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09章 撼天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立即搛了一块鱼送到郭勤碗里,讨好地笑道:“勤哥哥,给你吃鱼。往后我当你是亲哥哥孝顺。我帮你做鞋,做衣裳,做点心……”

????她数了一长串东西,简直把郭勤当爹孝敬了。

????郭勤眉开眼笑道:“好!等你出嫁的时候我背你。”

????巧儿脆生生地应道:“嗳!”

????郭俭忙争道:“我也背姐姐。”

????巧儿笑眯眯道:“都背。”

????哥哥弟弟多就是方便!

????清哑觉得侄儿侄女实在是太可爱了,噗嗤一声笑起来。

????众人也都笑得前仰后合。

????吴氏瞅巧儿道:“也不知随了哪一个,精的跟鬼似的,再不吃一点亏的。你小姑这个性子,你可帮她扳回本来了。”

????郭大有和阮氏看着闺女,十分有脸面。

????阮氏凑趣道:“我们巧儿生出来就是帮小姑扳本来的。”

????巧儿就道:“小姑,等我长大了帮你扳本。”

????她还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呢。

????郭守业和吴氏听了越发高兴。

????蔡氏见巧儿这样讨人喜,公婆一点不嫌她是女娃,心痒痒的,嫉妒道:“我也生个闺女就好了。”

????郭大全忙道:“生!明天咱就生!”

????众人哄笑不已。

????一时饭罢,众人闲话聊天的时候,西坊的仇管事来找郭大全。

????若是西坊内务,他定是回禀郭大贵,找郭大全乃是另外的事。

????两人在厢房厅内嘀咕了半天,郭大全仍旧回到上房堂屋。

????他把人都支使走了,他父子三个加上吴氏清哑商量事。

????他道:“……他本来就跟鲍长史有仇的,早盯着他了。这回打听了不少鲍家不少龌龊事。我叫他先别声张,等到时候再说。夏大人那边也是……”

????他说的是仇一。

????郭守业点头道:“也不能全指望他。我瞧那个马长顺机灵,你用用。”

????郭大全点头道:“马长顺是不错,我也安排了。”

????郭守业就对清哑道:“我跟你哥哥这样想的……”

????如此这般对清哑说了一番话,清哑不住点头。

????郭大全道:“上午我见了几个买卖上的朋友,答应将来把毛巾让他们做。等明儿我还要再见几个。所有跟咱们家合伙的商家都让做,还有进贡给朝廷的。到时候咱们就捏着这东西,好就拿出来;不好的话,哼哼……”

????不好的话自然是卡着不放了。

????卡着的缘故还不是由郭家说。

????这众怒谁犯得起!

????郭大有也道:“过两天小妹你先跟我回家去,瞧他还好意思撵去乡下。等回去了把那些机器和图纸都烧了,就留一台咱俩琢磨。从今往后,坊子里再不许织毛巾,也不往京城进贡了。”

????他说的那个人是指夏流星。

????清哑点点头,道:“嗯,就说还在研究。”

????说完又问吴氏:“娘也回去?”

????吴氏道:“我跟你一道回去。这里你大哥大嫂和你爹在就成了,你三哥三嫂住城西,看着坊子。把巧儿和俭娃子也带回去,省得跟放牛的一样没人管。勤娃子读书了,自个管自个吧。”

????郭大全笑道:“娘,我跟媳妇还在呢。”

????吴氏道:“我晓得你俩在。可你们忙得还要人伺候呢,还有空管他!就管也管不好——他那书你又不认得,大字不识一个。”

????一句话说得郭大全没了声音,觉得很郁闷。

????他们说话的时候,郭守业坐在那静听。

????听了一会又端起茶盏喝一口,盖上,然后放下,把身子往铁力木四出头官帽椅内靠了靠,耷拉着眼皮轻哼了一声,低声自语道:“哼,当官了不起了?当官就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哼,惹火了老子,跟你拼命!”说着把脑袋歪了歪,又往后靠了靠。

????听了这话,郭大全笑眯眯地看着爹,一点不惊慌。

????郭大有则作沉思状,好像想什么问题。

????他父子当然不是狂妄,但俗语说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人逼急了,撼天的事都做得出来,何况其他,这经验在郭家过去两年已得证实。

????清哑看看爹,又看看娘,又看看大哥二哥,想说什么,又觉得没什么要说的,他们都说完了,很细致,比她能想的周全。

????吴氏正要再安慰闺女几句,杨安平家的在外回道:“东家,严姑娘来看咱家姑娘来了。”

????严未央得了严纪鹏提点后,立即就赶来看清哑。

????清哑忙起身迎客,让进自己房里,在美人榻上坐了说话。

????寒暄几句后,严未央直入主题,问清哑夏家求亲的情形。

????清哑便大略说了。

????严未央安慰她道:“我请蔡三少爷去劝说夏少爷了。你们两家结亲不太合适,把其中利害剖析给他听,说不定能打消夏家这想法。”

????清哑闻言眼睛一亮,道:“多谢你。”

????严未央叹道:“谢什么,还不知能不能行呢。”

????清哑想起夏流星的霸道和坚持,也觉得欢喜早了。

????严未央问道:“夏少爷怎么忽然就向郭家提亲了呢?”

????她有些怀疑夏织造觊觎郭家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才故意借联姻将郭家买卖霸占,作为夏家赚银子的工具。

????清哑道:“他说,他听谢大姑娘夸奖我……”

????将夏流星的话大致学了一遍。

????严未央听后有些疑惑,却不像方初那么肯定。因她想象不出:谢吟月怎么知道夸奖清哑几句就能让夏流星喜欢上清哑呢?这不太说的通。

????严未央是个正直的女孩子,没根据的事不会乱说。

????像她自己,只见过蔡铭一面就被他喜欢上了。答应亲事后,蔡铭告诉她,说她那天一身火红纱衣策马从远处奔来,仿佛天边飘来一朵红云,“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和洛神比,她身上更多了一种奔放热烈的激情,他当时看痴了,发誓要娶她为妻。严未央听得又喜又羞,原本是不得已才屈就蔡铭的,却因为这番表白感动不已,把惦记韩希夷的心思彻底丢开,对他产生了爱恋之情。

????当然,这些话她没好意思告诉清哑。

????她想自己这样的都能得蔡铭一见钟情,谢吟月更是无数裙下拜臣,清哑这样优秀,夏流星会喜欢她一点不奇怪。

????所以,那疑惑一闪而逝,也就罢了,却撇嘴道:“哼,她倒会摆姿态。你知道她厉害了吧?谢家受了这样打击,她居然能做到镇定自若,又能放下身段,做出一副愧疚悔恨的模样。谁还会相信她当初是诬陷你的?”

????两人说着话,细妹拿了封信笺进来,递给清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