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84章 退让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说完又对严未央等人道:“严姐姐,各位,我有事先告辞了。”

????一面转身,朝沈家马车走去。

????不知何时,天空飘起秋雨来。

????绵绵的细雨笼罩在水乡街居,雾朦朦一片。

????宋妈妈递了一把伞给细腰,细腰撑起,帮清哑遮住。

????清哑对沈寒梅道:“沈姐姐,咱们先走走再上车。”

????她心有所感,想趁着雨不大,地面还未湿,撑着油纸伞在街道上慢行,体会这寥落冷清秋的味道,也让这些日子的纷争沉淀,感受以往忽视的平凡点滴。

????沈寒梅巴不得,忙下车和她一块逛。

????郭大全也向众人告辞,随后跟去。

????众人便看着那个撑银红油纸伞的少女融入雨雾中,明明身边围随了许多人,街道上也有许多人,但她在人丛中格外夺目,尤显安静。

????谢吟月在清哑说“我永远不要把智慧用在这上面”时,便自嘲地淡笑;又瞥见方初对清哑欲言又止的神情,笑容更淡了;忽见夏流星望着清哑去的方向出神,不禁沉思。

????方初是准备向清哑致歉的。

????清哑在公堂上直言不接受谢吟月道歉,他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对她的敏锐感觉心知肚明。

????出来后,这些人堵在衙门口,蔡铭偏偏又提起此事,谢吟月自惭一番,他身为谢的未婚夫,于情于理都应该对郭家兄妹致歉,接不接受是他们的事。

????可是,清哑一句话出来,他便闭上了嘴。

????他心情如铅坠般沉落——

????今生今世,他们都不可能和解!

????但当他看见清哑撑着银红油纸伞和沈寒梅并肩融入雨雾和人流中,背影轻松闲适,犹如寻常日子出来闲逛一般,他心中莫名一松,仿佛卸下千金重担,忽然就好了。

????回过神。便听见谢吟月和众人告辞,“……要去江竹斋走一趟,善后处理……”他便也一并告辞,要随同前去看看。

????临走时。方则还失魂落魄。

????方初拉了弟弟一把,低声道:“走吧。”

????弟弟眼中的失落,他不忍细看。

????细看了,就会和他之前的沉坠重叠,让他心情复归糟糕。

????谢吟月歉疚地对方则道:“则兄弟。都是姐姐不好。”

????虽然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他们几个却都明白指什么。

????方则低头,没有言语。

????头一次,他对这个未来嫂嫂心生不满。

????谢家马车来了,谢吟月款款走过去,上车,离开。

????衙门口,其他人也都渐次散去。

????韩希夷原本想好要送清哑回家,并安慰开导她的,谁知来了个沈寒梅。二女像没事人一样逛街去了,他被撂在那,不知何往。

????蔡铭对他抱拳道:“韩少爷,在下还有事,先失陪了。”

????韩希夷忙回礼道:“蔡兄弟请便。”

????蔡铭便对严未央道:“严姑娘,在下有一事要请教姑娘。不知姑娘可有空闲去前面茶楼一叙?”

????严未央见他使眼色,当有什么大事,不禁就跟了去。

????韩希夷便和夏流星、鲍二少爷等人一起离去。

????蔡铭能有什么大事,不过就是找机会跟佳人聚会而已。

????能在韩希夷面前请走严未央,令他很振奋。

????但他也不是没事说。坐定后,开口就道:“这位谢姑娘,若非真心悔改,便是大伪似真、大诈似信。你可要郭姑娘小心了。”

????一句话便把严未央说急了,“真的?”

????……

????清哑和沈寒梅先在街上逛了一圈,然后去到郭家城西棉织坊。

????工坊内正在生产官用棉布,一派热火朝天气象。

????清哑四处巡视一番,心中便被激情和希望充满。

????此后几天,她天天来这查看。希图巩固和改进。

????在此期间,陆续听见有关谢家消息:

????其一是对江家的赔偿。谢家提出要赔偿江家,江老爹愤怒地质问,人都死了,再赔又能赔多少?还能赔十万两?然后,谢家就赔了十万两,江竹斋也归了谢家。谢明理还亲向江老爹赔罪。

????其二是收缩产业。谢家关闭了景泰府棉纺织工坊,将所有织布机和纺车都折价卖给百姓,这意味着谢家将不再涉足棉纺织这一块,算是向郭家低头。除此外,谢家还关停了数处织锦坊,收缩织锦规模。

????其三,便是方谢两家商定方初和谢吟月明年三月完婚。

????经此调整,谢家彻底沦为三流锦商。

????江家拿了银子后没有再闹,回毛竹坞去了。

????街面上议论的口风不知不觉转变,矛头指向谢家二房,说谢二老爷夫妇教女不严,才连累整个谢家;又因为谢家关闭棉纺织工坊一事,商贾们称赞谢吟月有魄力和胸襟,敢于承担错误。

????清哑听到消息后,望着窗外桂树出神。

????十万两,对于任何一户庄稼人来说,都是天文数字。

????江家得了十万两,心底怨气平了吗?

????江明辉……

????十万两……

????她觉得心钝痛。

????对于谢家收缩产业,她并不意外。

????谢家面临的局面,不能不收缩。

????可是谢家父女从棉纺织入手,砍掉了与郭家相同的产业,给人的感觉是放弃了同郭家竞争,是在向郭家低头,那效果自然不同。

????谢吟月如此低调退让,清哑不觉得她是真心悔过。

????她想干什么,尚不知道。

????清哑觉得自己不善心机,便商之于大哥二哥,提醒他们小心。

????郭大全笑道:“谢家要真肯认输,那母猪也能上树了。这又不知折腾什么花样呢。小妹放心,我对他们一刻不敢大意,都留心呢。”

????郭大有也道:“爹现在不管事,专门留心他家。”

????清哑这才放心,遂暂时将注意力转到郭大贵的亲事上来。

????除谢家动向外,还有一桩大事吸引了霞照百姓的目光,那就是周县令的下场:他父子被判流放,家产全数充公。

????一夜之间,周家也败了。

????周氏父子妻妾一堆,从此无所依靠,整日鬼哭狼嚎。

????冯佩珊是有娘家的,然冯家唯恐被连累,竟躲着不出头。冯佩珊被周妻当丫头打骂使唤,生活比下人都不如。

????※

????再说谢家,得了江竹斋后,谢吟月要转给方初继续经营竹丝画。

????方初拒绝了,坦言道:“不想在这里开铺子。”

????竹丝画源于江明辉,方初从郭家手上拍得画稿,如今江明辉死于非命,他怎能大模大样地在此继续经营!

????还有,他心底里也不愿在郭清哑身边经营竹丝画,觉得这样会勾起她对江明辉那段往事。

????谢吟月只得任他去。

????这日,她带着锦绣和两个管事去锦署衙门。

????谢家关停许多产业,要去锦署衙门落实文契。

????她安排定,将一应文书等琐事交代给管事办理,便带着锦绣到衙门院中一棵老桂树下站定,眼望着通向侧院的边门。

????桂树右边是院墙,墙外是夹道,另一边就是夏家。

????时候不大,一个身穿月白色竹纹锦袍、外罩宝蓝绣金线云纹斗篷的少年从边门走出来,气质微冷,又如寒星般亮眼,正是夏流星。

????谢吟月微微一笑。

????夏流星见了她,脚下不停,走了过来。

????“谢大姑娘怎会在此?”他问。

????“来办点事。”谢吟月道,“夏少爷这是?”

????“准备回书院,来向父亲辞别。”夏流星解释。

????谢吟月“哦”了一声。

????见无话,夏流星正要告辞,忽听她道:“夏少爷何不多等两日。”

????******

????朋友们早上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