帮她擦洗……”

????他认真地向严未央建议,听得她张大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