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79章 送花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然后有一天,有家商贾借儿女名义举办赏菊会,邀请许多少爷小姐去园中赏菊玩乐。席间,冯佩珊好像得了暗示一般,鬼使神差地随着鲍二少进入竹林中一间雅苑。

????等待她的是郭大贵和雀灵一般的安排。

????只不过,冯佩珊是心甘情愿入毂。

????而鲍二少却奇异地消失了,代替的是周少爷。

????冯佩珊事后都懵了,不知为何会是这结果。

????周少爷则很无所谓,他喝多了,做下这件事,也不会不认,纳了冯佩珊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冯佩珊还能怎样,只能认了。

????冯家求之不得,只要周少爷肯认,他们便无不可。周少爷名声虽花了些,好歹身份摆在那里,和县尊大人攀上关系,总有益处不是。

????这件事虽说尴尬,却少有人耻笑冯姑娘,甚至有人羡慕她好运气,攀上了县令大人公子,冯佩珊也着实露了脸面。

????然生活并不像世人眼中看的那样,其中冷暖自知。

????冯佩珊进门后,周少爷对她也新鲜了几天,夜夜宿在她房里,听她唱曲,两人好的很。好日子才过几天,郭清哑就被放出来了。

????周县令那日夜审退堂后,担忧前程,一腔无名火无处发,不顾夜深,命人把冯佩珊叫去好一顿训斥,说她不明内情,乱帮谢吟月作证,害得他错判,差点造成一桩冤案云云。

????这一训斥,周少爷哪还敢宠她。

????没了宠爱,家下人跟着踩踏,冯佩珊日子便煎熬起来。

????她简直想不通,郭清哑怎会是冤枉的呢?

????在她心里,谢吟风才是被冤枉的那个。

????可是,这不是谁说了算的事,谢吟风和奸*夫被火烧得逃上大街,无数人亲眼目睹,无可抵赖。无可解释。

????她因为帮谢家作证,成了帮凶,再次沦为人们指责焦点。

????鲍二少爷对郭大全说,过几天便好了。显然不是指冯佩珊目前境况,而是另有所指,仿佛她遭受的还不止这些,只不知为何。

????清哑正在厨房做鱼锅汤底,人回韩希夷韩少爷来了。

????韩希夷特来看望清哑。并送了四盆花草和盆景。

????前几日他也来过一回,是郭大有招呼的,清哑根本没出来。

????今日,吴氏却叫人去喊清哑。

????她心里有了点想头。

????一来韩希夷名列锦绣五少东——现在是六少东了——家世人才上上好,又不像方家跟谢家有莫大牵扯;二来危难时刻见人心,这次他居然相信清哑无罪并出手相救,可见心性正直;第三,他毫不在意清哑坐过牢,上门看望安慰她,更显人品贵重。也显露了心意。

????因此几点,吴氏便动了心。

????她很怕清哑一辈子不嫁人。

????但她也谨慎,不敢太热心。

????好在韩希夷这回送花儿来,叫清哑来看花,就不显故意了。

????清哑听后,带着细腰和细妹来到前院厅堂。

????进门就见一袭白衣的少年公子,正含笑向吴氏和郭五婶子等人介绍那花,温文儒雅,丝毫没有对几个老婆子不耐烦。

????正说着,听见门口动静。便转过脸来。

????顿时他眼前一亮,笑着招呼“郭姑娘!”

????清哑穿着嫩绿色的褙子,白绫裙,梳着垂鬟分肖髻。面含微笑,和以往的安静相比,多了些清新活泼的气息,好像春日刚抽出嫩芽的花枝。韩希夷情不自禁低头看向带来的那盆牡丹,又抬头看看眼前少女,目光别有意味。

????是觉得人比花娇?

????还是觉得花人两相宜?

????吴氏赶忙过来。对清哑道:“韩少爷是给你送花儿来的。”

????清哑先对韩希夷道:“谢谢。”

????一面观看那花和盆景。

????两盆花,一盆黄色茶花,一盆绿牡丹。

????那茶花花瓣形似荷花瓣,层层叠叠,汇聚起来好像观音座下的莲台一般,一看就不是普通品种,韩希夷说叫荷花仙子。牡丹更不用说,乃豆绿色,和她身上衣服颜色一样娇嫩。怪不得刚才韩希夷看看她转头又看看花,满眼赞赏。两盆花都正当其时,有全开的,有半开的,有未开的,十分明艳动人。

????两盆盆景,一株铁骨铮铮的老松,另一盆则是石头盆景。

????那石头非是普通石头,上面居然有字迹,好像书法,却不是雕琢成的,乃是天然形成,带着古朴的韵味。

????清哑便道:“这么贵重?太费心了!”

????她看花的时候,韩希夷在看人,看细腰。

????乍见细腰,他微微一愣。

????然他很快恢复自然,并对她微笑致意。

????他认出她就是住清哑对面牢房的那个瘦女人。

????细腰冷冰冰地不理他。

????韩希夷也不在意,对清哑道:“这茶花和牡丹是我暖房里种的。我见开得正好,便搬了两盆来给你玩。花,开了就是让人看的。看了心情愉悦,方不辜负它盛开一场。等它谢了,你也不用操心,我再搬回去养,下次一样开花。我想你未必耐烦弄这花儿,所以另选了这盆景。这松很好养的。这石头是那年我去西南雪州捡到的。那里的河流净是些险滩激流,枯水期时水落石出,我便发现这块石头。叫匠人略雕琢了一番,顺应它本来的纹理,便成了这个样子。你可瞧出来这是个什么字?”

????清哑仔细辨认了一番,摇头道:“认不得。”

????好像是篆体,她哪里认得。

????韩希夷笑道:“是‘真’字。”

????因用手指顺着石头纹理描画,教她认这个字。

????由书法又延伸到其他方面,他始终侃侃而谈。

????清哑发现,韩希夷确实不负风雅才名,通音律、绘画、书法以及诗词曲赋等,对金石雕刻也能说上一说,经济更不用问了,那是他的专长。

????两人说着话,吴氏在旁听着。

????虽听不懂,却不嫌不耐烦。

????她看韩希夷越发顺眼,觉得他一点不像外面传的那样。

????她自有相人标准,觉得他眼神很清明,风流公子哥儿不是这个样子的。跟江明辉比,他表现更从容,身上有一股她说不出的味道,叫人十分舒坦。

????她亲去端了些茶点来,招呼韩希夷坐下喝茶吃点心,又留饭。

????韩希夷笑道:“郭伯母这样盛情,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喜欢看乡土文的朋友,试试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挺有那个年代感觉的O(∩_∩)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