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5章 定亲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加更,朋友们别忘了哦!

????*

????江老爹道:“大舅子能耐还不好?咱们家几个儿子都太老实了,老大又是个火爆脾气。明辉有这样的大舅哥,往后能帮他。”

????江家老大也道:“爹说的对。我看郭笑脸人不错,又和气。”

????江大娘道:“我是怕明辉将来吃亏。”

????江老爹道:“吃亏,也要看什么人家。像郭家这样疼闺女的,能让女婿吃亏?你没看见他们多维护妹子。往后明辉有三个舅兄帮衬,日子差不了。我晓得你为什么心里不痛快,不就是清哑没洗脸吗!人家闺女还没出嫁,当然金贵。就干净讲究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谁家闺女不是这么过来的!你要娶个邋遢媳妇进门,心里就高兴了?再说,郭家闺女又不是不能干,你不是说她能煮会烧,还织的一手好锦么!”

????江大娘被他说破心思,一时无话可回。

????江明辉本还不明白娘为何鸡蛋里挑骨头,听了这话,方才知道端倪,遂感激地看着爹。

????江老爹又转向两个儿子,商议八月十五的聘礼。

????※

????郭清哑又定亲了!

????这消息同样迅速传遍绿湾村。

????退亲了自然要再寻亲,这本是常情,没什么好议论的。但等八月十五这天,江家摇着一船聘礼,带着俊秀的江明辉来到郭家,绿湾村就不平静了。

????大节下,家家都在家忙过节。

????便是家贫,也要想法子凑几碗菜。

????下水打鱼是最便捷的找菜途径。

????趁此机会,好些人便故意路过、或找各种借口上郭家看究竟。

????看回来的人都说,郭家新女婿一表人才;又说,江家家底十分丰厚,不但田地多,有家传手艺,镇上还有铺子呢。

????言谈间,不免将江明辉同张福田对比。

????人都说,张福田比不上江明辉人品端正。

????“长得白白净净的,又秀气,就像个读书人。”

????“人家本来就是读书人。还差点考了秀才呢。”

????“怪不得,说话斯斯文文的。”

????“郭家这是因祸得福了。”

????……

????张家人听了可就难受了。

????任凭他们躲着人走,也还是会听见议论。

????就算不想听,那声音也往耳朵里钻。

????不管看见谁,那笑容和招呼在他们眼中都意味深长。

????这种情形下,张老汉父子心情可想而知。

????再看见李红枣,就像一根刺,刺得眼疼、心疼。

????红枣也乖觉,一声不响在厨房煮饭;煮好了又勤勤恳恳将饭菜端来堂屋,自己却缩在灶房吃;吃完麻溜收拾碗筷洗,然后喂猪,忙得一刻不停。

????即便这样,偶尔碰见公婆,那脸色也是阴沉难看。

????今日是中秋节,按规矩她和张福田要回娘家走一趟。

????于是,她便借机躲到隔壁去了。

????娘家也不好多少,她爹因为她逃婚的事,害得他损失好大一笔银子,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对张福田也没好气色。

????张福田不耐烦,坐了一会转身就回家了。

????红枣留了下来,和娘说话。

????红娘子见跟前没人,流泪恨道:“郭老头太狠了!他闺女不愁嫁,随便就能挑个好女婿,何苦不放你一条生路。一定逼得你打了胎才肯放手,做事太绝了!”

????随便就能挑个好女婿?

????红枣听了这话觉得异常刺耳。

????红娘子又问道:“你公婆是不是给你气受了?”

????红枣木然道:“还不就是那样子。”

????说的虽含糊,红娘子怎想不到那情形。

????因道:“要不是郭家弄得这样热闹排场,他们也不能把气撒在你头上。郭守业和吴婆子那两个老不死的算准了:要么你和福田分开,他们就算报了仇;就算你拼了命嫁入张家,也是一辈子没安生日子过。清哑越过的好,你公婆和福田越当你是根刺,一辈子扎在心头拔不掉。他阴毒,就是要你一辈子不好过!”

????红枣冷笑道:“我一辈子不好过,她也别想好过!”

????红娘子慌道:“红枣,你要做什么?你别多事!你都这样了,多说一句话都是错的,人家只会说你不好。这口气咱吞了吧!”

????红枣面露倔强神情,没有再说话。

????她又坐了一会,才起身回婆家。

????婆家气氛沉闷,她不想看公婆脸色,便回房叫张福田去绿湾坝摘菱角和莲子。既可借机躲出去,小两口又能嬉戏玩耍,还能弄些菱角和莲子回来,一举三得。

????张福田也不想在家待,便和她撑船去了。

????秋高气爽,绿湾坝下,湖面上竟漂了好几只小船。

????已入深秋,莲叶已半残,菱叶也老化,因此,人们趁着今日过节闲暇来采收莲子和菱角,再晚,就都落入湖中去了。

????当下,两人划着船,先去摘菱角。

????尽管他们处境尴尬,但毕竟少年夫妻,又是才在一块,好比新婚燕尔,当没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的时候,他们也是无忧无虑、情深意浓的。

????低声说笑间,忽听旁边荷叶丛中有人说话:

????“瞧,那就是郭家女婿!”

????“在哪?”

????“那边。前头划船的是大贵,旁边站的那个,穿红衣裳的,就是他妹夫。”

????“哦,看到了,看到了!”

????“长得好吧?白白净净的。”

????“嗳,像个读书人。”

????“我娘说下了好些聘礼呢,有金镯子和金钗。”

????“那算什么!郭家还要陪嫁二十亩田呢!”

????“真的?”

????“当然真的。郭老爹亲口对里正说的。”

????又有女娃们低声评论:

????“清哑真有福气,许了这样好人家。”

????“我瞧这个人比福田还要好看些。”

????……

????张福田和李红枣不由自主循声搜寻“郭家女婿”。

????目光越过层层残荷,果然看见那边郭家乌篷船飘荡。

????船头站着一个穿红衣的俊秀少年,笑得十分明朗。

????张福田顿时心中酸楚楚的失落、空洞。

????再一回头,发现红枣也呆呆地看着江明辉。

????那就是清哑新定亲的夫婿?

????红枣望着江明辉出神。

????即便她不懂什么是气质,也不得不承认:这少年很出色!

????忽觉身边很安静,转脸一看,张福田正望着她。

????她便展颜一笑,道:“二十亩田换的女婿,有什么稀罕的!”

????说完从身后抓了两个嫩菱角,在船边洗了,剥去外壳,将洁白如玉的果仁送入张福田口中。

????张福田嚼了,味道清甜。

????二十亩田换的女婿!

????他心中念着这句话,继续摇浆。

????随着小船缓缓移动,红枣手快地捞起一棵棵老残的菱角菜,摘了果扔向身后船舱。须臾,小船便消失在荷叶深处。

????另一边,江明辉对郭大贵道:“回家了,大贵。”

????郭大贵看看日头,点头道:“好!”

????随即撑开船,调转方向往南划去。

????“三哥!”

????忽然一声清脆的叫喊传入耳中。

????郭大贵抬眼一瞧,左前方荷丛中停着一只乌篷船,两个小女娃正好奇地看向这边,更准确地说是在打量江明辉。

????见他们望过来,那个小些的女娃把头一缩,害羞地闪身避在船篷内。想想自己刚叫了人家,扭扭捏捏躲着不好,又壮胆把头伸出来,看着郭大贵笑一笑,又去看江明辉。

????郭大贵认出这是堂叔家的堂妹,叫郭盼弟,才十二岁。

????另一个大些的女娃叫陈水芹,和清哑一般大,十四了。

????因为郭家住在村子东南角,又有大院阻隔,便是和左右邻居也隔了一段路,加上郭守业夫妇为人较严厉,清哑腼腆不爱说话,因此跟村里同龄女娃很少来往。李红枣性子活泼,常来找清哑玩。除了她,就是眼前的郭盼弟、陈水芹偶尔会到郭家找清哑。

????郭大贵便道:“盼弟,采莲呢?”

????盼弟道:“嗯,采莲。三哥,清哑姐姐怎没来?”

????郭大贵道:“家里忙。盼弟,去我家吃饭吧。”

????盼弟忙摇头道:“不去,好多人。”

????想想又道:“跟清哑姐姐说,我明天去找她。”

????她娘今天在郭家帮忙,她其实也很想去,又怕生人,才没去。

????郭大贵知小女娃害羞,笑道:“好,我跟清哑说。”

????一面摇着船走了。

????自始至终,他都没跟水芹说话,不是不愿理她,而是不好意思。

????水芹和清哑一般大,见了他就脸红,他不好主动搭话的。

????江明辉被两个女娃盯着看,并没不自在。

????自来了绿湾村,他就被所有人盯着看。他没有厌烦,倒很欣喜,有了身为新女婿的自觉,所以安然地承受各种目光。

????他见郭大贵慢悠悠地摇浆,催道:“快些!”

????说完也抄起一只浆上前帮忙摇。

????出来这半天了,他很想清哑。

????不是他贪玩要出来,而是今天郭家来了许多人,清哑根本没下楼。他又不好跑去楼上她闺房,被那些长辈问长问短,觉得很没趣,才跟着郭大贵出来打鱼的。

????郭大贵不解他心思,笑道:“就饿得这样?你先没吃面?”

????江家人来后,郭家先下了鸡蛋面——寓意“长(常)来长(常)往”——让他们吃了垫个底,把午饭略推后些,当早晚饭,吃完正好回家。

????江明辉也不解释,只望着前方笑。

????船拐入郭家门前水道,很快他便看见清哑蹲在水边洗什么。

????“小妹!”他兴奋地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