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88章 心塞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看他画了一会,不便打扰,因捡起那本食谱来看。

????所有的方子都录在深红色薛涛笺上,十分雅致。

????一张笺纸录一个方子,一色的蝇头小楷。

????那字迹清哑认得,正是韩希夷亲笔书写。

????字迹深浅、笔墨浓淡不一,可以看出这些方子不是一次录成,而是逐日书写,积攒汇聚后,钉成这食谱册子。

????她又把先前的疑惑浮上心头,想一个大男人如何有兴趣做这个?

????她看向聚精会神画画的男子。

????这么侧看过去,只见他剑眉斜飞,眼神晶亮,鼻梁挺而且直。韩希夷的眉和方初不同,方初是一字浓眉,看去便有几分肃然、果断;也和江明辉的俊秀不同,韩希夷在俊朗之外凸显洒脱飘逸;比起卫昭的冷,他又多了几分温暖。

????正看着,剑眉下睫毛轻颤,这动作柔和了阳刚之气。

????清哑怀疑他察觉自己看他,忙收回目光。

????她打开一盒点心,拿了一块小口品尝,又在食谱中找到相应的方子,根据口感体会配料和做法。试了一盒,又去尝另外一盒。

????吴氏见了,也跟着吃,一面称赞。

????坐在那边的巧儿闻见了香气,便受不了了。

????“小姑,我要吃。”她忍不住叫。

????吴氏赶忙拈了一块送过去喂她。

????“吃东西,回头画一个小馋猫出来!”她吓唬孙女。

????巧儿听了,急忙飞快咀嚼,将点心三两口咽了,不敢再要。因见清哑尝了一盒又一盒,一面还对吴氏说,这个软,那个脆;这个香,那个滑;这个里面有牛奶,那个添了鸡蛋,听得她心痒痒的。很辛苦地忍耐。

????韩希夷见她这副表情,禁不住笑了。

????他侧首看向清哑,笑问:“怎么样,好吃吗?”

????清哑嘴里包的鼓鼓的嚼。不便张口,只对他点头。

????吴氏忙道:“好吃,都好吃!”

????韩希夷便回头继续画,也是不想打扰清哑尝试。

????半个时辰后,他画完了。

????因转头叫清哑:“姑娘。快过来帮我瞧瞧。”

????清哑便凑近去观看侄女的画像。

????巧儿忙问:“画好了?”她还不敢动呢。

????韩希夷安抚道:“巧姐儿先等等,我先跟你姑姑商议。”

????一面请清哑品判。

????清哑见他双眼满含期待地看着自己,只觉不自在,又见吴氏在一旁看着他,目光慈祥就像看女婿一般,更觉怪异。

????她想要点拨他别在自己身上费心思,又不知如何说。

????且按捺下这心思,先和他讨论眼前画像。

????却是问的多,因为他画的不同她学的素描。

????韩希夷便娓娓讲述自己画人物的心得,这时他更有神采。

????又添加几处。才定稿,巧儿过来捧着画像看,欢喜非常。

????清哑趁着韩希夷喝茶歇息的工夫,问道:“你对女孩子都这样?”

????韩希夷愣住了,不敢就回答。

????他看得出,清哑这话绝不是随便问的,他若不谨慎回答,将会后悔莫及。可是,往日他从容应对和八面周全的手段、舌灿莲花的口齿此时全像被上天给封闭了似的,一丝使不出。

????若用虚词应对。恐怕清哑当他风流性子,对所有女子都是这般巧言周旋,所以也同样对她;若将心思道出,且不说吴氏在旁不便张口。他还怕清哑怪他轻薄口舌,从此没了退路和转圜,思来想去,不得要领。

????对着那黑亮纯净的眸子,他无可掩藏,傻笑起来。

????那笑从眼底透出。真实,还有些心虚。

????笑一会,他局促分辨道:“当然不是!那个,其实呢,在下并不像传言那般不堪的……我……”

????他差点脱口说出“我是好人”了。

????这一刻,他很后悔往日不羁,羞惭风流名声。

????清哑点头道:“严姑娘也说,韩少爷其实是君子。”

????韩希夷听了大喜,心中对严未央不住作揖感谢,又想她性格磊落不输男儿,一腔心思自己却无法回应,很是歉意。

????吴氏察言观色,早觉不对,这时笑道:“你们有钱人家的少爷,谁不是爱玩的。就是别乱来,别惹出事来叫家里大人担心,这样就好了。”

????俨然嘱咐晚辈的口吻,又亲近又体贴。

????韩希夷急忙点头,道:“伯母教导的是。”

????清哑看了娘一眼,道:“韩少爷怎会惹事。他在女孩子面前最有风度、最体贴的,要不都说他是至诚君子呢。”

????这一句话广而且泛,韩希夷听了觉得心塞。

????他约莫也明白清哑的意思,要故意模糊他对她的亲近。

????他看着她,无力且无奈。因不甘就此退缩,趁着吴氏和巧儿说话的机会,注目清哑,轻声道:“我并不是爱管闲事的。”

????他爱管她的闲事,因为不舍她难过。

????他不愿看她那纯净的眼中沾染诸如痛苦、愤恨等情绪。

????这想法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像初次见到她时,她因为和江明辉退亲而流泪,他便为之心痛了;又好像是最近,他去牢中探望她,她无悲无喜的表情让他心头微颤;或者,她根本就是循序渐进,一点一滴沁入他的心底,等察觉时,已经彻底放不下了。

????可是,要叫他怎么对她说呢?

????他嘴上不说,目光却浓烈得化不开。

????千言万语随着目光倾泻而出,冲向清哑。

????清哑触及,直觉难以承受,急忙垂眸。

????韩希夷见她慌张逃避,心中惴惴,又有些喜欢,想她这样算不算洞悉了他心思呢?既洞悉,便会害羞;既害羞,便慌张;既慌张,当然逃避。——小女儿家的心思,总是欲说还休的!

????这欲说还休,有没有一点点喜欢呢?

????他很苦恼,发现自己果然不了解女孩子。

????不过,他自我安慰地想:“总比无动于衷强。”

????心里百转千回,嘴上却道:“我明天一早就走。”

????因不知再说什么,只好用行程的话题来搪塞。

????从未这样笨嘴拙舌过,连他自己也鄙视自己。

????清哑抬眼问道:“那你不要收拾行李?”

????韩希夷便幽怨地看着她,这是要赶他走吗?

????他撒赖,不想走,对她说起家乡各种奇闻趣事、乡土风情,又搬出他小时候的经历来讲,总算重新活跃了气氛,兴致勃勃地问她爱吃什么,爱玩什么,他回来带给她。

????******

????早上好朋友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