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17章 封坊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信中说,蔡铭劝说失败,夏家不肯放弃,并坦诚要纳清哑做妾。

????这是郭大全行事细心之处:这件事韩希夷早就警告过了,他进一步向清哑肯定,让她和家人有个渐近的接受过程,省得到时突然说出来承受不了。

????果然清哑看信后并未太难受。

????她绘了半天图稿,觉得眼睛很累,便放下信走了出去。

????到前院,见蔡大娘正和一个媳妇提着篮子去园子里摘菜,她便也跟了去。冬天到处都萧条,只剩下菜园里生机最旺,耐寒经霜的青菜好吃看着也养眼。

????“哎呀别过来,看脏了鞋!霜冻才化,地上潮的很。”蔡大娘见她跟进来忙阻止,又看着她笑,“菜园子有什么好玩的,你跑进来!”

????清哑便停住脚,站在篱笆墙边看她们摘菜。

????砍了一篮子青菜,又砍黄心菜。

????清哑道:“大娘,拔些水萝卜。用水鸭炖汤,再做一回萝卜糕。”

????蔡大娘笑道:“嗳,好!”

????又笑道:“这么爱吃萝卜。昨天不是才吃的。”

????清哑笑而不答。

????她也知道就算她不说,蔡大娘也会拔萝卜。冬天就这几样菜,不吃这个吃什么。她是看那萝卜缨长的绿莹莹的,下面的萝卜有些半截冒出土,水灵灵的挺可爱,觉得口齿生津,忍不住就叮嘱一声。

????这里的作物庄稼种植不带一点取巧,前世的没法比。

????但是,她在城里和乡下两头奔波后发现:在城里吃的菜不如家里鲜甜。城里买的菜是百姓早上从地里摘的,从离地到下锅都过了半天了,总有些干缩失水;家里则是从菜园摘回来洗完就进了厨房,菜蔬的鲜嫩灵气半点不失,怎能不好呢。

????她想着这些,心情很好,努力挣钱为的就是过这样田园生活。

????前世城里人都说向往田园生活,若真让他们下乡,相信没几个能熬得住。其实他们都跟她一样,期望过的是这样生活:不困窘,又自由,若是下乡当农民自己干活,他们是无法适应的。

????她望着那地垄上的萝卜青菜,心想:“为了你们,我也要发奋。夏少爷,不管你如何优秀,我也不会屈从你的!”

????官宦人家再好,都不是她的归宿。

????夏流星却不知她的心思,另有打算。

????当日蔡铭劝他,他很不悦,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蔡兄看上了严姑娘,百般努力求娶成功,为何小弟爱郭清哑就不行了?”

????蔡铭正色道:“贤弟,愚兄不是好管闲事的人,今日劝贤弟一句:夏大人乃织造行内的父母官,郭姑娘近两年屡次创新,身份敏感,夏郭两家实在不宜结亲。望贤弟三思!”

????夏流星冷笑道:“我父亲又不是初任织造官。已经好几年了,很不必为了一个郭家行此手段。倒是蔡兄,今日来劝小弟,真是为小弟好?那些人心里想什么,小弟也能揣想一二。夏郭两家结亲后,夏家正可以保护郭家,免被唯利是图之人利用。”

????蔡铭道:“可是郭家不愿,郭姑娘也不乐意。”

????夏流星道:“严姑娘一开始不也拒绝了你!”

????蔡铭既来出这个头,当然做了许多工夫。他早有打算:并不指望劝转夏流星,但指望用话逼住他,免得他以后用权势压迫郭家应亲。

????他道:“严姑娘拒绝愚兄,但愚兄从未逼迫于她。贤弟坚不退让,愚兄也不能阻止,只说一句:贤弟乃是读圣贤书的君子,望能以真情感化郭姑娘,莫要逼迫才好。免得被人诟病夏家仗势欺人。”

????夏流星眼中露出讥讽之色,笑道:“从未逼迫?难道蔡兄忘记自己是如何惹得严姑娘暴跳如雷,又是如何嚷得尽人皆知,唯恐人家不知道蔡三少爷喜欢严家女!既知道,谁还敢再打严姑娘的主意?谁敢跟你抢?韩希夷到底是被你吓走的,还是另有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不瞒蔡兄,小弟正是受你启发,所以才强送古琴给郭姑娘,其实是想要向人宣告:本少爷喜欢郭姑娘!有胆的只管来跟本少爷争!”

????蔡铭“噗”一声喷出一口茶。

????他以为自己那番话很恳切,也很有理,夏流星就算不肯退让也会承诺不逼郭清哑,所以说完就端起茶盏喝茶,谁料竟听见这样回应,遂将茶水全喷了出来。

????借着擦嘴的工夫,他迅速整理思绪。

????稍后他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恋慕女子乃是我辈常情。愚兄之前确实缠过严姑娘,但从未动用过家中权势。贤弟以为呢?”

????夏流星哼了一声,道:“你蔡三少爷的名号就是权势!”

????蔡铭道:“贤弟一定要这样说,愚兄也没法子。郭姑娘是严姑娘闺中好友,郭姑娘向严姑娘求助,愚兄便不能坐视不理。”

????他不能坐视不理,意味着蔡家不会坐视不理。

????夏流星霍然站起,一言不发地甩手而去。

????蔡铭看着他的背影,脸色也沉了下来。

????夏流星回到家,夏织造见他气色不好,问起缘故。

????夏流星对父亲支持自己娶商女很感激,便将蔡铭的话说了。

????夏织造沉吟了一会,告诉他只能帮他纳郭清哑为妾。

????夏流星一惊,失声道:“父亲,这如何使得?”

????夏织造呵斥道:“糊涂!该说娶她为正妻如何使得才是。”

????跟着,将京中叔爷为他物色亲事一事说了。

????又道:“蔡三少爷也不算说错。联姻,乃两姓结通家之好。夏家若娶郭清哑为长子嫡妻,恐就说不清了。人不说你爱恋郭清哑,只会说夏家怀有企图。纳妾便不同,夏家还是夏家,郭家还是郭家,一个妾还影响不到两家决定。”

????夏流星急道:“蔡兄不是和严姑娘……”

????夏织造打断他话道:“严家乃百年世家,是新进郭家能比的?再者,蔡铭也与你不同——他乃蔡家三房第三子,你是夏家长房嫡长子。你的正妻将来是要掌夏家内宅的!”

????夏流星道:“可是,纳郭姑娘为妾是否不妥?”

????夏织造道:“如何不妥?不过一个村姑而已,还连续两次被退亲,又卷入官司,坐过牢。便不考虑她商女的身份,仅凭这点,她便不配做夏家长媳。肯纳她为妾,那是她的福气:不但从此郭家买卖可受照拂,她也不至于被小人惦记,凡设计出的新布都可通达朝廷和民众。”

????夏流星哑然。

????半响才艰涩道:“之前求亲尚且被拒,现在要纳她为妾,郭家如何能答应?”

????“那也由不得他!”

????提起这个,夏织造火气便上来了。

????他之前故意使鲍长史不说清楚,也是试探郭家的意思。

????谁知郭家竟然如此狂妄,不把他放在眼里,竟敢拒亲!

????哼,也不想想,若不是他,就凭郭家能挤入锦绣堂?

????既这样不识抬举,他也不必心软,直要郭大全把妹子送来给他儿子做妾,他儿子看中郭清哑,那是她三世修来的福气!

????他愤慨不已,至于郭家给他带来的运气,他全忘了。

????夏流星想起蔡铭说的“仗势欺人”,忙道:“父亲不可强逼。”

????夏织造冷笑道:“何须强逼!若要寻隙,容易的很。趁这次好叫他们知道:之前一直顺顺利利的,并非他有本事,若无本官照拂,郭家能有今天?”

????夏流星心里依然不踏实,还要劝。

????夏织造恨铁不成钢道:“你又恋美人,又狠不下心,如何成事?她这样躲回乡下,你要见她一面都不能,如何让她知晓你的心意、你的好处!只有先设法驱使她求上门来,答应跟你,那时你再好言哄劝她,使她明白你宠她爱她,没有不回心转意的。驯女人如同驯烈马,要恩威并施,方能收服!再冷的女子,弄回来晾她几年,红颜渐渐枯萎,看她还能支撑!”

????夏流星听了这话才动心,也与之前对蔡铭说的话相合。

????他认为蔡铭就是这样俘获严未央的芳心的。

????清哑横竖不肯见他,他有力也使不出。若能逼她前来找他,一切便好办了。那时他自有办法让她明白他是真心爱她的。至于正妻,不过就是个名分罢了。她那样的女子,应该不会在意名分,而在意的是真情。

????想罢,他又和父亲商议一回,然后提笔给京中叔爷写了一封信,大意是:夏家目前风头正盛,不可与世家大族或者权贵结亲,最好寻一家没有实力的小官宦议亲,才是保护夏家长盛不衰的根本措施。

????他这是公私两顾:一是顾忌夏家势头太盛,恐有危机;二是为了郭清哑,想着娶个小官宦的女子为正妻,没有娘家撑腰,将来不敢欺辱他的宠妾——他已经想好将来要宠郭清哑了。

????这也算他用尽心思了,自以为考虑周到,却漏了郭清哑的变数和影响,也是从未将郭家放在眼里的缘故。

????过了一日,鲍长史便命人封了郭家城西坊。

????理由是:郭家被列为棉纺皇商,所有进贡的新品不得擅自处理,更不得买卖,但郭家未经朝廷明示就将毛巾私自赠送亲友,犯了大忌!

????郭大全懵了,这顶帽子让他战战兢兢。

????******

????上一章修改过的,修改前看的朋友们可倒回去重看。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