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03章 约见(二合一章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第303章 约见(二合一章求月票)醉仙楼的三楼只有三间阁楼,从不接待外客,掌柜的说是东家专用的。今日,三楼却迎来了它的主人——夏流星。

????原来,醉仙楼就是夏家产业。

????清哑从后院上楼,才到门口,便看见夏流星等在那。

????“姑娘来了!”他迎上来,将她上下一打量,口中招呼。

????“劳夏少爷久等了。”清哑随口客套,冷冷的没有情绪。

????“无妨。”夏流星道。

????一面引她进屋,一面朝门口侍女看了一眼。

????那侍女便轻扯了下身边垂悬的金索,便从隔扇后的帷幔内涌出几个丫鬟,将各种茶果点心端上来,摆在正中的大紫檀圆桌上。

????清哑略一扫:两边以隔扇断开,套间内帷幔高悬,前后窗棂雕镂花草鸟兽鱼虫等精致图案,窗扇均镶的是明亮的玻璃,光线很好。

????夏流星引她到北边窗户下,请她在矮几旁的椅上落座。

????细腰上前,帮清哑解下斗篷,随手递给细妹。

????细妹忙接了,挽在臂弯,待清哑坐下,便和细腰在椅后侍立。

????立即就有丫鬟来上茶,并移了几盘果品放在矮几上。

????一切安置妥当,夏流星便冲她们挥手。

????于是都退下,只留先前那一个在旁伺候。

????“这里对着后院,还好有几株梅树,不然入目全是白水衰荷,有碍眼目。”他见清哑看外面,主动解说。

????窗外平台上放了好几盆傲霜秋菊,开得正艳;视线下移,后院内数株梅树竟也开花了,给初冬的萧瑟平添一份精神,便连远处田湖上衰草残荷也没那么碍眼了。

????清哑收回目光,看向对面的少年。

????她今天来,不是同他游玩赏景畅谈的。

????“夏少爷约我来,有话请说。”她直言不讳。

????夏流星对细腰和细妹看了看,见两人站那稳如磐石。便知清哑不打算避开她们说此事,他也不在意,重将目光移到清哑脸上。

????他的眸子不容忽视的明亮、耀目。

????被一个少年用这样的目光笼罩,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会无动于衷。然清哑却平静的很,和他对视更像对决。

????不是她不懂男女之情——面对韩希夷的深情她也不禁闪避——只是夏家的做法让她无法感受他的情义,而是像小兽一般耸起毛发戒备,并将身心用坚冰冻结起来,除了防范。还剩防范。

????夏流星便缓缓道:“婚姻大事,莫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表慎重,在下将心意禀告父亲后,又请了鲍长史出面说合。谁知郭家拒绝了。在下恐怕姑娘误会,以为夏家仗势欺人,或有不可告人目的,才谋划这亲事,故而约姑娘来此一会,是想告诉姑娘:这亲事是在下亲向父亲求来的。在下仰慕姑娘才情。心悦姑娘品性,但求与姑娘结百年之好。”

????这番告白听得清哑两个丫鬟都不自在起来。

????细妹更是低下头,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清哑却警惕的很,想了下才回道:“多谢夏少爷看得起我。可我对夏少爷没那份心思。”

????这话有些直接,但她认为不能再婉转了。

????夏流星看着她,忽然微微一笑。

????他道:“你是说,你不喜欢我?”

????清哑点头道:“是。”

????夏流星便向她凑近了些,隔着矮几,看得对方纤毫毕现。

????“以后你会喜欢的!”他凝视着她的眼睛,很肯定地说道。“你才见过几个男子?那姓张的什么东西我就不提了,江明辉虽对你深情,却太没担当也太懦弱,落到这个下场也是活该!还有方少爷、韩少爷、卫少爷他们。也算是不错的俊彦,然商贾子弟,终究利益为先,或有人对你动情,那也是被更多的利益驱使。”

????“……在下却不同:以夏家的家世、权势和财势,都无需谋算郭家。和夏家结亲。有夏家护持,郭家可免于被贪婪之人觊觎,姑娘也可放手大展才情。在下也非不成器的纨绔子弟,更不是贪恋美色要广罗美女,只因心悦姑娘,才诚心求亲。姑娘何不睁慧眼,辨真情?若白白错过命中良人,岂不后悔!”

????他丝毫没有被拒婚的不悦,侃侃而谈。

????他断言清哑以后会喜欢他,神情自信而坚定。

????随着他的述说,寒星般的眸子烨烨生辉。

????这自信没有令清哑敬服。

????她觉得,他太自恋了。

????他有那个自恋的资本,只不该将她作为目标。

????她道:“夏少爷是知书识礼的君子,应该懂得强扭的瓜不甜。我拒婚,不是因为夏家不好,也不是因为夏少爷不好。这你明白的。”

????夏流星道:“姑酿怎会这样想?当日郭家和江家定亲时,姑娘难道就喜欢了江明辉?”

????清哑无言以对。

????夏流星对她反应很满意,道:“姑娘能喜欢上江明辉,怎见得不能接受在下?在下自认为家世、人品、学问、相貌,一样不比江明辉差,因何姑娘不肯接纳?姑娘说不喜欢在下,恐说早了,何不拭目以待!”

????清哑断然道:“不用试。我不会喜欢你的。”

????夏流星并不恼,好整以暇地问:“这是为何?”

????清哑道:“有些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夏流星看着她有趣地笑了。

????他轻咳一声,道:“姑娘若是见一个男子便动心,在下恐怕要敬而远之了。但姑娘只见过我两次,说话就这样不留情面,实在有些过分。怎就不能留些余地呢?也许……在下就是姑娘要等的人呢!”

????说着,看清哑的目光带了些期盼,还有鼓励。

????细腰觉得,他不疾不徐,很享受和姑娘这样斗嘴。

????清哑也觉出了,心里有些着急,还有些不耐,问道:“你也说我们只见过两次,那你为什么就敢求亲?”

????她要询问根源。

????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随便决定终身大事的。

????夏流星微笑道:“哦。是这样的……”

????他将谢吟月对她的夸奖说了,“能令骄傲的谢大姑娘俯首称赞的女子,我倒要瞧瞧她是否真有那份才情。于是在下去方少爷那里选了几幅竹丝画。看了画,与姑娘一面之交的印象才深刻起来。机缘巧合之下。后来又听见姑娘夜晚弹琴。在下从未听过那样的天籁,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纯净的女子,才动了好逑之念。请姑娘原谅在下言语鲁莽,然若不剖析这番心意,恐怕姑娘以为在下是那贪花之徒……”

????清哑却问道:“你在哪听的我弹琴?”

????夏流星道:“在江上。”

????又将上次去乌油镇找方初、夜晚听琴的事简述了一遍。

????清哑听了心里冰冷——

????谢吟月!!!

????夏流星满目深情。她则如见蛇蝎。

????她轻声问道:“若我不答应呢?”

????夏流星道:“姑娘会答应的!”

????自信满满的口气。

????清哑又道:“若我坚持不答应呢?”

????夏流星道:“姑娘会答应的!”

????自信的口气带着霸道和坚持。

????清哑固执道:“若我坚决不答应呢?”

????夏流星依然道:“姑娘会答应的!”

????自信的口气带着强烈的征服,不可逆转!

????清哑道:“你要强逼我?”

????夏流星摇头道:“我怎会逼姑娘。你会答应的!”

????清哑道:“若我坚持不答应,你会为难我家人吗?”

????夏流星微笑道:“你一定会答应的。在下怎会为难你家人。”

????清哑觉得无法和他交流下去了,将目光投向窗外。

????夏流星看着她,她身上浅紫玫瑰窄裉袄将腰身显得瘦削而玲珑,修长的脖颈微微扭转向外,后面秀发柔顺垂落,头上云髻盘绕,发间只簪了一根碧玉簪,整个人安静得像一幅画。

????“她不敢相信。”他想道。

????见多了女孩子在他面前欲迎还拒。他难免做此揣测。

????她因为经历了江明辉一事,对男子都谨慎起来。

????他又是这样的家世身份,她不敢相信也正常。

????他会让她相信他的!

????他对门口的侍女做了个手势,她便走进西屋。

????一会工夫,抱着一架古琴出来,递给夏流星,又有两个丫鬟抬了一张琴案过来,摆在二人身边,又将古琴置于其上。

????夏流星便招呼道:“郭姑娘请看。”

????清哑正想如何解决这件事,想来想去也没有好法子。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见夏流星叫她看琴。转头一看,那琴却是她在七夕夜在夏家弹的焦尾琴。

????夏流星道:“听妹妹说,姑娘曾用此琴奏过一曲。俗话说‘宝剑赠英雄,红粉赠佳人’。姑娘也算和它有缘,就送与姑娘吧。还有这琴谱,是恩师收藏的珍品,我借来一阅。姑娘请看——”

????他将一本发黄的书册递到清哑面前,示意她看。

????他想,谈她感兴趣的东西。可消除她的抗拒。

????清哑摇头道:“我不能要这琴。”

????夏流星道:“姑娘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清哑站了起来,道:“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能要。”

????接着,她又认真对他道:“夏少爷,我不会嫁你的。若你强逼,不过是娶一个行尸走肉回去,也没意思。你好好想想吧。”

????听她直言嫁娶,夏流星眼中有了笑意,道:“嫁娶之后的事,谁能预料呢!姑娘暂且坐下。若十分不耐,且听在下弹一曲如何?”

????他仿佛想到娶她之后的生活,笑意加深。

????清哑摇头道:“对不起,我要回去了。”

????说完转身就走。

????夏流星忙起身,上前拦住她。

????细腰过来插在二人中间,夏流星脸一沉。

????细腰道:“夏少爷,你刚才说不会逼我们姑娘的。”

????夏流星不悦道:“我何曾逼她了?”

????细腰道:“姑娘想要回去了。”

????夏流星顿了下,见不能劝阻,便道:“如此,我送姑娘。”

????清哑道:“不用。”

????早已走到门口去了。

????细腰和细妹匆匆跟上。

????然夏流星怎会听她的,先对一侍女示意,然后紧随几步,追上和她并行,那侍女则抱着焦尾琴也跟了上来。

????下楼梯时,他提醒道:“姑娘小心脚下。”

????其神态从容不迫,对清哑呵护的举动仿佛笃定结果,在外人看来, 两人正是一对珠联璧合的佳偶,用过饭刚出来。

????清哑心中涌上一阵无力和惶恐。

????她看向二楼的平台和走廊,看有没人注意他们。

????忽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朝楼梯张望,看见他们微愣,跟着就闪身进了旁边的雅间,清哑想起他是方家的小厮,那个在乌油镇卖古琴给她的圆儿。

????看到他,便想起方初;想起方初,便想起谢吟月。

????想起谢吟月,她心便沉入谷底。

????一会工夫,他们便转弯踏上二楼的楼梯。

????清哑略放慢脚步,让夏流星上前,她落后一步,免得两人并行太暧*昧。然后,她便听见动静,猛转头,只见方初从雅间内冲了出来。

????她心里窜出一把火,冷冷地瞅了他一眼,自顾走了。

????只一眼,方初便陷入崩溃中!

????他看见了什么?

????他脑子一片混乱,坚守了二十一年的世界轰然坍塌。仿佛末日来临,所有的信念摧枯拉朽般被毁灭,只剩下一个念头:要护住那个安静的身影,再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他追随他们下楼,看见夏流星送清哑上车,并示意侍女将古琴递给她。清哑拒绝,很快放下车帘隔绝里外。然等郭家马车走后,夏流星却另派了一辆马车,命那侍女将古琴送去郭家。

????他感受到夏流星的志在必得,愤怒不已。

????夏流星转身,看见他,过来招呼。

????方初含笑回应他。

????他很奇怪,自己竟然像没事人一样和他说话。

????他觉得灵魂脱离了躯体,飘荡在空中,看着下面方大少爷和夏流星寒暄、说笑,然后告辞离开,上马向东北而去。

????他心下骇然,急忙冲过去,要重掌那躯体。

????所幸他很快清醒,感觉到马儿的颠簸,才放了心。

????于是,他催马往城东北的杏花巷奔去。

????他在杏花巷外一处茶楼前下马,大步走进去。

????圆儿将马交付给茶房小二,急忙跟了进去。

????方初要了个雅间,随便点了一壶绿茶,两碟花生和豆子,将小二打发了,才对圆儿吩咐道:“去谢家,请谢大姑娘来见。”

????他语声平静,圆儿却感受到暴风雨来临前的压抑,急忙答应一声,转身就跑。

????才跑到门口,就听身后又传来吩咐“若她不来,就说错过今日,我永不会再见她!”圆儿心“咯噔”一下,道:“是!”

????随后一阵风样卷了出去。

????******

????早上好,朋友们!本月最后一天了,清点你们的票夹,若有存货恳请支持水乡,不胜感激!!!(*^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