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66章 关押(aila305灵宠缘+)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我晕头了,上章是265章,不是247章。惭愧的很!

????******

????韩希夷看得不忍,又疑惑他为何如此踌躇。

????马婆子的事,是方初一手操办的,他并不知内情,以为不过就牵涉到周县令的恶行罢了,怎会跟谢吟月有关呢?

????寂静中,方初猛然抬眼,目中射出毅然光芒。

????正要说话的时候,清哑和谢吟月同时开口。

????谢吟月转脸看着方初,幽幽道:“你只管说好了。”

????清哑依然面朝前方,坚定道:“不用他说!”

????方初视线所及,罩住二女,谢吟月眼中讥讽尚未退去,仿佛在说,“你不是早就给了我致命一击吗?再补上一刀又何妨!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而郭清哑根本没看他,正问周县令:“请问大人,谢大姑娘刻意隐瞒冯佩珊告诉的,江明辉追民女一事,可疑不可疑?”

????他忽然觉得眼中酸涩不已,有了湿意。

????就听周县令道:“是有些可疑。”

????清哑再问道:“谢大姑娘发现妹妹异常后编排民女罪名可疑不可疑?”

????周县令用力点头道:“这个很可疑!”

????清哑紧跟着又问:“谢大姑娘纵容妹妹逼问玉枝可疑不可疑?”

????周县令再点头道:“可疑!”

????清哑道:“现查明:江明辉是被谢吟风伙同奸*夫所杀,谢大姑娘这些行为是否构成重大嫌疑?”

????周县令道:“谢大姑娘有嫌疑,但没有直接证据,不能定罪。”

????清哑斩截道:“那就先关押!民女当日就是这么被关的!”

????她咬死这点,只要这嫌疑成立,谢吟月就得被关!

????至于那马婆子,就算证实谢家通过她监视自己,也不能定谢吟月的罪,倒会扯出周县令的逼供事实,眼下却不是与周县令对抗的时候。

????沈寒秋的用意不过是逼方家和谢家决裂而已。

????然而。之前方初出手救她,已经表明立场;刚才犹豫,必定心有顾忌,不管因为什么。当众这样逼迫只会让方家难堪,徒给郭家增一个对手,给谢家增添一个帮手,不是她想看到的。

????她也知道谢吟月没有插手,想要定她的罪很难。

????若谢吟月插手知道杀人内幕。此案将会是另外一种结局。就算郭沈两家做了万全布置,那结果也不好预料,胜负将是五五之分。

????但有一点区别:若是谢家胜了,谢吟风固然逃过一劫,清哑却也能脱身;相反若是郭家胜了,谢吟月却一定会随她妹妹万劫不复,而不是眼前这般连个罪名都难定夺了。

????听了清哑的话,周县令和堂下诸人都明白了她的心思——

????她是不会善罢甘休、放过谢吟月的了!

????周县令道:“你上次被关,因为有从郭家船上搜出的刀为证,还有抛尸地点等诸多巧合。”

????谢明理高声道:“大人。小民有话说!”

????周县令道:“你说!”

????谢明理道:“郭姑娘指控,小女刚才都解释清楚了。何来可疑?”

????哼,没有确实证据,郭家能把他女儿怎么样!

????沈寒秋早看出清哑不善辩驳,也道:“大人,小民也有话说。”

????周县令只得又道:“你说!”

????沈寒秋道:“谢大姑娘的解释,若是放在之前,自然构不成嫌疑;但是,谢吟风伙同奸*夫谋害亲夫的行为败露,铁证如山。谢大姑娘之前的行为就十分可疑了。”

????周县令深表赞成,点头道:“不错。”

????双方辩驳已毕,轮到他判决了,他沉吟。不知如何判决。

????有谢明理拦住打岔,为谢吟月争取了整理思绪的空隙,她总算恢复了正常,这时道:“民女想不通。之前案情不明,民女也是蒙在鼓里,凭什么说民女可疑?”

????清哑坚定道:“因为你是谢吟月!是锦绣五少东之首!名声响亮。精明强干,怎会被这些明显的迹象蒙蔽?分明就是故意的。你害得我坐了一个多月的牢,结果凶手却是你妹妹。你还想狡辩?”

????她完全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当日,谢吟月可不就是这么“夸”她的么!

????谢吟月心一沉,道:“我再名声响亮,能比得上姑娘?”

????沈寒秋忽然高声道:“江明辉被杀,向朝廷奉献机器的郭姑娘被冤屈关押了一个多月,如今凶手伏法,竟然就是当初指控郭姑娘的谢少东的妹妹。周大人,不知大理寺官员到的时候,大人要如何交代?谢少东能脱掉这个嫌疑吗?”

????他被清哑的话触动,恍然醒悟之前揪错了重点,急忙出击。

????说完又冷冷地看向谢明理,引起他注意后,又看一眼方初。

????谢明理本就被他刚才的话惊得手脚冰凉,再被他这样不动声色威胁,更是气得两眼发黑,浑身发软。

????沈寒秋这是告诫他:今天他女儿必须坐牢!

????否则,他将逼方家表态。

????方家表态,必定是为郭家作证。

????当然,方初会因此对谢家内疚,肯定不会退亲。

????但谢家被当众打脸,情何以堪?

????谢明理正想法子,就听堂上周县令猛拍金堂木,喝道:“来人,将谢吟月押入大牢,听候再审。”他顿觉喉头腥甜,一口鲜血漫了上来。

????努力将那腥甜咽了下去,他缓缓抬头,看向跪在前面的女儿。

????谢吟月再没有辩驳,而是侧首看向清哑。

????清哑也看着她,目光比任何时候都清冷。

????堂下,郭沈两家人长出一口气,低声欢呼,个个脸上带笑。

????方初看着堂上两个女子,满目尘埃落定的平静。

????韩希夷走到他身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满眼的无奈还有担忧。

????周县令宣告后,擦了擦头上冷汗。

????他也忽视了一个重大关碍:此案告破,凶手不是郭清哑,他一个失察的责任是跑不掉的了,而凶手竟是当日指控郭清哑的谢吟月的妹妹和奸*夫所为,凭这层关系,谢吟月就脱不了嫌疑,就得被拘押严审;更有一件,他不趁机将谢吟月当替罪羊关押,居然还在为证据不足审了半天,简直是糊涂透顶!糊涂透顶啊!!

????还有,沈寒秋说大理寺官员要来,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两股战战,浑身哆嗦起来。

????正在这时,有人来回,夏织造来了。

????周县令急忙整理冠服,下堂迎接。

????清哑趁机站起来,瞅了谢吟月一眼,回到爹娘身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