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334章 告状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郭家进贡的小毛巾,得到了后宫上至太后下至妃嫔的所有女人称赞,皇帝更是龙心大悦。

????正在这时候,高巡抚为清哑请求表彰的奏折递到了。

????他奏曰郭家奉献织布机的行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应予以嘉奖,为万民表率;再有之前郭清哑被冤屈杀人,如今沉冤得雪,也应表彰安抚民心,以示朝廷公正;三便是郭清哑在织锦、棉纺两方面不断创新,从未藏私,正该拿来教化民众。

????这奏折所述撞到了皇帝心坎上,朱笔御批准奏。

????朝臣中有人反对,然而:

????一来皇上金口一口,万难更改。

????二来赞成的人更多,无法扭转。

????三是反对的理由找不出,原本他们也只想拖延的。

????试想天下织锦商人何其多,有谁能像郭家这般无私?表彰郭家功德意义大过表彰孝子节妇,因为前者是为天下人,行的是大义。以此来教化民众最合适,不过是之前没人先想起来罢了。且郭清哑不是偶然创出一项新东西,就冲这新出的小毛巾,就该鼓励她继续为国为民出力。

????高巡抚治下出了这样的义女,前番被人诬陷,亏他公正处置才未被害,现又为其请求功德表彰,皇帝赞他“善体察民意,治理有方”,特准他岁末进京面圣。

????高大少爷听后自然愉悦万分。

????牌坊有多种,郭家的功德牌坊是皇帝亲批御制,乃最高荣耀,由国库拨银建造。

????圣旨下达之日,钦差大员带着工部相关人等赶赴湖州。

????※

????谢家。观月楼二楼。

????谢吟月听了清哑受封的消息后,久久不言。

????忽然就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你们都歇息去吧。”她对锦绣等人道。

????锦绣和李红枣对视一眼,带着人轻轻退了出去,掩上门。

????谢吟月徐徐吐了口气,一手捂住胸口。

????已经是二更天了,悬挂的彩灯、竖立的枝形灯、新式玻璃荷花灯,映得绣房套间里外都明晃晃的。优雅明净。

????她轻轻走过去。将枝形灯全吹灭了。

????又去灭了玻璃荷花灯。

????隔扇外便暗了下来。

????她走到窗前,透过菱形窗棂看天空弯月。

????“郭清哑被赐封‘织女’,皇帝亲批御制功德牌坊。这件事到底是郭家争取的,还是方初促成的呢?”

????没来由的,她就是想到方初。

????他那几日离开霞照,应该是去湖州府城了。

????她这样推测是有缘故的。因为方初韩希夷与高巡抚长子颇为投契,若他在高大少爷面前建议此事。就说得通了;相反,无论郭家还是沈家,都不具备说动高巡抚的资格,能不能想到这点都难说呢;蔡铭倒有这个能力。但他当时回青山书院去了,没去府城。

????谢吟月心中捋了一遍,已有了定论。

????她霍然转身。从墙上取下古琴,放在案上。

????坐下来。闭上双眼,竭力静心。

????然双眼闭上后,感受更加清晰:一股股愤怒不平如惊涛拍岸,恣意冲击她的心房,由不得双手就动了起来,不可遏制地宣泄杀意!

????本来,就算退亲,他也休想娶郭清哑。

????现在,郭清哑要脱身了吗?

????他要娶她了吗?

????她会嫁他吗?

????不,一定不能让他们走到一起!

????谢吟月将全身力量汇聚在手指,支持她战斗。

????她想起第一次见那个乡下女孩的情形:谢郭两家争夺江明辉,剑拔弩张时那乡下女孩说:“等你的未婚夫被人抢了再说这话!”当时她是怎么回的?好像说:“谁也不想碰见这样事。若真不幸碰见了,也只有挺身面对。回避有什么用呢?”

????她真的抢了!

????她真的下手抢了!

????谢吟月猛一勾琴弦,几乎勾断,又让人担心她指头会被划破,然琴弦既未断,她指头也未被划破,仍然熟练地弹着。

????再次回想:她记起郭家人离开谢家时,郭大有指着在场所有人喊“你们坏人姻缘,要遭报应的!你们都要遭报应的!”

????遭报应吗?

????谢家遭的报应已经够了!

????现在该轮到郭家了!

????这一夜,观月楼琴音响了一夜。

????谢明理站在书房窗前,静静地聆听着。

????他也被女儿激起满腔战意。

????※

????同样得到消息的夏织造先是欢喜,然紧跟着就担心起来。

????表彰功德这样的事,照例应该先由地方父母官拟奏折,上呈州府官员,由州府官员再上表朝廷,然高巡抚居然亲自提请,也没知会他一声——郭清哑是织造行内的人,怎么能不知会他这个织造官呢?

????高巡抚在奏折中陈述的理由是:因周县令获罪,霞照县令一职暂空缺,他奏请时新县令尚未到任,所以代劳。这理由并不充分。没有县令,还有主簿在,不然上面还有景泰知府呢。最不济,也要告诉他这个锦署衙门的父母官!

????他得到消息时圣旨已下,再说什么都晚了。

????他遗憾极了,想这圣旨若晚一个月再来,那时郭清哑已经进了夏家门,真可谓两全其美,眼下却怕那郭泥腿不识相,弄出什么事来。

????他便商之于鲍长史等人。

????鲍长史道:“不过是表彰,赐一座功德牌坊,又不是封了官。他敢对大人不敬,除非往后不做这行了。再者,下官说句不中听的话:郭姑娘已经退过两次亲了,再退一次,退的还是大人这样的父母官,大少爷这样的少年才俊,往后还有谁敢娶她?更有一桩:退亲事小,前不久方谢两家退亲,便有流言牵扯到郭姑娘,如今她也退亲。不是正应了流言吗?郭家还要不要名声了!”

????夏织造听后觉得有理。

????鲍长史等人又恭贺他,便是儿子纳个妾也这样不凡,正是夏家兴旺之兆,夏织造嘴上高兴谦逊,心里依旧有些忐忑。

????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将郭大全叫去用言语敲打。

????郭大全只做不知,话里话外感谢他栽培。

????夏织造听了这才放心。

????钦差到日。清哑也从乡下赶回城里接旨听封。

????腊月初五。奉旨巡视江南等地民情的钦差王大人和湖州高巡抚、景泰知府等一齐往田湖南街槐树巷郭家传旨嘉奖。

????到场的还有锦署衙门一干大小官员和新任关县令等。

????整个霞照城都沸腾了,槐树巷更是挤得人山人海。

????郭家有过一次接旨经验,此次早做足了准备:预备了香案等并沐浴更衣。钦差一到,郭守业便率一家老小跪地接旨。

????先是清哑受封“织女”称号,赐敕封文书。

????接着就是赐建郭家御制功德牌坊圣旨,由家主郭守业接旨。

????郭守业接旨谢恩后。却伏地不起,冲王大人用力磕头。

????夏织造心里“咯噔”一下。厉声喝道:“郭守业,你干什么?”

????郭守业抬头,额上已是血乎乎一片,哭道:“求钦差大人为小民做主!”只喊了这一句。接着又用力磕、死命磕,血都溅了出来。

????吴氏和郭大全兄弟也都一齐磕头、求钦差大人做主。

????夏织造和鲍长史都慌了,心里恨得无以复加。

????今日行动清哑是知道的。却不知老爹用这么激烈的方式开场,她怎能让他老人家为她拼命!

????她先对郭守业道:“爹。你别这样,让女儿说!”

????一面往前跪行两步,仰面对王大人道:“大人,民女不愿给夏织造儿子做妾,请大人为民女做主!若民女一番心血换来这样下场,那民女以后再不敢织布了。民女愿以这功德换取自主嫁人。”

????夏织造见她直说了出来,惊得面无人色。

????王大人把脸一沉,看向夏织造,“夏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湖州府城时,便听高巡抚说了这情况,这时见郭家果然发难,且又当着众多官员和百姓的面,岂能不处置!

????夏织造抹了把冷汗,上前回道:“回大人,下官也不知怎么回事。这桩亲事本是郭家亲口答应的,连聘礼都收了,不知现在怎又反悔了。”

????言下之意是郭家受封后觉得身价高了,所以反悔。

????清哑道:“你骗人!是你叫人封了郭家作坊,逼我们答应。”

????王大人问夏织造道:“可有此事?”

????夏织造忙道:“确有这事。是鲍长史带人封的,下官并不知情。说是郭家擅自将进上的新品散给亲朋好友,乃大不敬,不是为了亲事……”

????清哑打断他话道:“那你怎么不一直封下去?怎么我答应给大人儿子做妾,大人就撤了封令?”

????夏织造说话时,鲍长史在旁连连附和“对,对,对!是,是,是!”然夏织造被清哑抢了发言权,他这番附和就变成了附和清哑。

????夏织造被清哑堵得难受,鲍长史还跟着添乱,又气又急。

????他道:“郭姑娘,本官一番好意,你不感激便罢了,怎么反咬一口?本官听说鲍长史封了郭家作坊,问明情由后,得知郭家是以织废的毛巾送人,才令他撤了封令。怎么说本官用这个逼你们呢?”

????这郭家真是太大胆了,懂规矩吗?

????就算告状,也要等迎了钦差进门再告,给他留点面子。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状,这是要跟他撕破脸了?

????难道往后他们不在霞照混了?

????不再做纺织这行了?

????他也不想想:不管以什么方式告,只要郭家今天把亲退了,便是和夏家撕破脸了,他便不会放过人家,人家还顾忌什么!

????清哑直言不讳揭露说,鲍长史就是威胁郭家,她若不答应给夏家做妾,这作坊会一直封下去,还把夏流星威胁她的话也说了。

????鲍长史感觉不妙,急忙就要分辨。

????却听王大人沉声问:“这么说,郭姑娘是不愿给夏少爷做妾了?”

????清哑坚决摇头道:“不愿!民女从未答应过。都是夏家逼的。”

????夏织造道:“郭姑娘不可胡说!本官长子并非贪花好色之辈,人品学问也是一流的,不知多少女子想投怀送抱而不得,若非见你还算本分,就凭你退过两次亲,怎会看上你?”

????鲍长史忙道:“郭姑娘,莫非那传言是真的?”

????这是威胁清哑,再坚持就说她和方初有私情。

????清哑懒得同他们争辩了,大声道:“民女自知配不上夏少爷,现在就请夏大人退了这亲。”又转向鲍长史道:“谣言止于智者!大人是官,这么说民女真叫人心寒!”

????郭守业嚎哭“冤枉”,郭大全也喊冤。

????钦差大人没问他们,他们不敢插嘴,然见夏织造和鲍长史两人逼清哑,清哑又不大会说话,只好喊冤为她助威,又把头磕得山响。

????余者如吴氏婆媳都不敢吭声,只是抹泪。

????这儿可没她们说话的份,一味闹只会更加坏事。

????鲍长史刚要张嘴,王大人喝道:“住口!”忙闭嘴。

????王大人威严地扫视现场诸人,最后目光落在夏织造身上,道:“夏大人,婚姻之事讲究两厢情愿,既然郭姑娘不愿给令郎做妾,你怎可依仗权势强逼她?再者,郭姑娘是皇上御封的‘织女’,给令郎做妾似乎不妥。令郎人品学问出众,家世高贵,妻妾还是另选佳人吧。”

????他抬出皇帝压夏织造,警告之意明显。

????又呵斥鲍长史道:“你身为官吏,怎可滥用职权?此事暂且记下,回头再审问于你。若真借助此事逼迫郭织女,定不轻饶!”

????他大概看出夏织造想一推干净,要鲍长史当替罪羊了。

????他自问不能凭此事问夏织造的罪,索性顺水推舟,收拾鲍长史。

????鲍长史脸色顿时变了,战战兢兢退到一旁,不敢再说话。

????王大人又对郭守业和清哑道:“你等先起来。这就把聘礼还给夏家吧。今后,郭姑娘姻缘自己做主。谁敢相逼,本官交代高巡抚为你主张。”

????高巡抚忙笑道:“谨遵钦差大人令!”

????郭守业父子大喜,再次磕头称谢,又谢高巡抚。

????等起来,那额头流下两道血痕,挂在面颊上,很是可怖。

????王大人见了,忙让他去上药包扎。

????郭守业哪里敢走,只说他皮糙肉厚的,不碍事。

????清哑对一旁的细妹使了个眼色,她忙奔回屋去取伤药。

????郭家人开心,夏织造心里难受极了,暗自想法挽回,不然难道他当众丢人,吃了这个亏不成?

????忽然灵光一闪,想出一个法子来。

????他便上前道:“禀钦差大人,此事确是郭家之前答应的。既然大人说织女做妾委屈了,下官便做主,聘郭姑娘为犬子正妻。如此便两全其美了。”

????哼,郭清哑敢这样对他,还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等进了夏家门,有你好受的!

????******

????朋友们,更新又晚了,好像越来越晚了。很不好意思!(*^__^*)(未完待续)