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20章 反目(二更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去茶楼打听。

????原来,郭家在霞照的西坊被封后,紧接着绿湾村的西坊也要封。郭家人便不怕,但织工心不能散,郭家的声誉不能毁。封几天可以,若是接连封一月两月,再被上面官儿一拨拨查来问去,根本耗不起。

????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段,不知多少商人破家在这上头。

????做妻也好,做妾也好,清哑都是不会认命的。

????她心中已有了打算,所以封坊的消息一到,便立即决定先答应下来。她可不想郭家辛辛苦苦劳累两年的成果付诸流水。横竖妻也好,妾也好,结果都一样。

????于是郭大有进城,告诉郭守业和郭大全答应夏家,只提出一条要求:一年后清哑再进夏府,因为她要在郭家研究毛巾。若是夏家不答应这条,那郭家便坐等朝廷来人处置。

????夏家赶忙就答应下来。

????夏织造得意极了,心想:“哼,再疼女儿,也舍不下家业!”

????至于郭家的要求,在他看来等于没提——夏流星尚未娶亲,当然不宜先纳妾。郭家就想现在送女儿进门,他还不让呢。当夏家真那么容易进的!

????夏流星却有些担心:一年太长了,变数太多。

????清哑之前的态度,加上众人的阻挠,让他心里有些不踏实。

????鲍长史便为他们出主意:要夏家先送聘礼定下此事。

????妾哪用正式下聘,不过是想向人宣告此事而已。

????如此一来,名分定了,便再无转圜余地。

????夏织造告诉郭守业说,清哑不是普通的妾,他和儿子都十分看重,所以当妻一样下聘,若非碍于官场规矩,是不会委屈她做妾的。这是安抚的意思。

????郭守业唯唯诺诺地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夏织造看他那副嘴脸有些不舒服。但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忍住了。

????夏流星携带丰厚聘礼,亲自去绿湾村郭家。

????方初打听清楚后,好容易巩固的心防再次崩溃。心猛然大痛,怒火也迅速被点燃,不断向四周蔓延,要焚烧一切!

????毁灭之势不可挡!

????他怎么也不能相信,郭守业父子会屈服。

????这还不是做妻。是做妾!

????想想锦署衙门封停的举动、封停的理由,似乎又必然。

????他一言不发地走出茶楼,圆儿和黑石急忙跟上。

????至门外,他先对圆儿命令道:“你这就回家去,告诉老爷和太太,就说我去谢家退亲了。”又对黑石道:“你去严家请舅舅,就说我要与谢家退亲,请舅舅来为外甥做主。”

????那两人听了都发怔,都不动。

????方初喝道:“还不快去!”

????两人才急忙招呼小二牵马来。

????圆儿心细,颤声道:“大少爷。你先等等,等我把老爷太太叫来了再去谢家。不然……不然……”

????他嗫嚅着不敢说“不然谢家人一怒之下打少爷怎办!”

????方初目光凌厉,道:“走你的!”

????那马正牵来,圆儿不敢再说,和黑石匆匆离开。

????方初牵着马,仰面看沉沉的天空,心想,若连这点都应付不来,枉做了方家几年少东。

????他若回去请父母来谢家退亲,肯定请不动。所以他让圆儿回去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去谢家了。父母听了这消息,一准急急赶来。至于严纪鹏,是他的娘舅。他是请他来为自己撑腰的。他一向不喜谢家,一定会支持他。

????天终于下起雪来,是细细密密的雪粒。

????行人纷纷躲进街两旁的店铺、宅院,独方初一个不紧不慢地走在街上。人们只看见一个穿藏蓝斗篷的少年在长街上踽踽独行,仿佛迎着飞雪而去。

????忽然,长街那头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若非天下雪。街上行人稀少,他这样纵马疾驰,肯定要招来一片谩骂。可是这会儿显然没人管他,马蹄声一直奔方初身后撞来。

????方初恍若无闻,等那声音擦肩而过。

????谁料却没过去,马儿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他懒得转头,等来人开口。

????等了半天没有声音,他不耐烦地转头一看,原来是韩希夷,正居高临下地盯着他。他的从容潇洒风采仿佛被这雪天给冻结了,浑身上下竟显出严肃和冷然来。

????“你从哪来?”

????方初尚沉浸在愤怒毁灭的状态中,声音刻板,甚至带着一丝不善,一面心中又想“希夷定也是为了郭姑娘的事,才变成这副样子。”

????他上次就看出来了,韩希夷喜欢她。

????“跟我走!”韩希夷丢下这句话,催马先走了。

????方初二话没说,翻身上马跟他去了。

????两人来到杏花巷附近的河边,勒马停在一棵大柳树下。

????方初见是这里,心中微定。

????从这去谢家很近。

????他看向韩希夷,张口道:“希夷……”

????“你为什么要退亲?”韩希夷打断他话,“可是为了郭姑娘?”

????方初双眼微眯,“这是谁告诉你的?”

????韩希夷道:“别问是谁,你只说是不是?”

????方初道:“是谢吟月!”

????他口气很肯定。

????韩希夷见他直呼谢吟月,口气不同往日,心中一阵伤痛袭来,“你怎可如此对她?当年,你是怎样求亲的?”

????方初听了一滞,心中怒火被压下几分,眼前浮现一个稚嫩的少女形象,从容端庄,又不失活力,飞快地瞟他一眼,然后微笑垂眸,这是充满锐气的谢吟月。

????他便觉得有些心神恍惚。

????然紧跟着,耳边就响起《广陵散》的曲声,又是一个杀伐决断的谢吟月呈现眼前,这时她毫不掩饰对郭清哑的狠绝;再一转,是她在锦绣堂失败后,在他面前讥讽郭清哑公开织布机的举动;然后在船上,她握住他手,恳请他不要插手江明辉凶手案,那时她开始对他用心机了;再然后,在监牢内她悔恨认错,那时她开始敛藏真面目;最后,人前称赞郭清哑的谢吟月,已趋于完美,趋于无形。

????沿着这轨迹,他瞬间经历了一遍过往的人生。

????当他恢复清明,眼中坚定不减,怒火夹着伤痛。

????他问韩希夷:“你为何认我作至交?”

????韩希夷心中一动,却不肯回答。

????至交也有犯错的时候!

????方初又道:“你既认我做至交,为何不肯信我?”

????韩希夷道:“你背信弃义,让我如何信你!”

????方初道:“你怎知不是她背信弃义?”

????韩希夷冷笑道:“是你要退亲,反说别人背信弃义!”

????方初看着他想:“谢吟月对他影响至此!”

????韩希夷见他不语,以为他理屈词穷,遂克制自己,放松语气道:“一初,我知你担心郭姑娘。还有一年工夫,我们一起帮她。但是,这件事与谢大姑娘无关。那天我也在场,是昌儿说你去江上听琴了,夏流星才要去的。谢大姑娘因为挂念你,也说要去,并非刻意引夏流星去。郭姑娘本是个出类拔萃的女子,我便心仪她,没有人促成……”

????他看着方初,首次坦诚自己的心思。

????更传达了一层意思:这次,你难道又要与我争?

????方初干涩道:“希夷,我也告诫你一句话:既心仪她,就一心一意待她,别管不相干的人!我和谢大姑娘之间的事,与别人无关。你若还认我做至交,就请相信我。”

????韩希夷见劝不动他,虽早预料到这结果,依然失望之极。

????他愤怒道:“你背信弃义退亲,还会令郭姑娘清誉受损。一次伤害两个女子,你还想让我认你做至交?”

????方初道:“郭姑娘纯善无邪,不是她谢家人能污蔑的!过去不能,现在也不能,将来也休想能!!!”

????他看着这个从几岁开始相交的朋友,心中痛怒交加:

????为了谢吟月,他要跟他反目了吗?

????谢吟月,他由衷佩服她!

????他忽然对韩希夷笑起来。

????不同往日笑的温暖,他露出一口森森白牙,闪着寒光;又因为心中怒火燃烧炽烈,烘托得眼中毁灭之势更强盛,风雪中,他好像入魔一般,浑身散发凛寒杀意!

????韩希夷心寒不已,很想下马向他挥拳。

????然而,就算杀了他,也挽不回他的心了!

????他冷冷地看了方初一会,忽然拨转马头疾驰而去。

????雪大了,不再是下雪粒,成片的雪花浩浩荡荡赶趟一样,互相追逐扑向大地、河流、树木和房屋,很快周围便呈现白茫茫一片。

????方初眉毛沾满了雪粉,成了白眉。

????白眉下,双眼冷冽犀利。

????他也拨转马头,没入风雪中。

????他来到杏花巷谢家,求见谢明理。

????谢明理刚从外面回来,正在书房歇着。听见方初来了,想起之前的事,心中气怒。又想他只一个人来,许是方瀚海说通了他,特来赔罪来了不一定。便想见面要好好训斥于他,为女儿出气;又怕态度严厉了,他羞恼下不来台,反坏事,于是压下心头火,吩咐带他书房来见,一面想到底摆什么态度才合适。

????见了面,谢明理板脸不语。

????方初不卑不亢道:“晚辈见过谢老爷。”

????谢明理听见这称呼,面色大变。

????他讥讽道:“方大少爷贵脚踏贱地,有何见教?”

????方初道:“晚辈确有事要与谢老爷商议。还请谢老爷唤谢大姑娘前来,当面分说。”

????******

????(*^__^*) 明天就能退亲了。求月票推一把方大少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