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47章 逼迫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周县令这才发现,还有事未了呢。

????他无奈地示意衙役上前接了状子,看了起来。

????刚刚松一口气的众人陡然又被提起了心神。

????简配对沈寒秋遥遥抱拳,又朝方初看了一眼,歉意地笑了笑,退到一旁。这是表示他为郭家担任讼师到此为止,下面的案子他不会再插手。因为郭清哑状告谢吟月,谢吟月却是方初的未婚妻。

????沈寒秋微笑点头,表示理解。

????周县令看完状子,对谢吟月道:“谢姑娘,郭姑娘告你知法犯法,袒护妹妹杀人罪行,栽赃陷害无辜良民。你有何话说?”

????谢吟月盈盈走上前去,在清哑身边跪下。

????“民女问心无愧,任凭大人审问。”

????她声音清脆、淡定,举止气定神闲。

????面对此情形,大家不看堂上二女,都看向方初。

????连方瀚海和谢明理都看着他,看他如何决定。

????方初一下成为视线焦点!

????他怔怔地望着跪在前方的两个少女,嘴唇闭得比任何时候都紧,拳头捏得关节都发白,浑身跟着紧绷、僵直,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就一瞬,他蓦然松懈下来。

????眉峰下,眼眸低垂,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

????谢明理止不住颤抖起来,转而犀利地瞪着方瀚海。

????方瀚海没有任何动作。

????不管儿子的决定是什么,他都相信他、支持他!

????韩希夷有些不忍,很能体会好友心情。

????看着堂前二女,他也束手无策。

????这两年来,她们明里暗里、背后当面,不知交手几多次,这是第几次?

????堂上,周县令又开始审问。

????清哑指控谢吟月依据以下几点:

????一,当日在公堂上,她因指出江明辉死因。谢吟风惊恐晕厥。谢吟月发现妹妹异常,陡然发难栽赃她,一是帮谢吟风掩饰,二是维护谢家声誉。三为除掉她。

????二,谢吟月早从冯佩珊口中得知她碰见江明辉的事,一直不说,正是居心叵测。

????三,唆使谢吟风逼问玉枝用心险恶。

????如今案情大白。证明她之前所有行为确是掩盖栽赃。

????谢吟月道:“郭姑娘,你说我栽赃你是帮谢吟风掩护,证据呢?当日我指控你,是依据许多疑点,更有从你家船上搜出的短刀为证,并非我信口雌黄。后来,你自己又亲手写下供状,怎么反怪到我头上!”

????周县令点头,道:“郭姑娘,你可有证据?”

????清哑道:“谢吟风杀人是事实。谢吟月诬陷我也是事实,还要什么证据?”

????周县令听了一愣,想想有些晕乎。

????谢吟月冷笑道:“姑娘以为颠倒顺序,就可以混淆视听了?当日我们都不知凶杀内情,谢吟风听见江明辉死于铁钉灌顶惊恐晕倒,乃是不堪打击伤心悲痛的表现,有何不妥?”

????清哑盯着她问道:“哦,既然你觉得妹妹是伤心,你还有心思编一套滴水不漏的话栽赃我。你当时在想什么?”

????简配面上露出一丝赞赏,看了方初一眼。微微一叹。

????谢吟月眼神微颤,很快恢复正常,道:“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提出铁钉灌顶,还说得那么详细。难道不让人心惊,从而产生疑问?我怀疑你再正常不过了。再加上从你大哥船上搜出刀具,和江明辉身上刀伤吻合,正是要故意转移查案人视线,让人以为江明辉是被刀杀死的;你大哥又正好那个时辰出城,当晚停在翠竹镇。江明辉又被抛尸在翠竹镇,怎不叫人怀疑你兄妹合谋串通?说到这我倒想再问郭姑娘一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江明辉被烧红烙铁灌顶而死的?难不成姑娘平日还琢磨这个?”

????她反客为主逼问起清哑来,也是故意岔开话题。

????清哑一扬头,道:“就不告诉你!”

????谢吟月听得一呆,丝毫没料到她会这样回答。

????堂上至少一半人都露出错愕神情。

????他们也都没想到在这严肃、紧张的时刻,一向安静的郭姑娘忽然任性撒赖起来,颇有“就不说,气死你”的架势。

????韩希夷一个没忍住,差点笑出声来。

????急忙中想起在公堂,笑出来很不妥,才忍住了。

????不知为何,他看着清哑心里软软的。

????方初嘴也抽了抽,对于清哑这一偏离行为表示奇怪。又想她到底才十几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以前没经历过大事的,这一两年遭逢诸多变故。人都当她是郭少东,其实还是个孩子,偶尔任性撒赖也正常。

????周县令道:“郭姑娘,你不说,这案子怎么审?”

????他十分遗憾:再听谢吟月的推论,他还是觉得有理,还是觉得好像郭清哑杀了江明辉,再被郭大全以刀伤掩盖。本来他以为破了这桩奇案会立大功、升官的,偏偏情势陡然翻转。如今谢吟风和贾秀才都认了,凶器也找到了,江明辉走水路的小船都找到了,正是铁证如山,他不服也无法。

????这时候,他跟谢吟月一样,很想弄清楚清哑到底是如何知道江明辉被铁钉一类的利器灌顶的。

????清哑道:“我怎么知道不重要。过了这么久,无论怎么说,谢大姑娘也不会相信。大人可还记得:谢姑娘那天问我时,不等我想好怎么措辞,她就给我扣了杀人的罪名,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她就是要我死!”

????周县令略一回想,点头道:“唔,好像是。”

????清哑忙夸道:“大人好记性。”

????谢吟月没想到清哑也会奉承人,气得要死。

????不等她反驳,就听清哑又道:“好,谢吟月栽赃陷害民女的原因明确了,咱们再说第二点……”

????谢吟月疾声道:“等等,怎么就明确了?大人尚未表明态度呢,姑娘难道代替大人下结论?”

????清哑提高声音,和她抢着说,生生将她的声音压制,别人便只听见她说道:“刚才辩论很清楚。不用再说!”

????又急急朝上道:“大人,民女是原告,她是被告。民女提出指控,等说完她再提出辩驳。上次大人不就是这么审问的!”

????周县令道:“不错!你继续说。”

????又对谢吟月道:“谢姑娘暂时不得插嘴。”

????谢吟月不再说话。冷冷地看清哑如何舌灿莲花。

????清哑便又道:“现说第二点:谢吟月从冯佩珊那知道民女跟江明辉碰过面,却隐忍不说,是居心叵测!民女隐瞒有不得以,玉枝隐瞒也有不得已;谢吟月隐瞒却是在找机会,所以民女一说江明辉的死因。她就抓住机会栽赃陷害。再说第三点——”

????“谢吟月发现玉枝不对,唆使谢吟风逼问她,目的昭然若揭。她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对于精明能干的谢少东来说,太反常了,再次证明她为谢吟风掩盖罪行事实……”

????清哑两辈子加起来从没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她说得又快又急,竭力学前世看电视中律师的范儿,本着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尽最大努力连续出击,以求攻破罪犯心理防线。

????想的是很好,可她根本不擅长言辞。每每提出一点,自问自答一番后便武断证实谢吟月的罪行,旁人听来,极为笨拙幼稚、强词夺理,然而,谢吟月却听得心惊肉跳。

????清哑每句话都打中她要害,因为是事实!

????她竭力镇定,急速思索理由,好待会反驳清哑。

????她之前也早做过预备,但谢吟风通*奸杀人败露。又被游街示众,牵连她受辱,令她心神大乱;这时又被清哑控诉袒护其妹罪行——对于她来说这就是事实,未战先有三分心虚——便不自觉谨言慎行。唯恐被人抓住把柄,是以话出口前在心里掂量又掂量。

????然她还没想好怎样回驳第一条,清哑又说起下一条,又正中她心思。再是第三条,有滔滔不绝之势。她心里一慌,神色就紧张起来。

????“……谢姑娘身为谢家少东。一向聪明睿智,名声响亮,不同于一般的闺阁女子。这次凶杀案中,面对她妹妹和玉枝的反常行为不加调查,你们觉得可能吗?因为她就是在装糊涂!就是要掩盖谢吟风的罪行!就是要栽赃陷害民女,趁机除掉民女,打垮郭家!她的行为比谢吟风恶劣十倍!谢吟风因爱生恨,铸成大错,其实可怜;谢吟月眼明心亮,明知妹妹是凶手,却为了维护谢家声誉,不惜冤枉陷害无辜善良。在她眼里,家族声誉和利益高于一切,为此可以不择手段,将其他人的性命看得蝼蚁一般。她小小年纪便如此心狠手辣,罔顾律法,简直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清哑先还边想边说,后来却陡然提高声音,厉声叱喝。

????她也不需要想了,所有的言语都自然从心里流淌出来。

????在阴冷的牢房里,她日夜反复思量,对谢吟风除了痛恨还有可怜,对谢吟月却真正觉得令人发指,她罔顾人命已彻底激怒了她!

????所以,这段话她说得不但流畅,而且声色俱厉、义正言辞,因为那些话在她心里滚了几百上千遍,一旦诉诸于口便如惊雷炸空!

????说到愤激处,她站起来,居高临下地逼视谢吟月。

????众人都被她突然转变的气势惊呆了。

????周县令更是张大了嘴——这还是那个死都不开口的郭姑娘吗?

????谢吟月心性再坚韧,到底心虚。

????若不心虚,她大可堂而皇之面对,又何必处心积虑掩饰。

????既掩饰,气势便矮清哑一层。

????既矮一层,心理便有薄弱之处。

????这薄弱之处便是她在人前的形象不容有瑕,如今清哑字字敲在她痛脚,令她不堪一面暴露在人前,便是想辩驳,也来不及仔细推敲应对;又不能像清哑当日那样,因为问心无愧所以坦然无惧。

????她惊得脸色煞白,竟然跪不住,歪向一旁。

????幸好手撑住了,才没有倒地。

????谢明理见状不妙,立即上前跪下,指称郭清哑污蔑。

????郭家那边,沈寒秋最老谋深算。

????他本对清哑的辩论哭笑不得,正想着什么时候上前相帮,这时见谢吟月惊慌失态,知她心志被夺,立即开言道:“大人,小民还有证人,可证实谢大姑娘罪行。”

????周县令道:“传!”

????谢吟月骇然,记不起自己有何疏漏之处。

????沈寒秋对外招手,便有人带进一个婆子。

????这婆子上堂供称,与谢家一仆妇张妈认识,上次无意间听见张妈和县衙女牢头马婆子背着人说私话,原来是谢大姑娘通过马婆子监视郭姑娘在牢中情形。

????沈寒秋道:“谢大姑娘监视郭姑娘干什么?”

????谢明理冷笑道:“谁知这婆子说的是真是假?若是随便找个人来作证,岂不人人可以信口雌黄!”

????周县令便问沈寒秋要证据。

????沈寒秋淡然道:“马婆子的事,只问方大少爷便清楚了。”

????说完转向方初,“方少爷说是不是?”

????又对方瀚海道:“方老爷,听闻家父说,方老爷曾当着九大锦商面许诺郭家:若今后郭谢两家发生冲突,方家帮理不帮亲。可有这回事?”

????方瀚海沉声道:“不错!”

????沈寒秋道:“如今此案已经查明,郭家系被冤屈,真凶是谢家二姑娘和奸*夫。方少爷曾出手调查此案,深知其中内情。是非曲直只在你一句话。人命关天的大事,方少爷不会置大义于不顾吧?”

????这是逼方家做选择。

????很显然,方初和韩希夷所为他都知道。

????谢明理转脸,死死盯住方初,呼吸转粗。

????谢吟月木然看着方初。

????其他人也都盯着方初。

????尤其周县令,紧张极了,这马婆子可牵连到他呢。

????方初在众人目光下僵立,心中如万千虫蚁咬噬。

????他之前已经做了决定:无论谢吟月是何结果,他都不会出面相帮,因为她确实犯了大错,该受教训,也算对郭清哑交代,但是,他会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面对接下来的任何困难。

????然而,沈寒秋将他推到风尖浪口。

????不帮是一回事,亲自出手又是一回事。

????可是,他不说,就愧对郭家,愧对良心,愧对……

????郭清哑,一个多时辰前还关在牢中。

????那死寂的身影当时让他心儿颤抖。

????那一刻,他便知道他和谢吟月算是走到头了!

????没想到,郭家绝地反击,情势峰回路转,谢家如今岌岌可危,他该怎么办?

????秋夜清冷,他额头上却渗出豆大的汗珠。

????******

????早上好,朋友们!二合一章送上,这么加更压力好大,十分怀念每天一更的日子,求月票鼓励!!!(*^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