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82章 结果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横竖这法子不伤身体,他倒要瞧瞧这人能扛到什么时候。

????聂无被折腾得涕泪交流、浑身都被汗水湿透,然拔出塞在他口里的布团询问,他依然摇头,说没有人指使他。

????到第六次,他趁着从双手从水里拿出来,急道:“我……说!”

????蒋大人道:“放开他!带过来!”

????衙役便将他拖到堂上。

????聂无对上道:“大人,小人实在没受人指使,都是小人自己的主意。小人任凭大人发落!若不然,唯有一死!”说完,再次咬舌。

????火辣辣的双手放在热水中十分难受,一旦将手从热水中拿出来,便没了那钻心的痛、麻、痒的感觉,甚至轻松舒坦,他便趁这机会咬舌,也不是真想自杀,不过想打断审讯而已。

????他一动作,立即就有人上前阻止。

????蒋大人无奈,只得停止用刑。

????堂审到这,便进行不下去了。

????蒋大人却没有判决,而是命人将谢吟月还押大牢,聂无也押入牢中,言明择日再审,然后宣布退堂。

????自始至终,他都主导堂审进程,胸有定见。

????可不等他退堂,外面鸣冤鼓“咚咚”被敲响。

????那时清雅已经起来,回到大哥身边。

????蒋大人便命周县令坐堂审理。

????击鼓鸣冤的不止一人,且都告的是周县令:有告他儿子强占民女的,有告他侵占良田的,有告他霸占商铺的,有告他贪污受贿的……所有上告人都手握确凿证据,加上他在江明辉一案上失职,他这官儿算是做到头了!

????蒋大人明知这些人来得蹊跷,也只有接着。

????当下,他和湖州刘按察使商议后,由刘大人暂时接管霞照县衙,一面审理此案。一面将详情具书报给湖州布政使和巡抚大人,又通知景泰知府知晓。

????周县令当场被摘除冠服,押入大牢。

????退堂后,蒋大人回到驿馆。

????才坐下。蔡铭投贴拜见。

????双方相见,寒暄几句后,蔡铭便问起之前的案子,“据蒋叔父看来,那谢姑娘可是栽赃?”

????蒋大人肃然道:“栽赃与否。要有真凭实据,岂可妄自揣测!”

????蔡铭忙道:“叔父教训的是,小侄疏忽了。”

????蒋大人又警告道:“此事贤侄还是少搀和。本官奉旨复审,是因为朝廷关心郭姑娘,只会依法判决,而不是凭印象,觉得谁心怀不轨便予以定罪。我知你此来有目的,看在蔡大人面上,本官提醒你:切莫乱插手,千万谨慎!”

????蔡铭束手恭听。心里却想道:“只是没有真凭实据……”

????但他却没有再问了,似蒋大人这样的官,谨言慎行已经刻入骨子里了,没有证据的情形下,是不会随意下定论的。

????此后两天,蒋大人又换了几种方式审问聂无,并暗中调查他亲友街坊,希图从侧面突破,然终究无所获。

????入夜,驿馆一房内。蒋大人对着桌上案卷出神。

????过了很久,他掩卷长叹一声,似下了决心。

????次日,蒋大人再次升堂。

????先传清哑上堂。沉声道:“郭清哑,本官经过详细查证,并无证据证实谢吟月刻意栽赃于你,今判她无罪释放。你可心服?”

????清哑道:“不服!”

????蒋大人微怔,暗想难道还要上告?

????清哑却接着道:“民女知大人尽力了。民女谢过大人!”

????说完俯身磕头。

????再抬头,一脸平静。

????蒋大人触及她澄净的眸光。双双了然。

????清哑又问道:“前次民女错判,罪在何人?”

????蒋大人耐心解释道:“前次你被关押,关键在那把短刀和你说出江明辉的死因这两点。然你虽有嫌疑,却不足以定罪,是周县令昏聩,逼供于你。你虽被逼招供,若次日堂审翻供,仍然不能定罪。然你却未翻供,所以周县令才根据供状判你死罪。今你告谢吟月栽赃,却没有直接人证物证,故而不能定罪。你可明白?”

????清哑点头,道:“民女清楚了。”

????蒋大人道:“周县令失察一罪,本官将另行审理,一并发落。”

????清哑便俯身又磕了个头,不再说话。

????蒋大人这才令带谢明理、谢吟月上堂。

????面对他父女,他严正道:“谢吟月,本官判你无罪,当堂释放。然因凶手狡诈,扔刀抛尸嫁祸郭家兄弟;你又当堂指控郭清哑杀人嫌疑;周县令昏庸,判断失误,刑讯逼供郭清哑,诸般汇集,致使郭清哑含冤莫白。本官虽判你无罪,却命你当堂向郭姑娘致歉。你可心服?”

????谢吟月叩头泣道:“民女心服!民女不但要向郭姑娘道歉,谢家还要赔偿江家。虽说再多钱财也不能挽回江明辉性命,然他尚有双亲需要奉养,谢家希望略尽绵薄之力,以慰其在天之灵!”

????蒋大人点头,又转向谢明理道:“此事起因于谢家夺人夫婿所致。你身为谢家家主,今后当教导后辈以此为鉴,切不可再行荒唐事!”

????谢明理面色涨红,不住磕头,道:“此事全是小民治家不严所致,小民惭愧。前江竹斋分铺大火来的蹊跷,小民也不想上告追查了。说来总是小民侄女行为不捡,才招致祸患,全是报应!”

????沈寒秋、郭大全、方初等人听后神色各异。

????江竹斋分铺已烧成废墟,又经县衙搜寻翻找证据,又经几场雨水冲刷,早已面目全非,便是追查也未必能查出结果,然谢明理惭愧认错,特别表示不上告追究了,人们反而会私下猜测,到底是谁放的火。

????谁最有可能放火?

????当流言盛传时,比查证效果强大多了!

????蒋大人也听出味来了,冷冷道:“此事本官也曾暗中查访,并无所获。从律法角度分析,若是恣意纵火害人,自当按律惩处;然若是知情人不得已放火逼出真凶,暗助官府翻了这杀人冤案,令凶手伏法,拯救了无辜,功过可以相抵!!”

????最后一句话声音骤然提高,如同判决。

????谢明理悚然而惊,发现自己多嘴说了蠢话。

????清哑忽然叫道:“大人!”

????蒋大人转向她,问道:“何事?”

????清哑道:“大人可想知道民女是怎么猜出江明辉死因的?”

????******

????朋友们早上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