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18章 独饮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怎不知这是夏家刻意为难,否则的话就该将他入罪。

????既不入罪,便是逼小妹答应做妾来救郭家。

????若将他入罪,事闹大了怕难挽回,激怒小妹就达不到目的了。

????“狗官!老子决不饶你!”

????他在心里痛骂不止,面上依然对鲍长史笑。

????郭家被封的消息传开后,各家反应不一。

????严家惊异夏织造的恣意妄为,蔡铭立即找到夏流星,盯着他道:“夏流星,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逼良为妾,你怎能做出这种事!”

????夏流星很恼怒,不屑跟他解释,道:“说到逼,蔡三少爷才是高手吧。严姑娘一直不答应亲事,怎么忽然就答应了?她当日为郭姑娘被诬陷一事去湖州府城求蔡兄帮忙,蔡兄怎么说的我可是记得很清楚。”

????这是指责他逼严未央就范,正与眼下夏家对郭清哑情形一样。

????又延伸一层想:严家和郭家有交易,所以严未央才一再帮郭家。

????再延伸远些想:大理寺的蒋大人也受了蔡家暗示。

????蔡铭惊怒不已,亏得蒋大人秉公处置,没有治谢吟月的罪,否则也要被他说成是徇私了。

????想起蒋大人当日告诫他的话,他深感自己太年轻不知艰险。

????他不再和夏流星争执,点头道:“好!夏兄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望你好自为之,莫要将来后悔!”

????说完转身离去。

????夏流星倔强地闭着嘴,没有叫他。

????他心想这是郭清哑搬来的救兵,“终有一日你会明白我的心。”

????※

????韩希夷得知消息后,愤怒到极点,也即刻去找夏流星。

????经过田湖十字柳堤时,忽见听水上有人叫“韩大爷”。

????他勒住缰绳止住马儿一看,却是锦绣,站在乌篷船头撑篙。

????若是春日,这湖上荷叶荷花开了。配上这船、这人,定然生动活泼。可惜眼下湖上一片白水,连残荷都被清理了,这只船孤独地飘在水上。天空阴沉沉的,湖面寒风阵阵,柳堤上树木萧索,连鸟儿也叫得孤寂,实在是寥落。

????他诧异地问:“可是谢大姑娘在船上?”

????锦绣点头。道:“是姑娘。”

????韩希夷更奇怪了,因想:“这个季节,谢大姑娘和贴身丫鬟撑小船出来做什么?若是有事出行,也该坐画舫才对,可避风寒。”

????正踌躇要不要问,就听锦绣道:“韩大爷,我家姑娘有请。”

????韩希夷便知谢吟月有事了。

????他便下马,将缰绳交给小秀,站在岸边等候。

????锦绣将乌篷船撑到岸边,韩希夷跳上船。

????锦绣将船泊在岸边不动。以示坦荡无私。

????韩希夷进入逼仄的船舱,见谢吟月独坐在舱中矮桌前喝酒,自斟自饮,不禁一愣,急忙问道:“谢姑娘,你这是……可有什么为难之事?一初呢?”

????谢吟月若有事,方初一定不会不管的。

????谢吟月脸颊酡红,对他嬉笑道:“他呀,不要我了!”

????韩希夷目瞪口呆,解不过意来。

????醒悟过来后。一步跨到矮桌对面坐下,疾声问:“怎么回事?”

????谢吟月且不回答,也不知从哪摸出一个酒杯,斟了一杯酒。递到他面前,道:“来,韩兄,陪小妹喝一杯!”

????韩希夷从未见过这样的谢吟月,神色郑重起来。

????他接过酒杯放在桌上,盯着谢吟月问:“出了什么事?”

????谢吟月笑道:“你怕?怕人说你?”

????她眯了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合拢然后又掀开,笑道:“不用怕,不会有人说你了。”

????韩希夷越糊涂,越震惊,再次问:“谢姑娘,到底怎么回事?”

????谢吟月瞅着他笑了一会,仰头喝干杯中酒,又斟满。

????韩希夷端坐不动,沉声叫道:“锦绣!”

????锦绣走到舱口,红着眼睛看着他。

????韩希夷也不催她,静静等着。

????锦绣咬了咬嘴唇,道:“方大少爷要和姑娘退亲。”

????韩希夷静了半响,才慢慢转过脸,“你说什么?”

????锦绣满脸是泪,重复道:“方大少爷要和姑娘退亲!”

????韩希夷问道:“为什么?”

????他不敢相信:上次谢家遭遇那样的浩劫,方初都没有退亲,为何这时候要退亲?

????锦绣看看谢吟月,没有回话。

????韩希夷便看向谢吟月。

????她已经没笑了,也没喝了,盯着面前酒杯出神。

????“为什么?”韩希夷又问一遍,这次是冲谢吟月。

????“你不知道?”她垂眸自言自语,“你不也是一样,每次经过景江都要停下听琴!未见而神交,‘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你早就看出来了吧?”

????韩希夷“唰”地站起身,因船在水上,他又起得太猛,船摇身子也跟着摇晃,“不可能!”他失声道。

????谢吟月也不解释,只是低笑。

????锦绣插嘴道:“这话是方大少爷当着姑娘面说的。也对方老爷和太太提出了。方老爷和太太也劝不住他。”

????韩希夷呆立不动,连斗篷也垂坠不起,再不飘逸。

????他心中已经信了。之前为了清哑的事去找方初,方则接待的他。他见他的情绪有些低落,强笑说哥哥不在,就觉得不对了。

????谢吟月抬眼看向他,轻声道:“他说,夏少爷爱上郭清哑,是我促成的。”说完笑起来,清脆的笑声一点不悦耳,有些凄怆。

????竟无半点谢家女少东风采!

????韩希夷身子微微轻颤。

????他觉得自己该安慰她,嘴动了动,却无从说起。

????方初的性子他很了解,像这样大事一旦说了出来,必是无可转圜了。他不能保证劝转方初,又何必说些无用的。且他自己心中也十分愤怒和难受,急需一个人来安慰他,哪有力气安慰别人!

????可是,他又不能看着谢吟月这样伤心颓废不管,因此费了很大力气才挤出不成句的话:“你……别担心,我去找他,劝劝。许是他误会了。你们之前……那样,他不会轻易抛下你的。”

????他感觉声音有些飘,有些远,好像别人发出的。

????谢吟月脸上残留着笑意,若非眼中有水光,半点看不出伤心。

????她低吟道:“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

????今天有些不在状态,所以这更只两千……但还是想求月票o(╯□╰)o明天努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