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21章 条件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谢明理气得面色涨红,断然道:“月儿前日受了风寒,正调养!有什么话,你只管跟我说。这个家,我还做得主。”

????他倒要瞧瞧,方初怎么能一个人就把亲退了。

????难道方家已经交予他掌管了不成!

????方初却没有再说话,笔直地站在堂下,炯炯双目看着谢明理。

????谢明理道:“怎么,方大少爷不敢说了?”

????方初依旧沉默。

????正僵持间,就听外面有人回:“老爷,方老爷和太太来了。”

????谢明理这下可真心惊了——

????方家夫妇父子齐至,这是一定要退亲了!

????他强忍恐慌,看也不看方初一眼,起身迎了出去。

????方初略一顿,也跟了出去。

????因方家不比别家,乃谢家亲家,再者方初才刚进来,所以门房见了方瀚海夫妇,想当然以为他们是约好的来谢家拜访,忙叫人去回禀谢明理,一面又告诉管家接客,将他们引进去。

????谢明理穿过一道园门,风雪中只见前面卵石小径上来了一群人,被簇拥在正中的正是方瀚海和严氏。他们形色匆匆,跟在一旁撑伞的随从和婆子小跑才跟得上。

????谢明理看见这个阵仗,心沉入谷底。

????他也不接了,也不摆姿态了,站在那等。

????待他们到近前,才冷冷问道:“方兄倾家而来,可是找谢某问罪来了?”

????方瀚海得了圆儿禀告后,心急如焚,急忙和严氏坐车赶来,一路上猜想各种结果和应对之策。及至到这,听谢明理这话内有因,又见他神情虽不大好,却也不像翻脸的样子,松了口气,暗想总算赶上了,儿子应该尚未提退亲的事。

????他急忙笑道:“瞧亲家说的这话!我这不是看天下雪了。兴致一起,就想出来逛逛,顺便和亲家喝两杯。”

????严氏忙也道:“是,是。”只是笑容有些勉强。

????方初便上前拜见父母。“爹,娘,你们来了。”

????方瀚海盯了他一眼,隐含警告之意。

????方初并不戳破他的话,装看不见。

????谢明理在旁看明白了:原来今日之事是方初自己的主意。

????他暂放下心。换上笑脸,只做不知情,一面吩咐管家安排厨房杀牲口准备酒饭,一面引他夫妇去正堂说话,“咱们亲家好好喝一杯。”

????严氏回身命随从来人外面等候,只留两个贴身伺候的婆子跟着。

????众人听令,被谢家管家引去别屋招待了。

????于是几人笑语晏晏地往正堂行去。

????方初冷眼看着他们,并不阻拦,且跟在后面。

????圆儿瞅空也偷溜了进去。

????至正堂,分宾主落座后。一面寒暄,一面丫鬟就奉上香茶。

????方初没有坐,站在方瀚海身旁,方瀚海对此很满意。

????等丫鬟一退,方初便走出来,对谢明理抱拳道:“谢老爷,晚辈今日请家父母来此,是要和谢家退亲。得罪之处,请谢老爷海涵!”

????方瀚海一见他走出来,便知不好。便要阻止。

????可是,不妨之下哪来得及,眼睁睁看着他上前说了这番话。

????他猛拍座椅扶手,怒喝道:“住口!”

????亏得那椅子是紫檀的。坚硬的很,不然这一下就会拍断。

????谢明理被一个晚辈当面退亲,气得七窍生烟,羞愤难忍,因见方瀚海这样,对结果还抱一丝希望。便生生忍住了,且看方瀚海如何处理此事、管教儿子。

????严氏急得上前拉方初,“初儿,有话坐下说!”

????方初挺直如枪,坚如磐石,岿然不动。

????方瀚海气极,再喝道:“孽子!当真不服父母管教了?”

????屋内仅有几个亲近伺候的人见了这个情形,吓得低眉顺眼,站立不住,终于不知是谁开头,一个一个轻手轻脚,挨边悄悄退了出去。

????出去后,大家都长出一口气。

????一摸额头,大冷天的,额头上一层汗。

????堂内,气氛成凝,紧张得叫人喘不过气来。

????方初坚定道:“请父亲恕罪,今日儿子一定要退亲!”

????方瀚海和谢明理惊怒之余,心知这门亲事恐怕保不住了。

????方瀚海盯着儿子,面色急剧变化,心思电转,思索衡量处置后果;谢明理也阴着脸,反复思量诸般变化和可能,和应对的措施。

????严氏看着倔强的儿子,泪水急迸而出——

????他父亲在这,母亲在这,可是他看上去那么孤独,她几乎脱口就要答应为他作主。然不等开口,就见堂外进来一个身披红狐斗篷、戴风帽的少女,正是谢吟月。她便再张不开口了。

????方初一到谢家,就有人去观月楼告诉谢吟月。

????正值夏家向郭家下聘之时,她哪还猜不到他来意。

????这一次,恐怕她是躲不过了!

????她静坐片刻,才命锦绣为她梳妆,穿戴整齐后来到正院。

????谢吟月走上堂来,神色镇定地将风帽掀到脑后,先拜见了方氏夫妇,又见过谢明理,然后走到方初面前,仰面问他:“你一定要退亲?”

????方初道:“一定!”

????谢吟月尚未回答,管家在外禀告道:“老爷,严老爷求见!”

????谢明理看向方瀚海,不住点头道:“好!好!来得好!”一面高声对外道:“请他进来!”

????这情势由不得他不怀疑,一切都是方家设计好的。

????严氏急忙辩解道:“我并没有请哥哥来。”

????方初道:“请父亲母亲恕罪,是儿子请舅舅来的。”

????谢明理讥讽道:“想不到方家已经是方大少爷当家了。”

????方瀚海哪顾得上他讽刺,兀自紧张思索。

????不大一会工夫,严纪鹏便大步走上堂来。

????他目光一扫,落在上方虎视眈眈的谢明理身上,因微笑解释道:“外甥说的吓人,我也不知怎么一回事,就急忙赶来了。既然妹夫在此,这事就由他们做主,我只听着就好。”

????谢明理见他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怕是心里笑翻了。恨得牙痒痒,连让座都忘了,还是谢吟月道:“严伯伯请这边坐。”一面叫人上茶。

????严纪鹏也不客气,就在严氏下手坐了。

????等上茶的丫鬟退下后。众人重将目光投向方初。

????谢明理端着威严的架势,道:“方大少爷,一月前我亲上方家要求退亲,是你们不退。如今又重提要退,是瞧着谢家败落了故意折辱吗?”

????方初道:“晚辈不敢!”

????谢明理强压着愤怒。道:“你都欺上门来了,还有什么不敢!且莫说那场面话,今日你一定要给个说法!”

????方初看向谢吟月,道:“谢大姑娘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有数。”

????谢吟月轻声道:“那你说说,我做了什么?”

????方初道:“我已经告诉你了。”

????谢吟月道:“何不在众位长辈面前说出来,大家听听?”

????方初道:“你害了人还如此有恃无恐,真好胆量!”

????谢明理大怒道:“你说月儿害人,有何根据?”

????方初轻笑道:“没有证据就不算了?还有天知地知自己知,连天地都欺。还自我欺骗的女子,方初无福消受!”

????谢明理“啪”一掌拍在桌案上,震得茶盏一阵乱动乱响。

????谢吟月定了定心神,也轻笑道:“你不说,我来说!”

????转向方瀚海夫妇和严纪鹏,就要开口。

????方初幽幽道:“不要说!”

????谢吟月诧异,回过头来看他。

????——难道他害怕了?

????方初看着她,认真摇头道:“不要说!你说的爹娘和舅舅已经知道了,再说一次,不是想表明你的无辜。不过是想攀扯另一个无辜的人罢了。不要说,别让我瞧不起你!狠毒就狠毒吧,别用这下作手段。这手段是谢吟风那种女人用的。你,不要学她!不要说!别让我轻视你!”

????谢吟月终于变色。呆呆地看着他。

????毫无预兆的,她眼中涌出泪来。

????泪光中,他的面容不住晃动,看不清楚。

????方初又轻声道:“别哭!如果注定要死,与其在未来日子里,每天像凌迟一般互相剐对方一刀。剐一生一世,我选择斩立决!”

????谢吟月滚下大颗眼泪,身子不住颤抖。

????谢明理怒不可遏地对方瀚海道:“你瞧瞧你儿子!”

????方瀚海已平静下来,看着方初问:“你真要退亲?”

????方初点头道:“一定要退!”

????方瀚海点头道:“你真要退为父也无法。但家有家规,我做父亲的不同意退亲,便不许你乱来。你一定要退,须得答应两条。”

????方初道:“父亲请说。”

????谢明理和严纪鹏都紧张地看向他。

????方瀚海一字一句道:“第一,你背信弃义退亲,有辱方家门风,我要剥夺你家主继承权,并将你驱逐出族;第二,你违背我的心意,是为不孝,即便驱逐,也要留下半只手,斩断父子血脉,从此与方家、与我方瀚海再无瓜葛!”

????此言一出,不但严氏和严纪鹏,连谢明理父女都被震住。

????堂上鸦雀无闻,大家仿佛都被施了定身法。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息,严氏首先爆发,对方瀚海大声道:“你疯了!”忽然想通,他就是不同意儿子退亲,所以才如此刁难。

????严纪鹏也绷着脸道:“这是方家家事,我原本不想插嘴,可是妹夫你这条件太过歹毒。直说不让外甥退亲不就完了,何必让他断手。这是做父亲说的话吗?仇人还差不多!”

????******

????大早上的,这章有些虐心,为了照顾朋友们心情,原野剧透一下:方瀚海绝不是糊涂虚伪的角色,他的心机远见在官商中首屈一指。原野虽没正面描写,但他已经相信儿子了,相信了还对儿子这么狠,大家猜猜他的用心。猜对有奖,奖品加一更。朋友们,用月票为方初壮声势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