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296章 生气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烟雨阁虽然有不少屋子,但方纹在,现在谢吟月又来了,方初当然不会让妹妹未婚妻和男人们挤在一个院内;且谢吟月因与韩希夷等男子同行,带了大批仆妇和丫鬟,也需要地方安置,所以他这么说。

????夏流星道:“无妨。船上一切齐备,甚好。”

????于是方初先送谢吟月和方纹去烟雨阁。

????一路上,就听方纹叽叽喳喳说话,谢吟月偶尔应一两句,方初则少有开口。等进了院,他吩咐叫管事媳妇来,让厨下做宵夜。

????方纹很有主人风范,带着丫鬟婆子们去安置谢吟月的行装。

????堂屋里便只剩下方初和谢吟月两人。

????两人对视,都有话想问对方,却都欲言又止。

????谢吟月想问这“清园”来历,想问他为何大晚上跑去江上游弹琴。

????方初想问她为何引夏流星来这,为何要带他去听郭清哑弹琴。

????互相注目沉默半响,终究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

????方初先对谢吟月道:“你跟妹妹就在这吧。虽然简陋些,用的东西都是齐全的,也还干净、清爽。奔波了一天,等下吃些东西早些安歇。我们都在船上,若有事让妈妈们来叫我。”

????口气有些生疏,有些客套。

????谢吟月微笑道:“有这些人在,不会有事的。你只管去吧,他们还等着呢。虽说在船上住,也好歹要招呼安排,要什么叫人上来取。”

????方初点头,嘱咐她好好歇息,便出去了。

????夜幕下,那背影有些疲惫沉重。

????谢吟月眼眶微湿,脑海里被“清园”两个大字占满。

????那是他亲笔写的!

????方初带着圆儿在烟雨阁四处查看了一番,见无遗漏,才回到船上。因为夜深了,也不及做东西盛情款待,厨下只做了些简单易克化的宵夜。他陪同用过,然后大家安寝。

????圆儿等人自然去了山上,竹林中有许多房屋,下人们住的。

????方初将众人安排已定。也过这边来,叫了昌儿到总管房内问话。

????昌儿一五一十将来清园和去找他的经过说了一遍。

????圆儿也站在一旁,他看得出,大少爷听了昌儿的话脸色很不好,只不知为什么。想着待会仔细再问昌儿,看能不能找到缘故。

????方初脑子里只盘旋一个念头:吟月到底想干什么!

????隐隐的有些线头,只想不具体。

????他对昌儿喝道:“以后再有这样事,不许私自主张!谁叫你猜我去哪,还带人去找的?我去了吗?若这样,下次我出门是不是还要告诉你一声?你成了我主子了!”

????昌儿吓得“扑通”一声跪下了,连说“再不敢了”。

????方初断喝道:“出去!多嘴多舌的东西!不看你往日还算勤快,这就不饶你,打一顿卖了你都是轻的!”

????昌儿连连磕头,倒转身爬出去了。

????待他出去后。方初又吩咐圆儿一篇话。

????圆儿一面听一面点头,然后也出去了。

????他去找昌儿,又细问一遍前因。

????昌儿正委屈呢,觉得自己明明没做错,平白被大少爷骂了一顿不算,还差点终身不保,见圆儿来了如见救星,不等问就拉住诉苦。

????“……这怎么能怪我呢?谢大姑娘说要去,我还能不回话?再说了,韩大爷也不是外人。和大少爷一起去那地方听琴有好几回呢,怎么就不能说了!……”他满心不服。

????圆儿却听出不对来了,从头问起。

????昌儿便将那年大少爷和韩大爷回来途中,在景江上停住听琴一事说了。连同今晚的事串联起来,他才知道是郭姑娘弹的琴。

????圆儿听完前后一想,顿时恍然大悟。

????他狠狠拍了昌儿一巴掌,低声骂道:“你真是猪脑子!以前不知道是郭姑娘弹的,去听当然没事;现在知道是郭姑娘弹的,再去听就不对了。韩大爷不是外人。不是还有夏少爷他们在吗,你就敢混说混猜!再说了,郭家和谢家闹得那样,你不知道?谢大姑娘说要去你就敢带去?”

????昌儿懵懂道:“谢大姑娘将来是大少奶奶……”

????圆儿不耐烦地打断他话,质问道:“你是谢家的还是方家的?”

????一句话把昌儿问得怔住了。

????他怯生生地道:“方家和谢家不是亲家吗?”

????圆儿道:“亲家又不是一家,也有个主次。”

????他看着昌儿,大概觉得“朽木不可雕也”,因此无奈地摇头,没再往深处说,只叮嘱道:“往后这些事你一概别多嘴,谁问也别说。可听见了?”

????昌儿没得到认同,满心不服气,然想圆儿正得大少爷看重,自己刚被大少爷责罚,两厢对比,情势高下立判,只得忍气吞声地点头。

????圆儿也不多说,自去睡觉。

????上床后想:昌儿还不服呢,也不想想,谢大姑娘还没进门,还不是方家的大少奶奶,哪里就能做方家的主了!再瞧谢家干的那些事儿,连累方家连累大少爷还少吗!

????还有,这回谢大姑娘居然诬陷郭姑娘杀人,真是看错了她了。把大少爷气得要死,赶紧的从京城奔回来处置。亏得大少爷英明,没站在谢家一边,不然谢二姑娘通*奸*杀人的事暴露,方家也跟着完了。

????单凭这点,没有大少爷发话,做下人的就不能听她的。

????昌儿真是糊涂,从头至尾经历这些事还想不明白。

????想到这,圆儿深感自己睿智,和大少爷想法一致。

????又记起大少爷紧蹙的浓眉,他没了睡意,想要为他分忧。

????于是他揣测谢吟月,这又是想干什么呢?

????别说大少爷没去听琴,就算他真的去听琴了,当着人,她也不该说带外人去找,该帮着遮掩才是。

????圆儿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

????他可不会妄自尊大,就把谢吟月看低了,他知道这位未来大少奶奶的厉害:有什么事也是不动声色,绝不会贸贸然做莽撞之举。

????这里面必定有个缘故!

????他自以为找到了大少爷发愁的根源,很是振奋,一夜苦思冥想。次日起来,眼睛都熬红肿了。

????这且不说,且说韩希夷,一早和方初在水边散步说话。

????枯草上满是白霜,踩在上面“簌簌”轻响。

????“这地方不错。”他笑对方初道。

????“今日我同你们一起走。”方初没头没脑道。

????“我另有些事,不能跟你们一起走了。”韩希夷停住脚,紧了紧斗篷,“你把船借我一条用用。”

????******

????早上好,朋友们,谢谢大家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