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55章 出洞(二合一肥章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是郭大有,那两个小的却是郭勤和郭巧。

????不过他们都改装了,看去是很平常的水乡渔民。

????还是没有家,常年住在船上的那种。

????郭大有的水性自不必说,两娃也像小鱼儿一样敏捷。

????很快,他们便到了江家附近,停在篱笆墙下的荷叶丛中。

????这些沿河建造的民宅,后院临水,都修有一条石阶通向水边,方便家中人下水洗衣洗菜等,石阶上方有道栅栏门,防止有人从水路进入院中。栅栏门两边大多都是矮墙,种着各种花草藤蔓,加上地面距水面还有一截,便形成天然的高墙了。

????郭大有朝栅栏门那边看看,见没动静,才将目光对准眼前。

????眼前墙根下,有个下水沟洞。

????若是走栅栏门翻进去,天色明的时候极容易被人发现。

????这阴沟洞附近荷叶密集,从这钻过去,万无一失。

????是的,他是来送郭勤和郭巧进江家分铺。

????根据大头菜的描述,巧儿钻洞进去不难,而郭勤大些,就不容易了,所以他最近一直在减肥。除了减肥,小兄妹俩还早晚练习游水,增加对凉水的抵抗力。

????郭大有紧紧搂着巧儿,用下巴摩挲小闺女的额头,心中酸楚不已。可是,他却不能犹豫,也没有工夫犹豫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错过这一次,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次!

????郭大有喃喃道:“巧儿!”

????巧儿转脸,乌黑的大眼睛在暮色下跟猫眼一样。

????“爹,能进去了吗?”

????她居然有些心急。

????“二叔,再不去天黑了就看不见了。”

????郭勤盯着那下水沟催促道,他的眼神就像小狼一样。

????罢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郭大有不再犹豫,在闺女脸上亲了一下,微声道:“巧儿,记得爹说的。你大伯和小姑的性命就靠你和哥哥了。咱们这是帮衙门老爷破案子。不是干坏事。知道吗?”

????巧儿用力点头,神情十分庄重。

????郭大有便抱着她塞进下水沟洞。

????小女娃两臂前伸,手脚并用,很轻易地爬了进去。

????接着。是郭勤。

????他也如巧儿一般姿势进洞,然而他的骨架大些,就算已经减肥减得细条条的了,还是被卡。他恼怒万分,用力伸头缩身往里挤。恨不得将自己像面条一样拉长。

????巧儿在那边扯,郭大有在这边推,加上郭勤自己用力,终于挤了过去,然肩膀却被蹭破了皮。

????郭勤顾不得疼,命令巧儿赶紧躲进厢房,“藏在床底下。”

????他自己则转头扯出二叔随后塞过来的包裹,紧张打开,拿出一段红绸挂在院中树上,然后闪身躲在厢房屋侧等候。

????郭大有见两娃进去了。重新缩回荷叶丛中等待。

????不大工夫,他便听见远处传来一声鸟叫。

????那是大头菜发出的讯号,说明贾秀才出动了。

????他转头仔细观看,果见那边荷叶丛中过来一艘小船。

????是贾秀才来了!

????他便凑近那下水洞,学了两声蝈蝈叫。

????里面郭勤听了,忙去树上取下红绸,然后也躲进厢房,并和郭巧换了一身干衣裳。

????没错,他们正是用这个法子诓骗贾秀才前来!

????贾秀才也远远地将小船停在隐秘的荷叶丛中,然后泅水来到江家石阶前。那时。天色已完全昏暗,别人是看不清他的了。但他还是很小心,匍匐上石阶,半跪着。伸手用谢吟风给的钥匙开了栅栏门,闪身进去,隐在篱笆墙后。待四下打量,没发现异样,才往亮着灯的正屋走去。

????谢吟风蓦然见他,心中一跳。惊道:“你怎么来了……”

????那心中转瞬间便转了数个来回:先是疑惑他怎么会不召而至;后又欢喜,想他是不是跟自己一个心思,急着要对自己说去京城和罗姑娘这两件事,所以日日关注这边,今晚看见这边亮了灯,所以冒险前来;再者她正有天大的要紧事要告诉他,有了前面的想法后,便等不及问他证实,心里便确定了,急急忙忙改口。

????贾秀才这几日一直盯着这边,盼望红绸出现,看得眼都花了。今晚看见了,忙就赶了来。等船到附近,发现红绸又没了,他便怀疑自己之前真看眼花了。所以他进来时,是很小心的。这时听见谢吟风问,才知谢吟风并未挂红绸,果然是自己看眼花了。

????他便笑道:“我想你,就来了……”

????抱住就亲了上去,浑不顾身上的水。

????谢吟风也抱住他腰,急急道:“来得正好!我有一件要紧事告诉你:郭清哑不能定罪,因为找不到凶器。我准备了一模一样的,你把它丢到郭家门前的田湖水里。就丢岸边上。到时候我提醒江家请周县令派人打捞。她不是说把凶器扔进田湖了吗,我们就说她做贼心虚,此事不可能假手他人,女孩子力气小,不会丢太远,就在岸边打捞。回头捞上来,她浑身是嘴也休想逃脱杀人罪。”

????贾秀才刚凑近她嘴边,听见她说,便凝神不动。

????待听完,不禁赞赏道:“这主意好!我也是为这个来的。”

????说完,就开始解她的腰带。

????最要紧的话说完了,谢吟风也松了口气,也有精神想其他的了。因把脸一沉,道:“听说你要去国子监读书?还跟罗家姑娘定亲?”

????贾秀才见她薄面含嗔,打心眼里疼惜,在她红唇上啄了一下,认真道:“我正要告诉你,来,咱们上床说……”

????谢吟风好久不见他,心里早已急不可耐;再者看他身上穿着湿衣裳,担心他得风寒,遂不再逼迫,帮着他一顿上下其手,将衣裳都除了,赤条条便钻上了床。

????“说,罗姑娘怎么回事?”

????相比去京城,谢吟风更在意他和罗姑娘定亲的事,提起来就牙痒痒的。逼问不算,一低头,便在他肩头狠狠咬了一口。

????“是这么回事——哎哟,好人。别咬!我说,我说!……”

????贾秀才要忙着动作,又要哄佳人息怒,又要述说前因后果,还要想法子劝解她答应自己。真是一心数用,将平日急智发挥到了顶峰。

????“亲亲的可人儿,我对你的……情义,谁也比不上。可是这事太突……突……突然了……国子监……我一定要去,将来,为你挣个诰命夫人……罗家……”

????“你别哄我!国子监有什么了不起?我谢家一样能帮你。”

????“哎哟,好人你怎么想不通……呢?谢家纵有天大的能耐,咱们没过明路,我也不能享用……最主要是我娘……她不会……答应你……还有江家……”

????谢吟风便明白了,两人之间的阻力不是一点半点。

????这正应了她之前的担心。更加愤怒不甘。

????“那你就抛弃我了?”

????她一把揪住他头发,将他脸拉近,柔声问道。

????两人抵面,贾秀才见她红唇鲜艳欲滴,妖娆目光逼视他,不得不停止动作,强自忍耐告诉她:“我的小心肝,你怎么吃起醋来什么都不顾了?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我都替你想过了,别说眼下,就算过一年。也不能提。头一件,江家未必肯放你;第二件,我娘不答应。我的学业又不能耽搁,不然将来你指靠谁?所以。我想咱们的事不能走正途,我的意思是我一心考功名,然后纳你进门做妾,再想法子扶正……”

????谢吟风心中醋海翻波,问道:“你要娶罗姑娘做正妻?”

????她大抵也明白了,她如今的身份。丈夫又是横死的,若他有了功名,想做他正妻怕是很难,确实要费些手段。

????贾秀才心里确实这么想,又不敢触怒她,忙摇头说尚未正式答应罗家的亲事。

????谢吟风这才好过了些。

????贾秀才又打叠起万般柔情和海誓山盟哄她,两人才又好了。

????贾秀才进屋后,时刻关注外面动静的郭勤和巧儿便从厢房溜了出来,跟着进了正屋。

????刚进来,便听见对面传来脚步声。

????郭勤急忙拉巧儿蹲身藏到卧室外间的圆桌底下,借着垂下的桌布遮住身子,侧耳细听。

????原来是锦屏听见声音进来查看。

????走到外间月洞门口,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她不禁暗叹,想姑娘到底还是忍不住,把他叫来了,这可多危险!

????她朝后院瞧了瞧,想后院不会有人来,还是去前面守着吧。

????不然,若西街那边不放心,早早叫人来接,撞上了可不得了。

????于是,她匆匆回到前面,在铺面东次间内守着。

????郭勤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锦屏,便附在巧儿耳边微声嘱咐了一声,又朝卧室里面指了指——那两人已经在宽衣,很快上了床,忙着说话动作,声音很大——示意巧儿去拿他们的衣裳,自己则猫腰尾随锦屏去了。

????他各房外偷瞧了一遍,都黑灯瞎火的,只有锦屏那屋亮灯,心中暗喜。

????锦屏坐在东次间内,总觉得心神不定,眼皮直跳。

????她不知是真有兆头要出事,还是自己做贼心虚。

????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继续看外面。

????忽然门口一个影子一晃过去,她浑身一抖,差点叫了起来。

????到底没敢叫,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却没声音,才放下心。

????然刚才那一眼,她分明看见个小小的影子飘过去了,难道是眼花了?这要紧关头,她不敢大意,决定还是出去看看。

????才走到门口,一眼看见铺子正堂上坐着一个人。

????堂上没有点灯,东次间透出的灯光能让她看清对方大致模样。

????她只觉头皮发炸,一股凉意从头贯到脚底,一股恐惧从心底升到咽喉,咽喉仿佛被人掐住一样,再也不能出气,张口结舌地看着堂上,两眼一翻,身子软软地瘫倒。

????堂上坐着的是郭勤。

????可是,锦屏看见的却不是郭勤,是江明辉!

????今晚,郭勤打扮成了小江明辉。

????穿着他同样常穿的衣裳,梳着和他同样的发式。

????最重要的是,脸上贴了一层羊皮面具。

????那是郭大有弄来的,一日带郭勤去牢中,让清哑对着他脸描画、修饰,人造了一张画皮,就为了今日备用。

????郭勤吓晕锦屏后,立即过来,在东次间点了一小截迷香,然后关上门窗,将锦屏关在里面。这样,她就算醒过来又会被迷晕。

????做完这一切,郭勤迅速冲向后面。

????他小兄妹俩分头行动,巧儿早麻溜地将卧室**物、鞋子和桌布等等,所有能裹身子的锦缎布类都搬到外间去了。

????她穿着软底鞋,跑得无声无息,来去如风。

????忙碌中,又疑惑那一对男女到底在床上忙什么,屋里进了她这样大的一只老鼠,他们居然一点没发觉,还只顾吵。

????可是,爹交代过她,叫她别管他们,她的任务就是等他们上床后把衣裳拿走,然后放火烧屋子。于是她闷头做事,像老鼠一样贴着墙根走,或者从桌下钻,或者借着柜子书架遮掩来回闪避,轻灵极了。

????郭勤赶来,和她一块收拾,然后去后院,拿出准备好的蘸油小火把,先从厢房烧起,所有布幔、床单、窗幔都点燃了。跟着,他们又跑到前面,将铺子内易燃物也点燃了。最后,是谢吟风的卧室,也点燃了,并将谢吟风和贾秀才的衣裳和鞋袜都投入火中。所有地方,唯独那穿堂不曾点火。

????做完这一切,才拉着巧儿回到后院,将门在外上锁。

????说来半天,其实很快。因为是有意纵火,二小专门拣悬挂的帐幔、窗幔、衣物、桌布等易燃物下手,各处几乎先后点燃,又将蜡烛和油灯内的油倒上去助燃,火势迅速崛起。不比偶然起火,先由一处慢慢烧起,等火大了才殃及其他地方。

????小兄妹俩幸亏跑得快,不然还跑不出来呢。

????出来后,躲在窗下,听里面动静。

????本来郭勤还有个任务:要去前面将锦屏弄醒,防止烧死了她。郭家并不想两娃手上沾血,再说锦屏身为谢吟风的贴身丫鬟,一定知道内幕,还需要她上堂作证呢。之前针对她做的行动,只是阻止她去后面给谢吟风和贾秀才报信而已。

????可是郭勤人小心却狠,又嫌麻烦,再说弄醒锦屏的度不好掌握——倘或她早醒来又冲到后面来通知谢吟风呢?他便想,这女人要是帮忙杀了明辉叔叔,老天爷就不会放过她,让她烧死正好,算他帮明辉叔叔报仇;要是没帮,他才点了那一点点迷香,这大火一烧,人再一吵,她应该能醒来。

????一句话,锦屏的命被他交给老天爷决定了!

????******

????二合一章求月票!!!感谢所有支持相信原野的朋友们,不解释,今日依然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