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33章 永不(二合一求月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郭守业父子都看着清哑。

????钦差要来,他们也是知道的。

????他们一直在找一个机会,一个对抗夏织造的机会。

????可是他们还没准备好,如果强硬反抗,比如上告,也许可以逼夏织造父子放手,但郭家还要在他手下讨生活,得罪了他,又不能令他有所忌惮,过后必定倍受打压,结果只有更坏。

????清哑劝了父兄几句,只叫他们按这话回。

????她无暇也不惯深刻剖析,况情势也没有她选择的余地。

????然后,她叫人把这些屏风和画都搬去自己房里,一番安置后,立即坐下来绘制新图稿,连饭也来不及吃。她感觉灵思正浓,生怕过后抓不着了。

????这一忙就没天没夜了。

????郭守业无奈,只得按闺女话回了。

????然他再没有之前的胸有成竹,对爱女担忧令他变得焦躁起来。

????他整天阴沉着脸,目中不时透出凶狠的光芒,郭家上下雇工见了他都战战兢兢的,大气不敢出,一个个都卖力干活,生恐被牵累。

????因为流言的事,夏流星推迟了去书院的行程。

????这日,他又在鲍长史父子陪同下来到郭家。

????郭守业也不掩饰了,直接冷淡对他。

????夏流星也不低姿态求了,露出富贵公子的气势,强势压人。

????他提出要见清哑,郭守业断然拒绝。

????夏流星一言不发地站起来,径直带着两个小子就往后边去了,而鲍长史则拦住郭家父子,冷笑道:“迟早都要去夏家,见一见又如何!”

????郭守业看着他那嘴脸,气得发抖。

????郭家并不大,夏流星只往里进了一层,便看见了细妹。

????细妹立即拦住他,细腰闻声也出来了。

????这两女可是都会点拳脚的,尤其是细腰。

????夏流星看着细腰道:“你确定要对本少爷动手?”

????细腰眼中犹豫一闪而逝。却坚定地点了点头。

????忽然东面窗内传来清哑声音“让他进来。”

????细腰只得让开,带着夏流星进屋去了。

????先进堂屋,再转入东屋,一过月洞门便看见墙壁上挂的《春江烟雨图》。夏流星立即走上前,抬头细看。

????正看着,清哑从里间走了出来。

????她一身现代装扮:头上未挽发髻,长发披肩,掐腰的粉色折枝梅花窄裉锦袄。长度过了臀围;下身穿一件灰色长裤,是她特意叫人织得厚棉布,再仿前世牛仔裤型做的,小脚,修长流线型,在家穿了方便做事。

????整个人看去修长健美,毫无冬日的臃肿。

????“这是方初送你的?”夏流星回头,目光犀利地盯着她。

????“嗯,是他送我的。”清哑平静点头。

????同是竹丝画,这画风与江竹斋出产截然不同。一看便知。

????夏流星寒眸中怒火跳跃,喝令人“扯下来!”

????清哑也生气了,道:“你做什么!”

????夏流星对小厮道:“还不扯!”

????小厮就上前来要扯,细腰一闪身上前拦住。

????两方对峙,夏流星对清哑严厉道:“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许你收他的东西!你一定要跟我对着来?”

????果然方初有异样心思,怪不得要和谢吟月退亲。

????当日他亲去清园选画,他也没拿出这一幅,只敷衍说没好的了,结果转头就送到这。清哑还收下了。她不知道外面流言吗?

????清哑对细腰道:“让他们出去!”

????她以目示意那两个小厮。

????细腰便一手一个,拎着那两人就扔出去了。

????夏流星盯着清哑,危险地眯起眼睛。

????——看来,下次来见她还要带高手!

????清哑打发了闲人。才道:“要扯你自己扯!我有话对你说。什么人都能进我屋,你当我这是哪里?”

????夏流星才松懈了下来。

????“说什么?”他打量她古怪的服装。

????清哑也不请他坐,也静静打量他。

????在她心中,欺男霸女的古代恶霸应该像《红楼梦》中的薛蟠一样,夏流星的外形和气质都不符,可他正干着这事!

????不但夏流星。谢吟风也是一样。

????他们是古代的官二代和富二代,还很有内涵的那种,绝不是草包。

????他们欺男霸女,因为他们自视太高,若求高不得还能接受,求低不得则无法容忍。强占行为在他们看来受委屈的是自己,而不是对方。

????然在这个世上,有些事一定是强求不来的!

????谢吟风已经落了个悲惨的下场,还害了江明辉。

????夏流星的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

????“你这跟强抢民女有什么区别?这样逼我,弄回去的不过是行尸走肉!”她尝试耐心与他沟通。

????“爷也不想这样。姑娘为什么就不能顺从呢?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就是不能给你正妻的名分,那也是规矩,谁让我是嫡长子呢。为了你,我特请家里选一根基浅薄的人家女儿定亲,就怕你将来受气。我一番苦心你可体会?”夏流星也耐心与她沟通。

????“可我不喜欢你!”清哑毫不留情面地指出。

????“你喜欢谁?”夏流星脸一沉。

????“这不重要,反正我不喜欢你!”清哑道。

????“有些话别说早了。‘骊姬悔泣’的典故你总该知道。丽姬当初被晋王抢去的时候,哭得泪湿衣襟。然到了晋国皇宫,经历了意想不到的富贵生活,深悔当初哭泣很可笑。你怎知将来不会后悔今日这样对我?你若给我机会,我便不会这样逼你。”夏流星引经据典起来。

????“不会!你已经表现了。被我淘汰了!”清哑道。

????“怎么说?”夏流星疑惑地问。

????“就冲你的恶霸行径,我永不会喜欢你!”清哑道。

????夏流星看着身穿奇装异服的女子,深觉无力。他觉得还是先把人弄回去再说。她心里以为夏府的生活水深火热,将来会被恶霸蹂躏,等她到了他身边,发现他怜她爱她,与她琴瑟和鸣、比翼双飞,那时便会如骊姬一般后悔今日行为了。

????“那可由不得你!正月初三便接你过府。”他口气冷硬。

????转过身,将墙上那幅《春江烟雨图》摘了下来,卷起。准备带走,一面目光落在她的裤子上——修长的双腿一览无余!

????她就这样在家穿着?

????那不是父兄甚至连下人都看见了?

????他很生气,两点寒星更冷了。

????“把这裤子换了!成何体统!”他呵斥道。

????“你管的着?夏天我还穿比基尼呢!”清哑轻哼一声。

????所有让他生气的事她都想干,气死他最好。

????她没有阻止他摘画。阻也阻不了,只能采用精神胜利法。

????可是,她忽视了他是古人。

????“笔记……泥、你?什么衣裳?”夏流星疑惑不已。

????清哑看着空了的墙壁,心里很不顺,不想理他。转身坐上美人榻,抱起一个枕头,静静地靠着,任凭夏流星再说什么也不作声。

????夏流星好言哄劝她视若无睹,机智说笑她充耳不闻,严词威胁她置之不理,他也没意思起来,也不出声了,坐在她对面看着她。

????他发现这样也很好,两人比赛似的静默。

????清哑只顾沉吟。脑中构想图稿。

????她便是这样静默一年也无事,自在的很。

????这自在的神情落在夏流星眼里,觉得这才是她的本色,反释然了。

????他越来越喜欢她,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放手的!

????如此缠磨了半天,夏流星才去了前面。

????还没走到过道尽头,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吼唱“我们要坚强,我们要微笑,因为无论我们怎样,我们永远是这美丽世界的孤儿——”他腿一软。差点要转头,因看着小厮古怪的面色,恼怒喝道:“听什么!还不走!”

????这小丫头,气他气上瘾了!

????往后要管紧了。她身边伺候的也要仔细挑选。

????小厮见少爷发怒,忙匆匆逃也似的跑了。

????夏流星定下正月初三接清哑过门,才和鲍长史离开了郭家。

????他一走,清哑又忙自己的去了,并不哭天抹泪。

????吴氏倒和郭守业愤愤地咒骂了半天。

????※

????再说韩希夷,好容易从严未央口中得知方初下落。才要去找他,就听满街传言乱飞,又有夏织造封停方家织锦坊,他便迷茫起来。

????那些传言,有些是他知道并经历过的,有些是他不知道的。

????他可以想象,谢吟月是如何愤怒伤心,才用这方法自辩。

????他到底该相信他们哪一个?

????还有郭清哑,夏家要提前接她入府。

????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大冷天的,他乘画舫在田湖游荡,还招了歌妓相陪。

????寒风凛冽中,笙箫盈耳,他喝得醉醺醺的,然后赶走了她们,独自倚窗吹起了洞箫。箫声在寒冬的水上盘旋缭绕,格外凄清。

????吹罢又吟唱: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唱罢又吹,吹得是《迢迢牵牛星》。

????吹罢又吟唱: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画舫慢慢向江上飘去,箫声也随着江流漂飞……

????次日,韩家来人,说韩老爷病重,招他回家。

????韩希夷揣着一腔心思,丢下手头事务,匆匆返家。

????※

????方家,方瀚海被关停了织锦坊后,闭门不出。

????然树欲静而风不止,他想安静,别人不让他安静。

????他的小女儿方纹,他不想她嫁入豪门富户,不用她来联姻,便未选择织锦行业,而是择了一户读书人家定亲。亲家是个举人,乃实诚君子,家里有两百亩田地,儿子也聪慧伶俐,他甚为满意。

????谁知实诚君子有实诚君子的坚持:他听人说方初背信弃义退亲,还顶撞父辈。断手出族,觉得太有违人伦、不义不孝,他清白读书人家,最讲气节孝义。如何肯同这样人家结亲?

????所以,他一纸退亲文书过来,解除了婚约。

????方瀚海夫妇气愤自不必说,方纹受不住这羞辱,独自带个丫鬟就跑出家门。她也不是任性的。只是心结不能解,因父母都严厉,在他们跟前到底不敢恣意,而方初一向最疼她,她便出来找大哥。

????她和丫鬟租了一条船就往清园来了。

????好在没出事,一路顺利到达清园。

????见了方初,就哭成了泪人。

????方初听那丫鬟说了事情经过,也气怒不已。

????妹妹受他连累至此,他百般安慰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只能不住帮她擦泪。任她宣泄。

????方纹本来是为自己退亲的事伤心,然看见大哥包裹得跟粽子似的手,更加嚎啕大哭,与大哥同病相怜,觉得大哥更苦。

????圆儿找了刘心来劝慰。

????刘心到后,认真问丫鬟情由。

????丫鬟解释了。

????刘心叫道:“这有什么好哭的?方妹妹你该笑!”

????方纹素知他有些疯癫,并不理会他,依然哭。

????刘心道:“这种人家,只讲虚名,退了才好。不然等你嫁过去。有你好受的!他要真是至诚君子,就不该因为你大哥的事把你退了,可见他是沽名钓誉之辈。”

????方初赞赏地看了他一眼。

????他就是这样想的,可是这话他却不能说。说了等于在为自己的行为开脱,刘心说了,希望妹妹能听进去。

????方纹虽然没有停止哭,哭声却小了许多。

????刘心又道:“方妹妹,退亲的人多着呢,你又不是头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你听我数——”他端起两手冲方纹掰手指——“先说郭姑娘,那是多厉害的人,先后退了两次亲。退了是她的造化!如今求亲的比先前的好,是吧?再说谢大姑娘,这不刚被你大哥给退了。还有谢家其他那些姑娘,也都退亲了。现在轮到你了。刘大哥跟你说,如今外面时兴退亲。赶上退亲那是荣幸。不退一回终身遗憾……”

????“噗——”

????方纹实在忍不住,被他逗得破涕为笑。

????她觉得又哭又笑很丢人,羞恼地用双手捂脸,哼哼不依。

????方初听得嘴咧咧,好在逗笑了妹妹,也就顾不得了。

????方纹哭了一会,终于停了。

????见方初面色不好,刘心主动带她出去散心。

????在水边,刘心收了嬉笑之色,正容对方纹道:“刚才虽然是刘大哥的玩笑话,却也是实情。这亲退了也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真对你好的,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避你如蛇蝎;既然为这个退亲,便不值得你托付终身。你想想可是这个道理?”

????方纹点点头,细声道:“我知道了。我也没稀罕他。就是生气。”

????刘心笑道:“有什么好生气的。走,刘大哥带你去捉鱼。叫圆儿那小子帮我们准备东西。”

????方纹看着他背影想,“真对我好的,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避我。刘大哥倒是真对我好。对大哥也真好。”

????她跟着刘心去山涧里抓鱼,一会工夫就笑个不停了。

????方初听见回报,自然放了心。

????方纹只在清园住了一夜,就被方家来人接了回去。

????方瀚海生儿子的气,严厉禁止方则和方纹来看他。

????严氏派人来接的时候,将从前伺候方初的大丫鬟赤心送了来。

????从此,方初就真跟方家断了。

????※

????转眼到了腊月初,朝廷派的钦差到了江南。

????在此之前,不少人从他途得了消息,郭家更是欣喜若狂:清哑被朝廷赐封“织女”称号,皇上更是亲批御制“纺织之家”的牌坊,表彰郭家奉献织布机等利天下万民的功德。

????与郭家欢呼相对的,是谢家和夏家的极度不安。

????******

????(*^__^*) 终于赶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