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05章 莫辩(二合一章求保底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锦绣摇晃着她的胳膊,哭道:“姑娘!”

????她茫然转头,道:“什么?”

????锦绣喜道:“姑娘醒来了!”

????刚才可把她给吓坏了,她使劲摇晃她,她没一点反应。

????她劝道:“姑娘,咱们先回去。把这事告诉老爷,再慢慢想办法。”

????谢吟月沉默半响,才低声道:“他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还有什么办法可想?你平日跟我最贴近,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事你不清楚:他的琴被郭姑娘得了;他常去江上听她弹琴,知道她就是弹琴女子后处处维护她;拍来的画稿,他为她建了清园;当日的誓言,成了今日的诅咒,所有一切都被郭清哑算计到了。今日之事不过是个引子而已,其实他早就想退亲了。可是,这一切要我如何对人说呢?又怎么说得出口呢?”

????上次事后,她从昌儿口中套出另一个消息:方初从小一直用的古琴因为碰坏了,竟然被当时处在寒门的郭清哑给买去了!

????锦绣听了她的话,不住落泪。

????※

????再说方初,纵马飞奔回方家后,沉声吩咐圆儿“请老爷过太太这边来,就说我有要紧事。不管他在哪里,马上请回来!”

????圆儿大声道:“是!”

????急忙去找管事询问、请方瀚海。

????方初则匆匆赶往严氏院中。

????严氏见他这个时候回来,且气色不对,诧异地问:“怎么了初儿?”

????方初欲言又止,终还是将话咽了回去,等父亲来了再一并说。

????他便坐下,疲惫地说道:“觉得有些累。”

????严氏听了,急忙转头吩咐丫鬟:“去,给大少爷端碗参茶来。”

????立即就有个丫头出去了。

????方初喝了一碗参茶,听母亲说了会闲话,大约半刻钟的样子,方瀚海就匆匆赶过来了,“什么事这样急?”

????他大马金刀地往上首坐下,看向方初。

????严氏更诧异了,道:“怎么你也回来了?”

????方初对丫鬟婆子们挥手道:“都出去,我要跟爹娘商议事。”

????丫鬟婆子们忙都屈膝告退,只有严氏贴身伺候的杨妈妈没动。

????严氏看出儿子有大事要说,便对她使了个眼色。

????杨妈妈才退了出去,关上门并在门外守着,不许闲杂人靠近。

????室内,剩下他父子母子三人,方初才缓缓开口。

????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儿子要与谢家退亲!”

????方瀚海正喝茶,闻言一个没防备,茶水呛入气管,剧咳不止。

????严氏忙起身去到他身后,一边帮他轻拍顺气,一边严肃对方初道:“好好的怎么说这话?这等事是随便说的吗?”

????方初见惊了父亲,忙站起来,垂手道:“儿子不是随便说的。”

????方瀚海止住咳嗽,擦了嘴,喘匀了气,端坐正直,看着站在地下的儿子,严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一向稳重,怎会忽然起这念头?”

????方初深吸一口气,道:“儿子发现吟月她……确栽赃了郭姑娘。儿子以为,这样女子不宜做我方家长媳。”

????这是他回来路上想出的理由,要对父母交代的。

????方瀚海和严氏对视一眼,略松了口气。

????方瀚海沉声道:“之前不止一个人这样说,又不是头一回了。你怎么又把它翻了出来?你好好想想:若吟月明知她妹妹杀人却栽赃郭姑娘,以她的手段,怎会让谢吟风去见贾秀才?她也不用做什么,只要管住谢吟风,一辈子不许见贾秀才,江明辉这桩案子便永不能告破。郭清哑能不能脱离大牢还两说呢。”

????严氏也道:“对呀!吟月是误会了郭姑娘,但也不是刻意害她。”

????方初难受极了,道:“爹,娘,你们……都被她骗了。”

????他不知如何对他们说。

????这真是从未有过的情况:父母连亲生儿子都不信,却信外人。

????他后悔万分,早知如此,当初就该退亲的。

????方瀚海看出他不是偶然怀疑,而是真的动了退亲念头,郑重问道:“到底什么事让你坚持要背弃吟月?”

????他才不信儿子说的发现栽赃的话呢。

????方初心下激烈斗争,想着怎样对爹娘解释。

????思来想去,颓然发现:这事无可解释!

????谢吟月这次真的什么都没做,比上次指控郭清哑更加无迹可寻。若他告诉爹娘,说怀疑她怂恿夏流星娶郭清哑,是谋害郭清哑,怕不要被爹娘斥责为疯子。

????——夏流星的心思,是谢吟月能操控的吗?

????最后,他只好还揪住前事,道:“爹,娘,好些事你们都不知道。儿子也是渐渐才想明白了。便是已经娶了回来,儿子也会休妻,慢说还没娶回来,儿子是一定要退亲的!!”

????方瀚海夫妇面色愈发凝重起来。

????方瀚海道:“你可想过退亲的后果?若你在上个月退亲,方家虽会遭人非议,还勉强能过得去;现在谢家一让再让,你却要退亲,只会被人骂背信弃义、落井下石!吟月纵有天大过错,你便不能饶她一次?”

????方初猛然抬眼道:“儿子已经饶她很多次了!”

????他觉得不耐,不想再和爹娘争执下去,他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因此他坚决道:“爹,娘,请相信儿子,绝不是心血来潮要退亲。儿子这也是为了方家好。方家,不能娶谢吟月为长媳!这亲事,儿子无论如何都要退。眼下儿子还有事要办,爹娘先商议,等儿子晚上回来再听爹训斥。”

????说完,朝上跪下,磕了个头,然后起身就走。

????方瀚海瞪大眼睛喊“你给我回来!”

????然方初早拉开门,疾步走出去了。

????方瀚海气得呼呼喘气,半响不言语。

????严氏顾不得劝慰他,急得搓手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方瀚海道:“叫吟月来!”

????严氏“啊”了一声,看着他不明所以。

????方瀚海对她道:“这事定然与吟月有关。一初不愿说,叫吟月来,许能问出点什么。咱们再从长计议。”

????严氏如梦初醒,急忙叫杨妈妈,随意编了个借口去接谢吟月。

????方瀚海再没出门,也等谢吟月来听究竟。

????谢吟月独在茶楼闷坐了半个时辰,才起身回家。

????才到别院门口,正遇见方家来请她的人。

????她也不先进家告诉谢明理此事,直接命令掉转马头往方家驶去。车上,她不住低喃:“要我怎么跟伯母说?”

????锦绣看着痛心不已,终不顾身份道:“姑娘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方大少爷这样,真太叫人失望了!

????到了方家,主仆来到严氏房中。

????那时,屋里只有方瀚海和严氏分坐在榻几两边,连严氏贴身伺候的都不在。

????谢吟月心中有数,上前盈盈拜倒:“吟月拜见方伯父、伯母。”

????一句话未了,那眼睛就红了,泪水涌出。

????严氏有些尴尬。

????她正想怎么样委婉地探问呢,看谢吟月这样子,竟是已经知道内情了,白瞎了她想好的一篇话,还拐弯做什么!

????她忙起身,亲自上前扶起谢吟月。

????因拉她在身边坐了,亲切道:“叫你来,是为一件事。”

????说到这,朝锦绣看过去,意思要她回避。

????锦绣却视而不见,拜过二人后就站到一旁。

????严氏想,看情形这丫头也知道了。吟月听见儿子要退亲,定是心里不好受,有她在旁照顾劝慰,也好。因此就不再撵她走。

????她便低声问谢吟月:“你跟一初争执了?来,告诉伯母为了什么事?”

????谢吟月不答,只是落泪。

????问急了,她才站起身,重新回到地下,面对二人端端正正跪下,含泪道:“伯母别问了。吟月此番前来,是为了拜别伯父伯母。吟月福薄,不配为伯母儿媳。今日一别,望伯父伯母珍重。也别再为难方大少爷了,他也有不得已。”

????说完,伏地磕了三个头,双手掩面冲出门去。

????方瀚海和严氏继方初之后,再被她弄晕了头。

????严氏急忙朝外喊道:“拦住谢大姑娘!”

????锦绣这时上前,扑通一声跪下,哭道:“太太,我们姑娘是不会回来的。强扭的瓜不甜,方大少爷嫌弃她,她怎么还有脸回来!”

????严氏面色难看之极,问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这丫头分明在替主子出头,她若不问上一问,倒显得维护儿子了。

????锦绣一面哭,一面把方初如何喜欢上郭姑娘,为经营竹丝画建的园子叫“清园”;七夕夜在夏家听见郭姑娘弹琴,发觉他两年来在景江上听的琴音主人就是郭姑娘;后又发现他从小用过的琴落在郭姑娘手中,一发不能自拔,为此屡屡和谢大姑娘起争执;这次因为夏家少爷看上郭姑娘,要娶郭姑娘为妻,他便迁怒谢大姑娘,认为是她使坏,所以不顾一切要退亲,统统都说了一遍。

????“太太,郭姑娘她赢了!她说到做到了!”

????锦绣哭说一通后,丢下这句没头脑的话,又对严氏磕了个头,起身追着谢吟月去了。

????她走了半天,方瀚海和严氏还呆坐着,回不过神来。

????他们想了千般理由,做梦也没想到这上头!

????两人脸色均涨得通红,羞愤欲绝。

????杨妈妈进来,轻声叫道:“太太,太太?”

????严氏深吸一口气,问道:“谢大姑娘走了?”

????杨妈妈道:“走了。我拦不住。”

????方瀚海问道:“大少爷呢?”

????杨妈妈回道:“大少爷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儿。”

????方瀚海拍着榻几道:“这个孽子!”

????他气得浑身发抖,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却起了这样不堪的心思,亏他之前还为弟弟求郭清哑,难道竟是为了自己日后方便?

????严氏女人,心要细些,在她眼里儿子当然是好的,便有不对也肯定有缘故,锦绣说的那番话她若不找人证实,怎么当人亲娘呢?

????因此,她劝住方瀚海,命人叫常跟方初的小子来回话。

????杨妈妈亲自去办这件事。

????圆儿不在,跟方初出去了,只有昌儿在。

????他最近正被大少爷嫌弃,所以闲了下来。

????他被带到方瀚海夫妇面前,见老爷威压沉沉,太太也眼含薄怒,吓得跪倒在地,“不知老爷太太唤小的来问什么。”

????方瀚海道:“问你什么说什么!敢有一字虚言,你试试!”

????昌儿急忙叩头不止,言明不敢有半字撒谎。

????方瀚海便问了起来,从方初的废琴开始问起,到他在景江上听琴,清园的建立等等,一桩桩地问。

????昌儿捡自己知道的都回了:那碰裂的琴卖给了郭姑娘,他也是最近才知道,因为他一直没当面看见郭姑娘,不知她就是那个买琴的村姑,不过圆儿好像早就知道了;大少爷在景江上听琴十次有九次他都在身边,这事属实;清园的建立他一概不知,要问圆儿;七夕夜大少爷从夏家提前告退他是知道的;还有八月初在清园发生的事……

????方瀚海问完,严令他不可在外胡说,才命他退下。

????等昌儿走了,他夫妇二人都不说话。

????半响严氏才木然道:“真是孽缘!”

????她已经相信:方初确实恋上了郭清哑!

????“等他回来叫他即刻来见我!”

????方瀚海吼了一声,怒冲冲地往书房去了。

????※

????再说方初,匆忙去找严未央。

????找严未央其实是为了找蔡铭。

????他要阻止夏流星,目前只想到两条途径,其一便是当面向夏流星陈述厉害,令他打消和郭家结亲的念头。

????这件事,他即便想亲自出面也不合适,反会激怒夏流星。

????韩希夷等人皆不合适,想来想去便想到了与夏流星同窗的蔡铭。蔡铭的身份、家世以及与夏流星的交情,都适合出面。

????蔡铭此时正在严家。

????因为严未央松口答应亲事,他喜不自胜,且不忙着回书院,而是赶回湖州府禀明双亲,又随家人在湖州府和霞照之间奔波了两趟,终和严家商定此事,目前正准备下定呢。

????方初求见严未央,他自然也跟着一道出来相见。

????方初见如此顺利,心情终舒畅了一些。

????当下,严未央将他让进书房坐了,上茶已毕,才问道:“表哥这个时候来,不是玩的吧?”她觉得他的面色不太对。

????方初点头道:“有事要告诉你。让她们退下吧。”

????******

????新的一月,新的开始,祝朋友们心情愉快!呼唤保底月票支持!!!O(∩_∩)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