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24章 我改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郭家堂屋,郭守业父子正陪着夏流星。

????郭守业摆一张苦瓜脸,郭大有也沉默,只有郭大全谈笑如常,对夏流星说种田经:什么地适合种棉花,什么地适合种水稻;又说郭家作坊建立后,附近种棉花的人家多了等等。

????夏流星自不怵这场合,举止从容,应对有方。

????一番应答后,他提出见清哑。

????郭守业脸一沉,郭大全忙道:“我去叫小妹。”

????一面不留痕迹地瞅了爹一眼,郭守业方没吭声。

????清哑便出来了。

????她是不怕见夏流星的。

????她也要了解这个人,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她不想和他坐下屋里大眼对小眼,太没趣,便按自己的心意去了果园子里,细腰跟在一旁。虽然冬天草木凋零,胜在比屋里敞亮。反正她是习惯这乡下的,能让夏流星不习惯更好。

????夏流星跟着她漫步在林中,有一搭没一搭地问她话。

????清哑都不出声,是本性,也是不想搭理他。

????夏流星忽道:“姑娘生气吗?”

????清哑疑惑地看向他,不知他指的什么。

????夏流星道:“鲍长史封了郭家作坊,你生气吗?”

????他想知道她有多怪他,然后才好想法子挽回她的心。

????清哑反问道:“我生气有用吗?”

????他问的纯碎是废话!

????“有用。”夏流星道,“我不想惹姑娘生气,家父也不想。可是郭家,还有姑娘都不肯给我尽心的机会,只得出此下策。望姑娘莫要见怪。”

????他说着,寒星一般的眸子望着清哑,十分真诚。

????清哑真无语了,觉得实难和他沟通。

????她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忽想起前世不知在哪儿看到的很经典的一句话。便停步问他:“你喜欢我什么,说出来我改。”

????后面,细腰噗嗤一声笑起来。

????虽然轻,夏流星还是听见了。

????他神情一僵。有些尴尬。

????这话很意味深长,含蓄地表达了讨厌他的心思。

????尴尬过后,他并不生气,竟起了逗她的念头。

????他便微笑道:“姑娘气质安静,空灵澄澈。静如深谷幽兰。动如山间清泉,便是生气都显纯净无邪。”

????说完盯着她,看她怎样反应。

????清哑听了暗想原来这样。

????不就是因为她天哑少接触人,所以性子单纯么。说的好听叫“空灵澄澈”,说得难听就是没出息。别人都嫌她无趣,偏他喜欢这类型的,这不是倒霉是什么!

????哼,她又不是这里的人,她是灵魂穿过来的,如今也不是哑巴了。会说话了,就把这性子改改,看他怎么办!

????怎么改?

????她想到了一个法子。

????她对他道:“那是你不了解我。”

????夏流星“哦”了一声,问道:“姑娘难道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不成?”

????他知道她故意要他难堪,倒要看看她能兴出什么花样来。

????清哑往前一站,面对他,双脚叉开,摆了个造型,然后猛然起声唱道:

????让我们一起摇摆一起摇摆

????忘记古琴洞箫来一起摇摆

????明天会发生什么谁能知道

????所以此刻让我们尽情地一起摇摆

????忘掉琴棋书画忘掉礼法

????忘掉今年秋天你霸道的爱

????忘掉刺绣忘掉织布机

????忘掉你虚伪不讲理的嘴脸

????让我们一起摇摆一起摇摆

????……

????她一面高声唱,一面扭动腰胯。还对夏流星眨眼笑。

????这首歌她听过很多次,也静静地在心里哼过很多次,却从不敢边跳边“无声”唱,原因无他。这歌跟她的气质太不搭调了,那种舞也跟她气质迥然。

????谁知她这一放开就如同爆发般,毫无阻滞。

????也是她跳舞的底子好,甩开了腰腿就有范儿。

????所以,除了开始有些生硬外,她越唱越流利。越跳越觉得恣意酣畅。尤其是看见夏流星连连阻止,如同见了鬼一般的脸色,她笑得无比灿烂,真是开心极了。

????终于圆了她前世唱摇滚的梦!

????细腰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清哑。

????才想要制止,因见她笑得那样,记起她刚说的“我改”,又忍住了,只是心里一个劲儿抽啊抽,心想姑娘没吓着那家伙,吓着自己了。

????夏流星听着这“可怖”的歌声,再看清哑冲着自己扭腰甩胯,差点栽倒,第一反应就是阻止,说“别唱了。我知道你了。”果断求饶。然清哑见他这样,越不肯放过,就像精灵一样闪避开来,半蹲着行走,不住摇摆腰肢,拿手指着他脸唱“忘掉你虚伪不讲理的嘴脸,让我们一起摇摆一起摇摆”,指得他左躲右闪,很是狼狈。

????他跳到一旁,无奈地看着她。

????然看着看着,他看出味道来了:清哑笑得越灿烂,眼神越清澈闪亮,将纯净和热烈奔放完美结合,如同花儿恣意妖娆,却丝毫不显媚俗,叫人看的赏心悦目,听得酣畅淋漓,有甩掉一切烦恼的放松,不顾一切的率性。

????他便静下心来,笑吟吟地欣赏着。

????甚至,他还迎上前去,迎合她的舞动。

????他心里喜悦之极,觉得这趟来值了。

????更觉得,用强硬手段逼郭家就范是值得的。这个女孩,不用抢的弄不到手。抢回来再慢慢俘获她的芳心,他有一辈子的时间。

????清哑很快发现他的不对,就是笑眯眯很享受的模样,她马上就跳不下去了,鼓起的兴致如同漏气的气球,迅速瘪了下去。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样无耻的。

????见她停下来,微微撅着红嘴儿,夏流星哪不知她的心思——没如愿以偿惊到他,她不高兴了,所以不跳了,也不唱了。

????他柔声道:“天生丽质难自弃。你就是故意做这些样子,也是好的。”

????清哑看着他含情的双眼,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刚才的好心情一扫而空,转身就走,不想陪他了。

????先捱着吧,别弄这些个没用的,有空还不如回去织布。

????夏流星忙跟上去赔笑道:“姑娘别生气。你这歌舞好是好,却不宜在人前跳。当然,在我面前是无碍的。偶尔忘掉古琴洞箫,狂放一回也无伤大雅。不是有句话说‘是真名士自风流’吗!”

????听了这话,清哑走得更快了。

????细腰忙赶上去,同情地看着姑娘。

????回屋后,清哑便借口换衣裳回去后院,再不肯出来。

????夏流星再面对郭家父子时,态度好了许多,有了尊敬的意味。不但如此,对郭勤几个小的也和颜悦色,命人将带来的礼品分送他们:给郭勤的是一套小弓箭,让他学骑射用的;给郭俭的是各类玩具;给巧儿的是首饰。

????郭勤大些,又在霞照跟严暮阳混了这些日子,懂得些进退规矩了,送他的礼物客气地接着,然后放在一旁;郭俭就差了许多,因他牢记小姑说的这个姓夏的要换,便不敢受他的礼,所以连连推“我不要,我不要!”跟怕沾瘟似的。

????郭勤忙道:“先拿着。”一面悄捏他手。

????郭俭方拿了,有样学样,放在哥哥的弓箭旁。

????夏流星一心想笼络他们,便亲自教郭俭解九连环,又说一会教郭勤射箭。

????郭俭心里十分想玩,却不敢跟他亲近。

????教得他急了,扭身就走,回头道:“我要下船!”

????夏流星一脸茫然,不知他为何提起下船来。

????郭大全也满头雾水,想训他都没由头,说不清。

????郭勤慌了,忙拉住郭俭手道:“就是想上船玩。天天就记得玩。走吧,我带你上船去。”说完对夏流星道“我们走了。”就跑出去了。

????出去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把郭俭数落了一顿。

????越数落越发愁,觉得身为长兄十分不易。

????巧儿太伶俐,整天让他头疼;这个弟弟心眼又太实在了,一样让他头疼。唉,长兄难为呀!愁死了!

????******

????早上好朋友们,抚慰所有方初亲妈!!那个,断手有些难接呢o(╯□╰)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